基金只是用来挥霍,战友只是用来敛财——庄烈宏再次上演挺郭蚂蚁的悲哀

時事
作者:KellyMayMayKelly
2020-01-14

近日,文贵也没有闲着,继续为他的“喜马拉雅”奔波着,又是到比佛利山接洽电影拍摄,又是谈郭战装的制作,连川普总统都要给他发短信汇报工作,酷爱直播的郭文贵即使是在飞机上也要直播吃鸡腿,炫吃、炫喝,穷途末路的郭文贵心里盘算着的就是自己的政治庇护和“圈钱”计划,不断利用法制基金来进行骗钱供自已挥霍,而蚂蚁的生计和死活根本不入郭文贵的法眼,恰恰印证了舔郭必亡、粘郭必死。

最近有蚂蚁帮成员因为捐了款迟迟收不到郭文贵的票据,郭文贵在直播中非常不耐烦,要求捐款的蚂蚁不要总是发信息询问,称不给票据是因为“一是你的款没有汇出去,二是警察给你打电话了,三是你的钱没有汇到。”如果说,前期郭文贵骗钱还遮遮掩掩,现在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郭文贵还在直播中声称,“想要郭战装必须捐款1000美金以上,如果你没有捐款的,你要战装,一个都不会给。”郭文贵的厚颜无耻可以说是已经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郭文贵的战装成本也就不足100美元,捐款1000美元才能赠送战衣,郭教主从中净赚900美元。郭文贵声称自己不差钱,频频晒豪车、游艇、飞机,国内被罚没600亿元人民币,香港被冻结60亿美金,终于扯下来了自己最后一块“遮羞布”,明知末日已近,打着实现“喜马拉雅”的旗号骗钱挥霍。如此简单粗暴的骗局小蚂蚁还看不清郭文贵骗子面目,只能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近日,庄烈宏暂停了youtube频道“美东之声”直播,原因是经济条件不好,“怕家中娘子不高兴”。其在推特上发帖称“我这几天挺忙的,上长岛跑Uber去了,待过段时间经济稍微好点再坚持做节目。”曾几何时,庄烈宏为了挺郭可谓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心血,在挺郭的蚂蚁里面庄烈宏的文化程度最低,小学还没毕业;在挺郭的蚂蚁里面庄烈宏的语言表达能力最差,因为他口吃;在挺郭的蚂蚁里面庄烈宏的工作最辛苦,因为他是出租车司机。然而,在众多的蚂蚁中,庄烈宏是最努力的那一个,为了挺郭他不顾廉耻在纽约郭文贵的楼下装过死,为挺郭他即便是口吃也不遗余力的制作“美东之声”youtube节目,为挺郭放弃了自己的出租车工作,并豪言壮语把挺郭当作事业。付出了这么多,庄烈宏在郭文贵的眼里,就是一只随时可以踩死的蚂蚁,郭文贵毫不留情的将其移出了“常委群”,庄烈宏灰溜溜的离开的“喜马拉雅大屎馆”!

很明显,即使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忠心耿耿的庄烈宏不仅没敢向“法制基金”申请赞助,还发推文解释自己为何没有做节目。然而,就在庄烈宏发这条推文的同时,郭文贵在其飞机上炫吃、炫喝、大肆炫富,不停的夸耀自己的富有,炫耀飞机上的爱马仕座椅,飞机上的床是多么的舒适。不知道,郭教主看到庄烈宏的这条推文作何感想。一直以来,郭文贵总是大张旗鼓地宣传自己的“战友情”,“有需要,找文贵,有困难,找法制基金”,然而,龚小夏因为打官司找法制基金贷款,成了“火鸡龚”,成了文贵嘴里的“贱妇”;细丝小哥找了文贵,现在成了鸡腿潘,成了大骗子!成了蚂蚁帮群起而攻之的众矢之的。在郭文贵眼里“海外民运圈”和一众小蚂蚁都是穷光蛋,即使自己骗着他们的捐款肆意挥霍、胡吃海喝也一样瞧不起这帮“民运”和蚂蚁。

如今的郭文贵,那个曾经的“富翁”,已经穷困潦倒、穷途末路,没了钱,政庇又迟迟拿不到,内火攻心,癫狂至极,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能骗多少是多少,能挥霍多少是多少,至于像庄烈宏这样为了挺郭连饭都吃不上的所谓“战友”,郭文贵更是没放在心里。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如果到现在庄烈宏之流还没有看穿郭文贵的无耻和癫狂,最后只能落得个人财两空,欲哭无泪的境地。


2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