喺黑哨面前,何談司法公正?

時事
作者:luo
2019-09-11

鼓吹「港獨」嘅「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於9月8日再次被捕,理由係違反保釋條例。然而喺第二日上午提堂之後,佢又被獲准繼續保釋。如此操作真係令人大跌眼鏡,目瞪口呆。不得不令人質疑:究竟係邊個喺度吹黑哨?邊個喺度玩弄司法?

  根據香港嘅法律程式,類似刑事案件嘅起訴一般由香港政府律政司負責檢控。喺對犯罪嫌疑人提堂嘅過程中,法庭首先會討論是否允許辯方保釋,其中最重要嘅考量因素係檢控方即律政司嘅意見。如果律政司認為辯方可以保釋,法庭大部分時間唔會做出與之相左嘅決定。黃之鋒已經喺保釋期間違反規定,按照通常程式,喺保釋期間違法,冇任何人可以再放出嚟,鐵板釘釘要喺懲教署嘅收押下等待漫長嘅提堂。短短十日,兩捉兩放,一番操作猛如虎,亂港賣國嘅成本如此之低,都難怪暴徒氣焰如此囂張!港亂如何能止?

如此縱容非法示威甚至暴力行為,令香港社會和輿論普遍認為,司法體系有政治偏好和意識形態偏見。前不久,有律政司檢控官公然喺Facebook多次點評示威者暴力示威及警員執法,言論明顯偏黃,曾言「警權不受約束」、「警方無差別施襲」等等,佢更教示威者被捕後,拒絕警方問話直至律師到來。此番主張不合作嘅言論,令人質疑係教人逃避調查,嚴重損害檢控官中立持平嘅形象。檢控方竟然搶咗辯方律師嘅嘢嚟做,公然摻雜政治動機,職業操守何在?專業質素何在?司法公正何在?佢嘅言行已經違反咗《檢控守則》,律政司要求檢控人員不得受任何調查、政治、傳媒、社群或個人嘅利益或陳述嘅因素嘅影響,必須確保以個人身份所發表嘅意見,無礙以專業、不偏不倚嘅態度執行職務。

黃之鋒兩抓兩放,都令人聯想香港法官「白皮白心」甚至「黃皮白心」嘅議論。而喺2014年「占中」和依家「反修例」事件中,香港法官不止一次做出有利於鬧事者嘅判決。與亂港頭目都能迅速獲得保釋形成鮮明對比嘅係,不久前一名男子喺美國領事館門前塗口號抗議干涉中國內政,被快控快審,迅速判處監禁四周。司法一旦被政治和偏見所挾裹,公平正義都將蕩然無存,香港將會陷入有法而無「治」嘅危險境地。

  法治嘅根本目的在於「治」。依法「治」亂,早日恢復社會秩序係當前香港社會嘅民心所向,大勢所趨。警隊已經不懼威脅作出良好示範,希望司法部門都積極行動起來,不偏不倚,快控快審,對參與暴動嘅不法分子施以重刑,堅決充分保護公眾,儘快實現司法公正。


鼓吹「港獨」嘅「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於9月8日再次被捕,理由係違反保釋條例。然而喺第二日上午提堂之後,佢又被獲准繼續保釋。如此操作真係令人大跌眼鏡,目瞪口呆。不得不令人質疑:究竟係邊個喺度吹黑哨?邊個喺度玩弄司法?
  根據香港嘅法律程式,類似刑事案件嘅起訴一般由香港政府律政司負責檢控。喺對犯罪嫌疑人提堂嘅過程中,法庭首先會討論是否允許辯方保釋,其中最重要嘅考量因素係檢控方即律政司嘅意見。如果律政司認為辯方可以保釋,法庭大部分時間唔會做出與之相左嘅決定。黃之鋒已經喺保釋期間違反規定,按照通常程式,喺保釋期間違法,冇任何人可以再放出嚟,鐵板釘釘要喺懲教署嘅收押下等待漫長嘅提堂。短短十日,兩捉兩放,一番操作猛如虎,亂港賣國嘅成本如此之低,都難怪暴徒氣焰如此囂張!港亂如何能止?
如此縱容非法示威甚至暴力行為,令香港社會和輿論普遍認為,司法體系有政治偏好和意識形態偏見。前不久,有律政司檢控官公然喺Facebook多次點評示威者暴力示威及警員執法,言論明顯偏黃,曾言「警權不受約束」、「警方無差別施襲」等等,佢更教示威者被捕後,拒絕警方問話直至律師到來。此番主張不合作嘅言論,令人質疑係教人逃避調查,嚴重損害檢控官中立持平嘅形象。檢控方竟然搶咗辯方律師嘅嘢嚟做,公然摻雜政治動機,職業操守何在?專業質素何在?司法公正何在?佢嘅言行已經違反咗《檢控守則》,律政司要求檢控人員不得受任何調查、政治、傳媒、社群或個人嘅利益或陳述嘅因素嘅影響,必須確保以個人身份所發表嘅意見,無礙以專業、不偏不倚嘅態度執行職務。
黃之鋒兩抓兩放,都令人聯想香港法官「白皮白心」甚至「黃皮白心」嘅議論。而喺2014年「占中」和依家「反修例」事件中,香港法官不止一次做出有利於鬧事者嘅判決。與亂港頭目都能迅速獲得保釋形成鮮明對比嘅係,不久前一名男子喺美國領事館門前塗口號抗議干涉中國內政,被快控快審,迅速判處監禁四周。司法一旦被政治和偏見所挾裹,公平正義都將蕩然無存,香港將會陷入有法而無「治」嘅危險境地。
  法治嘅根本目的在於「治」。依法「治」亂,早日恢復社會秩序係當前香港社會嘅民心所向,大勢所趨。警隊已經不懼威脅作出良好示範,希望司法部門都積極行動起來,不偏不倚,快控快審,對參與暴動嘅不法分子施以重刑,堅決充分保護公眾,儘快實現司法公正。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