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贵直播的本质

時事
作者:陈晓雪
2019-06-13

经过在郭媒体上多次宣传造势和“精心策划”,郭文贵在6月9日集结班农、龚小夏围绕香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示威游行,进行了长达八个半小时的“辛苦”直播。整场直播几乎成了三人之间的自问自答,不过更像是一次又臭又长的“嘉宾访谈”,完全没有了直播应有的现场感。三人之间的问答,除了一如既往地无端抹黑攻击外并无新意,倒是三人问答中流露出的“忧心忡忡”让人疑窦丛生:问君何故愁断肠,为谁辛苦为谁忙?

杯弓蛇影为哪般?身为逃犯怕遣返。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直接导火索是去年2月一香港居民发生在台湾的一起命案。修订旨在堵塞现行律法的漏洞,让罪犯得到应有的处罚,避免使香港成为“逃犯的天堂”。而且这次修订拟采取的是“一案一报、个案处理”的方式,明确在操作上会对单一个案严格把关,会对政治性质的案件不移交。郭文贵之流之所以杯弓蛇影、焦虑万分,勾结香港内外反对势力,以担心修法会成为内地要求香港引渡“政治犯”的借口为由,极力渲染恐慌气氛,煽动闹事,极力反对修法,口头上是为了香港的民主人权和自由,实际上是心怀鬼胎。郭文贵的焦虑恰恰反映了他的心虚:一是他所犯罪行证据确凿无法抵赖,二是他持有香港的护照,三是他是上了“红通”的逃犯,四是他虽然努力把自己装扮成“六四”受害者、被CCP迫害的政治犯,但目前未得到美国方面的认可,申请“政庇”多年未能入愿。所以非常担心因此被要求遣返回港回国受到审判,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纯粹是为了“自保”。

推波助澜意何急?分裂中国收渔利。依照法定程序修订《逃犯条例》及相关律法,本是中国及香港特区政府的内政,外部势力无权干涉。此次修法并没有引起世界各国政府和主流媒体的“刻意关注”,以至于郭文贵在直播中反复抱怨:“美国及西方反应都很慢”,“没有看到西方有影响的媒体真实的报道和直播”,“香港今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世界上没人管没人发声”,“在网络力量上今天几乎就一个郭媒体在直播”。在这场恶意阻挠特区政府修法的闹剧中,既有香港反对派的危言耸听、煽风点火,又有“港独”“台独”势力的相互勾结、同流合污,更有境外以美国为首的敌对势力的背后支持、推波助澜。班农之所以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耐着性子为郭文贵“站台”八个半小时,其出发点绝对不是所声称的“热爱香港”、为了“保护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免遭集权政治的“奴役”等所谓“正义”,而是为了搞乱香港、搞乱中国,维护美国在全球的霸权,让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团乱中获利。班农在直播中已经露骨地蛊惑香港年轻人“独立或是说从CCP独立出来大概是唯一的道路”。

螳臂当车何所惧?天地人间有正义。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于情有理,于法有据,弘扬的是正气,维护的是正义,走的是正道,必然会得到绝大多数香港市民、社会各界和世界上主张正义力量的理解、拥护和支持。事实也是如此。据报道,在修订《逃犯条例》的公众咨询期内收到约4500个意见,其中3000个支持修法;在6月9号的游行闹剧中,连郭文贵也不得不为“三个不”伤心,在游行示威中“香港的三个顶梁柱,政商演艺界都消失了”;香港、台湾“有本事的”都没有现身“声援”;原先准备直播中连线香港、美国及西方一些“重要人士”也没有成功,连线的也就是一两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在天地正气、人间正义面前,郭文贵等人的郁闷和失望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合作打击犯罪是国际社会的共同需求。郭文贵在直播中所表现出的歇斯底里,恰恰反映了他们内心的惶恐不安和底气不足,其煽动反中反CCP之举,注定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2020.06.04”建国梦也注定只是一群疯子的意淫。

文贵何故愁断肠?只因前途暗无光。为谁辛苦为谁忙?水中捞月梦一场!最后告诉郭文贵一个“好消息”:周一的中国股市并没有像你预测的那样崩溃,反而是全线“飘红”,周二开盘也是高开高走,估计只有你的眼睛会“变绿”了。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