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氏谎言遇到现实

時事
作者:金坷垃
2019-06-13

诗人海涅曾说:“生命不可能从谎言中开出灿烂的鲜花。”最近郭文贵的语录里又增添了几条新的谎言,可谓是“贵说新语、语出心裁”。然而,正如海涅所言,即便谎言的表象如何华丽和精美,其丑恶本质最后只会让生命之花早早枯萎。我们姑且听一听文贵弱不禁风的谎言,看一看那被残酷骨感现实打脸的闹剧。

“华盛顿的气候已经大变”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说的就是贪图享乐、活在梦里的文贵本人。6月5日,文贵在直播中这样描述口中所谓的“气候大变”,其一是“如果有人在华盛顿挺共,绝对活不下去,不管是搞政治的,还是搞公关的”。这种无稽之谈纯粹是胡说八道和危言耸听,美国的言论自由之开放程度和民主水平之高是有目共睹的,且不论政治立场问题,言论自由本身并没有错,更不触犯法律,试问将中美意识形态的矛盾强加到个人生死存亡的台面,这种不是危言耸听和绑架式“反共”吗?其二是“现在在华盛顿砸锅就是神经病”,言论极其下流和恶毒,然而这并不是对自身爆料的自信,反而暴露出文贵迫于砸锅压力无计可施而恶言相向的卑劣心理,且不论砸锅挺郭,在美国知道郭文贵的人有几个?如今的美国忙得团团转,中美贸易战白热化、美伊核问题继续凸显、美国大选风起云涌,谁又会去理会郭文贵这个小人物的花花肠子?因此,所谓“华盛顿气候大变”是郭文贵为自己搞牌面、装花样的新措辞,他难道还不明白如今时过境迁,自己早已 “到乡翻似烂柯人”。那个谎言充斥的“潘多拉魔盒”早已不奏效了。

“因为Politico的报道丧失了5亿美元”

一直将自己定性为“善良却又可怜”的自己,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作“受害者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往往我们能够赢得旁人的同情和好感,而郭文贵深谙此道。6月8日,郭文贵称因为Politico对自己的丑化报道,特别关于“法治基金”的募捐过程和本质,导致一个本欲捐5亿美元的投资者放弃了捐款,给“法治基金”造成了巨大损失。文贵的受害者模式就是如此,不仅将自己塑造成为受迫害而流亡海外的民主斗士,此次还漫天撒谎倒打一耙Politico,事到如今,“法治基金”的第一桶金一亿美金到位了吗?“法治基金”的募捐清单和资金细节公布了吗?“法治基金”帮助了哪些受迫害人士了?成果在哪儿?Politico的一篇基于事实的报道就引起了文贵的勃然大怒,并谎称5亿美元的损失。由此可见两点,一方面说明郭文贵是个彻头彻尾、撒谎不眨眼的骗子,天文数字信口拈来;另一方面说明是“法治基金”的募捐合法性着实存疑,只有做贼心虚才会反应如此之大,毕竟“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看看,直播已经改头换面”

东施效颦的故事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文贵同样是一个爱出洋相的小丑。6月8日,文贵对自己貌似是新置办的直播室大肆吹捧:从现在开始全面以准备好6月9号的香港11反送终“大游行”。视频中他四处摆弄着各式各样的摄影机和电脑设备,文贵对自己很自信,还冷不丁讽刺了一句路德“这些设备连路德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这番话意味深长啊,到底是在讽刺还是在抬举?然而尽管如此炫耀,6月9日的直播却证明有些言过其实了,只见9日直播中,镜头不停抖动,画质极其恶劣,色彩花斑随处可见,就连摄像机镜头最基本的位置都不对,整个画面中,龚小夏低头看下面的摄像机,不停寻找存在感,文贵正视前方,丝毫没注意镜头在哪,班农注视右前方一脸茫然,直播效果不堪入目,这还只是表面,再听听郭文贵的主持唱腔简直更是不堪入耳,对龚小夏和班农杂乱无章的介绍、对美国政府溜须拍马似的热捧、对香港游行道貌岸然的支持,衣冠禽兽的郭文贵这次从直播质量和内容上全盘皆输。

几番反复梦未醒,走马换将匆匆行。寄人篱下的国际通缉犯不停为美国代言,到底是美国的普世价值吸引人还是幻想得到美国政治庇护呢?在法制基金上竭心尽力敛财,美其名曰“法制”到底是真心“普度众生”还是只想“偏安一隅”?在直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郭文贵,到底是执着于民主法制的正义还是出名谋利的网红梦?我们且行且看,真相日渐明朗。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