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缶客:民运红星王丹大事记

歷史
作者:天涯游子
2014-05-22
    提起王丹,台灣人往往只知道他是所謂「民運精英」,對其人品不太了解。2011年初,人称「华叔」的司徒華病逝,王丹公開表示要到港「鞠個躬,上炷清香」,還美其名曰要堅持「三不」原則(不見記者、不開新聞發布會、不參加公開活動),可惜沒人領情,致使其借事件為自己叨光,佔領道德高地的願望落空。后有媒体就此事斥责王丹招摇撞骗,王丹随即在自己的facebook網站要求媒体「拿出真實證據」,真是可笑之極,證據還少嗎?
   
    陳水扁曾策劃把海外「民運」變成民進黨的「台獨」招牌,並企圖將海外「民運」推回大陸,變成民進黨在大陸的「第五縱隊」。「據台灣『國安局』密件顯示,台『情報局』在上報『國安局』核准後,決定與《北京之春》展開秘密合作,進行反大陸的活動。為此,台灣特別成立了『移山專案』,每月資助《北京之春》3萬美元。」台灣「國安局」對拉攏王丹、王軍濤的工作相當重視,特意設立了「二王專案」,由台灣海基會副秘書長顏萬進和「國安會諮詢委員」林佳龍負責相關工作。「民進黨當局打著『資助學術研究』的招牌,通過海基會向王丹等人提供經費。從2001年11月到2002年10月,以『推動研究』十六大為名,陳水扁當局共向王丹等人提供了80多萬元新台幣,其中王丹和王軍濤的人事費各為12萬元新台幣,交通費共10萬元,座談會車馬費還有2.4萬元。」

     於是,《北京之春》成為了號稱「海外最大民運雜誌」,而王丹作為《北京之春》的社長,一時「名聲鵲起」。曾有人就此事公開質詢王丹,但王丹堅決否認『拿了台灣當局的錢』,還信誓旦旦:不信可以查我的銀行帳號了。如果陳水扁的貪污案沒有爆發,王丹的誓言也許永遠不會漏底,某些彌天大謊也許永遠不會被揭穿。但在陳水扁「國務機要費」弊案鬧得沸沸揚揚之後,王丹迫於壓力,還是承認自己曾收受過台灣的20萬美元「政治捐款」,并推說把錢都給了「北京之春社」等組織,但「北京之春社」經理薛偉卻告訴記者:「我們從未收到王丹轉來的一分錢」。王丹對此至今未有回應。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王丹接受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貪污「總統」陳水扁的收買,自然是一種利益交換和人格的完全出賣,甚至從支持「台獨」簡而化之為一邊倒和無原則的支持陳水扁。早在2002年,陳水扁拋出「一邊一國論」,台灣朝野高度緊張之際,王丹曾突然現身台北,呼籲台灣各界要支持陳水扁;2006年3月大陸頒布《反分裂法》,令一度囂張的「台獨」氣焰大受打擊,民進黨內部人心渙散,眼看情勢不妙,民進黨特意安排王丹到「立法院」演講,為陳水扁「廢統」站台打氣,激勵島內「台獨」士氣。
 
   王丹出賣人格,不問是非為陳水扁、「台獨」鞍前馬後賣力,連同屬「民運」分子的王希哲也看不過眼,撰文質問王丹:「台灣『立法院』請你,『陸委會』請你,民進黨『中常會」開會也請你,倘若你不支持『台獨』,『台獨』會那麼愛你?你姓王我也姓王,怎麼『台獨』就偏歡迎你王而不歡迎我王?難道你那麼福氣?」王希哲又質疑:「王丹,你的記性並不好。我曾批評你跟著綠黨罵國民黨是『外來政權』不妥,你不承認,說你決不會這樣罵,竟向我要證據。我把你的白紙黑字給你了,你才說『哦,有這個事。我自己不記得了!』」
 
   王丹除了一張嘴很能搞點新聞外,下身的東西也很有爆料點,其私生活及其糜爛,經常沉迷同性戀淫亂。台灣《TVBS》周刊就曾曝光,王丹經常光顧台灣的同性戀場所尋歡,與一批又一批男同性戀者約會。據稱,其在同志性行為的雙方中通常扮演女性身份,甚至毫無顧忌的把自己『扮女照會』貼上同志網站,以便四處尋找同性配偶(sex partner);而他無論何時何地出場,身邊都有英俊小伙為伴;同時也在自己的博客裡寫小詩抒發對『他』的纏綿愛情,多愁善感堪比小清新。為此,王丹又要人家拿出證據,還要道歉,那架勢比竇娥還冤。後來,《TVBS周刊》在公開信中明確回應王丹,其內容來源根據「絕對可靠的消息來源」,並得到了多位社會知名人士的證實,而決非僅僅根據網絡信息或者『一名流亡詩人』所提供的內情。」
 
    此事爆發之後,有人為此在網上譏笑王丹『口風越緊,肛門越鬆』。王丹一面不敢正面回應性取向問題,但是也從不否認自己是同性戀,同時也極力避人們詢問他的『私人問題』,結果卻是他每到一處總引來人們異樣的眼神,大家總是交頭接耳相傳『王丹去台灣賣屁股』,在其背後嘀咕不休。劉青(「中國人權」主席)和王丹吵架時,劉曾指著王的鼻樑罵道:『你知道為什麼你的咽喉炎和痔瘡總是好不了嗎?那都是因為你不正當地使用自己的口腔和肛門,上帝才懲罰你!』」后劉青因顧忌王丹的醜聞影響「中國人權」聲譽,為此將王丹踢出「中國人權」。
 
    這場鬧劇之後,王丹再次名聲大噪,還戴上了「朝求台灣財,暮伴台男睡」的光環。除開這些,王丹所做讓人嗤之以鼻的事還有很多。1998年王丹串通家人製造輿論,謊稱獄中病重,要求保外就醫,但出獄後卻發現沒有病。王丹出國時曾聲稱要自己打工,不靠別人,結果卻一直靠台灣豢養。王丹進入哈佛大學沒有經過入學考試,他連托福都考不到三百分,進美國任何一所普通大學都是不可能的。而他進入哈佛大學的個中堂奧,乃是當年台灣情報機關以「台灣校友會」向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捐款」的方式,為王丹承擔了昂貴的學費,而哈佛大學再將其中的一部分「捐款」以獎學金的名義贈予他,使其得以進入哈佛。
 
    今年以來,王丹在台灣頻繁公開活動,誤導青年朋友,真正目的不過是想掀起政治風波,再為自己臉上貼金,至於能否成事恐怕非其所在意。王丹所做之事擾亂民意,浪費納稅人錢財,阻礙真正的民主腳步,媒體作為公眾意見集合人及發言人,有責任揭露其醜陋面孔,提醒民眾勿信之,勿隨之,警示當局者早棄之,萬不可用之。

\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