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将中美贸易战升级到军事安全领域

時事
作者:马克
2019-06-12

2019年5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电话交谈,内容不仅涉及当前美俄关系的诸多领域,而且也包含了美国的对华政策。可以认为,这是特朗普大国外交和全球战略诸多基本原则的进一步展示,引起了中国朝野的高度关注。

美国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在介绍此次通话内容时谈到,两位总统讨论了俄美中三国签署新核军控协议的可能以及《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延期的可能性。应该指出,特朗普本人和本届美国政府近期在裁军领域提及中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近期密度明显增加。可以认为,压迫中国进入美国设定的裁军进程和在军事安全领域加强与中国的博弈,已近成为当前中美关系中日益突出的问题。

  • 一、 特朗普在《中导条约》问题上对中国持续施加压力

特朗普在2018年10月20日宣布,美国将退出与俄罗斯在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INF)。其实俄美之间在中导问题上的矛盾远没有大到需要退出《中导条约》的程度。特朗普总统用退出《中导条约》造势,旨在将中国拉入《中导条约》的限制,斩断中国军事力量威慑西太平洋地区的一条手臂。

因此,在特朗普2018年10月提出退出《中导条约》的问题后,美国官员多次在各种场合提出中国应该参加关于新《中导条约》的谈判。2019年1月,在美国媒体透露出的特朗普国情咨文未定稿中,明确提出中国应该参加新的《中导条约》谈判。2019年2月1日美国政府宣布暂停执行《中导条约》几天前,美国国会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于当地时间1月28日发布了一份题为《中国的导弹项目及美国可能退出中导条约》的研究报告,明确地指出:“特朗普政府称,中国是其决定宣布美国打算退出1987年与俄罗斯签订的《中导条约》的主要原因。”该报告还指出,特朗普政府认为,留在《中导条约》使“中国得以迅速扩大其导弹武器库,这是一项旨在对抗美国及其亚洲盟国军事力量的军事战略的一部分”。5月3日特朗普在与普京的对话中再次谈及美俄中签署核裁军协议问题,是以往试图联合俄罗斯共同对中国施压策略的继续。

  • 二、 将中国裁减军备作为中美战略对话的另一核心议题

据美国总统新闻办公室的信息,2019年4月4日,特朗普在会见中美贸易谈判负责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时提出,军费消减和军备控制应该成为下一阶段战略对话的新议题。4月10日,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美俄即将就现有的核裁军条约举行续约谈判,中国应该加入该进程。这说明中导问题只是美国对华军事领域全面施加压力的一部分。

三、美国军舰在南海的“自由巡航”行动逐步加强

特朗普执政两年半以来,中美之间在中国南海海域虽然没有出现过2016年7月那样的大规模海军力量对峙,但截止到2019年5月上旬为止,美国军舰“自由巡航”行动比前两年逐步增多。

四、加强与台湾的外交及军事关系

5月7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两个涉台法案:《台湾保证法》与《重新确认美国对台湾及对执行与台湾关系法之承诺》决议案。《台湾保证法》指出,台湾是美国自由开放印太战略的重要部分;对台军售应常态化,尤其应协助台湾发展及集成不对称战力,其中包括水面下作战及防空战力。在台湾参与国际组织方面,美国政策应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世界卫生大会、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及其他适当的国际组织。

综上所述,特朗普政府在军事安全和军备裁减领域持续加大对中国的压力,已经成为中国处理中美关系时不可回避的问题。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