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挖掘考古:情爱的反讽

生活
作者:尼罗河
2016-02-15

情人节挖掘考古:情爱的反讽

情爱是两情相悦身心合一的极乐境界;是穿透黑暗的阳光,是融化坚冰的春水。情爱最令人心碎的敌人莫过于欺骗;最令人恶心的敌人莫过于双料淫棍。“情圣”卡萨诺瓦的一生为情爱二字作出了最好的反讽。

情圣与巴黎女贵族珍妮•蒂乌的故事

卡萨诺瓦极度的个人魅力以及花哨的魔术表演使得女贵族珍妮被彻底征服。从珍妮手上获得了足够的资本后卡萨诺瓦在法国推行乐透(Lottery)彩票。不过情圣并没有专款专用,而是挪用彩金投资贸易。没料到海运货物在战争中沉入海底。因为无法支付乐透奖券的奖金,法国政府将卡萨诺瓦收押监狱。幸运的是,依靠珍妮•蒂乌这位身份显赫的朋友帮助,卡萨诺瓦免去了牢狱之苦。这样一个对“情圣”恩重如山的人,“情圣”居然去偷她的财宝。这种人是诚实的人吗?

“情圣”偷东西,尼罗河怎么会知道。因为维基百科知道。维基百科又为什么知道。“情圣”流传到现在的只有他自己写的回忆录。很明显,偷珍妮的财宝的事情只能是“情圣”自己说的。那么,又为什么会把这么卑鄙的事情说出去。因为“情圣”超越世间的道德,不认为偷窃可耻。当然这是解释之一。还有一种解释就是这份钱是该他得到的。珍妮比他大20岁,“情圣”就当是他卖身了。而卖身对“情圣”来说不仅不是耻辱反而是荣耀——不如他的肉还不一定能卖出去呢。

至于他的自传《我的一生》,历史学家杜兰在《世界文明史》中专门留出了论述卡萨诺瓦的章节:“在他迷人的回忆中,每一步我们都须当心他的想象,他以半诅咒性的坦率来述说他的故事,以至我们可能信他所言。而最终我们都知道他在说谎。”。“情圣”究竟是圣人还是骗子,结论不言而喻。

“情圣” 卡萨诺瓦乱搞女人是真的,也可以说被女人乱搞。但女人只是他生活中很小的部分。在他的欲望里更重要的是男人。所以他所谓为女人而生也是假的。不过是为了掩盖连他自己都觉得羞耻的性关系。

“情圣”与威尼斯权贵Bragadin颠鸾倒凤的故事

故事说他和Bragadin乘舟从一个婚礼舞会回来, Bragadin突发中风。医生在他胸部涂抹了汞膏作为治疗。Bragadin很快出现高热。气管水肿。人就要死了。这时“情圣”不顾医生的反对,用冷水把汞膏洗去。经过休息和良好的饮食调养,Bragadin很快恢复了健康。

查阅一下汞中毒的症状就知道。高热是急性汞中毒的症状。是短时间大量摄取汞的结果。汞阻断细胞能量代谢,大量剂量下导致细胞的大量死亡。细胞分解释放内生性致热原而出现高热。急性汞中毒最多见的是通过呼吸道大量汞蒸气吸入。同时有呼吸系统损害。然后由于汞在肾脏的蓄积引起肾功能衰竭。

汞膏在当时的作用如同万金油。使用非常普遍。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还用于皮肤病的治疗。汞膏中的汞是以汞盐的形式存在(如氯氨汞),没有挥发性。皮肤使用可以慢性累积中毒。但是不太可能发生急性中毒。假定用汞膏过度达到了急性中毒水平,不应该是呼吸道受损而应该是受累皮肤损害在先。而且即使洗去汞膏,也不可能马上中止发热。因为高剂量的汞已经进入体内,必须等机体把坏死细胞清除掉发热才能停止。而汞对机体的毒性与必须通过肾脏和肠道排出汞后,才有好转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肾脏损害是不可避免的。洗去汞膏病就好了,这种事情从医学原理上是没有可能发生的。

“情圣”似乎是读过几天医学的,估计多少知道一点汞蒸气吸入中毒的症状。于是就移花接木把汞急性中毒按在了汞膏的头上,杜撰出一个博学才子神勇救人故事。联想到他到处渲染的神奇越狱经历。不得不说这位“情圣”完全不理解想象与现实的区别。如果他真的是用一段磨尖的铁棒在天花板和房顶打洞逃出。威尼斯的案探又怎么能不知道他是如何逃脱的呢?

话说回来。“情圣”费尽心机编造这个故事目的就是为了掩人耳目,使他与 Bragadin的关系看上去很正常。由于这段救命传奇,有权有势的贵族 Bragadin认“情圣”作了干儿子。从此“情圣”堂而皇之地住进了干爹的房子。与他们“父子”同住的,还有两位单身汉。四条光棍一栋房是个什么情况。用“情圣”自己的话说,威尼斯无人能够理解他和三个男人之间的亲密。

四人行的状态维持了数年之久。这位浪荡公子坏事干尽。赌博,强奸,掘墓抛尸,亵渎宗教。作为前案探的干爹得知政府要对干儿子下手,居然徇私枉法通知“情圣”立刻逃走。后来“情圣”被捕从重罪监狱中逃脱,如果当时的威尼斯案探真的不知道他是如何逃走的,逻辑上最有可能买通守卫帮助他逃走的就是他这位基情澎湃的干爹。

“情圣”在欧洲漂泊18年,所到之处无不以监禁或者驱逐告终,当然都是他的恶行招来的现世报。最后“情圣”求爷爷告奶奶回到威尼斯,他投靠的还是18年前的 Bragadin基佬帮。不过原来的三人行(加上情圣是四人行)只剩下了一条名字叫Dandolo的光棍,还可以给他提供一个栖身之所和一点微薄的津贴。那时“情圣”已经是性病缠身。

“情圣” 贾科莫•卡萨诺瓦最后的日子不仅得很痛苦而且很难看。当时没有治疗梅毒的有效方法。晚期梅毒的主要表现就是神经血管性梅毒。“情圣”的直接死亡原因是中风也就是脑溢血。脑溢血首先导致颅内压增高造成剧烈头痛,甚至出现喷射性呕吐。出血还会导致神经细胞破坏。运动障碍,肢体偏瘫,口眼歪斜。两便失禁。

双料淫棍是同性恋的变种。从性心理学的角度观察,他们比同性恋更没有廉耻之心。谎言和犯罪,这是他们丑恶的生活方式和伦理观念决定的。“情圣”回忆录即便是经过反复修改删节也没有能够抹去他偷偷摸摸搞基的劣迹。可笑的是自作聪明编造出一个荒腔走板的医学故事来掩人耳目,在200年前基佬饱受迫害的时代也真够难为他的苦心。如今基佬自由解放,“情圣”的虚伪卑鄙糜烂甚至梅毒俨然成为基佬们精神优越的标志。

清华投毒案真凶嫌犯逃窜欧洲第一件大事就是为“情圣”孤坟献菊千里朝圣。他把一个赌徒窃贼,双料淫棍美化成为“情圣”,居然还以他师傅『玩一手好牌,作弊从未被捉到过』为骄傲。当然这都是个人的价值取向不同所决定。不过梅毒性脑血管病中风而亡肯定不是“安然老死”。哲学家也不是可以随便封的。西方哲学史上从来没有“卡XX瓦”的名字。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