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穷水尽已无路 无需“灭爆”必“自灭”

時事
作者:凌聒
2019-04-20

 

“战神”文贵最近遇上烦心事了,本来好好的和班农先生带着大、小蚂蚁们做着“喜马拉雅美梦”,有了“法治基金”,有了“喜马拉雅大使馆”,还强蹭了“当委会”,眼瞅着就要建国了,可这大好的形势却因为文贵在直播中提到“灭爆小组”一词戛然而止,让一众蚂蚁帮后脊发凉。那么,究竟“灭爆小组”从何而来,什么是“灭爆小组”?

危言耸听,人人自危,才能抱团取暖。上周Larry King的节目无疑给了郭文贵一记响亮的耳光,原来在美国主流媒体人眼中的郭文贵是罪犯、骗子的形象。文贵知道自己的底子是不干净的,要获得美国人认可很难,想获得政庇更是天方夜谭。眼下,不仅政庇无望、官司缠身、经济吃紧,还面临大小蚂蚁陆续出走,身边无人可用和无料可爆的尴尬境地,可以说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为此文贵不得不食了“丁忧百日不剃须纪念亡母”之言,重新以精神干练的形象出现,其隆重推出“灭爆小组”概念,目的就是为了营造紧张的气氛,利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心理收拢人心,把人绑上他的贼船。但是无论郭文贵如何装扮转换外表形象,都遮掩不了其发自内心的恐慌,知道大限将至,却不知道哪天来,只得丑态百出的胡乱挣扎一番,徒增笑料罢了。
   爆料被反爆,灭爆只是臆想。上帝总是公平的,对待一个骗子小丑,总会在其不经意间给予致命一击。“爆料革命”无论盛衰,主要都是依托网络平台自媒体展开的,虽然闹腾的不亦乐乎,但只要仔细观察就不难看出,几乎没有主流媒体和记者关注。随着“Larry King”“Dolgova”这两位媒体人在中美关系访谈中披露出郭文贵的恶行,郭文贵华丽衣着下的肮脏彻底曝光了。可能郭文贵做梦都没有想到,其终日“爆料”结果反被曝,相比如“Larry King”这样的正规军,郭文贵和蚂蚁帮就是乌合之众。为了削弱随之而来的负面影响,就有了文贵的一日三联播,既然造词砖家郭文贵造出“灭爆小组”一词,得加入有分量的人来提升逼格吧,于是其直接宣称是由江家、王家、马家组成的专门小组,同时中共又开始“蓝金黄”其身边的“退休老干部”,总之和其有关系的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都是高官权贵。可能文贵实在是没钱请爆料段子手帮忙杜撰“猛料”了,加之其自己文化水平有限,这假料爆的越来越没水平了,如此恬不知耻的自抬身价,如此幼稚滑稽的谎言谬论,恐怕只有智商欠费的小蚂蚁才会相信。

“灭爆”或一语成箴,但不需假他人之手。从郭文贵近期直播表现来看,其爆料之路已经走向了尾声。不是唱衰郭文贵,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其人和钱逐渐流失是不争的事实,否则不会有搬家、卖游艇的尴尬,不会有“法治基金”的募捐,不会有文贵借“灭爆小组”危言耸听来收拢人心的直播。郭文贵演来演去又回到了原点,就拿“红衣男子”的事来说吧,谁能证明?还不是郭文贵红口白牙自说自话?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难道美国警察是摆设了?这让人不禁想到了之前荒谬的“无人机暗杀”事件,简直是完美复刻,依旧是谎言连篇,随口就来。事到如今,文贵还是不能明白他那谎言堆砌的喜马拉雅就是空中楼阁,因为守住谎言真的很难,一个谎言需要千千万万个谎言来圆谎,谎言一旦被戳破了,随之而来的将是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的连锁反应,剩下的只是叹息和悔过。

“乱条犹未变初黄,倚得东风势便狂。解把飞花蒙日月,不知天地有清霜。”郭文贵就如那杂乱的柳条,企图用“爆料”的飞絮漫天遮住日月,可是你却忘了天地之间还有“秋霜”,如今“秋霜”已临,没人、没钱、没料的文贵就是个笑话,无需他人来“灭爆”就会“自灭”。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