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战心惊下禁令 软硬兼施戏蚂蚁

時事
作者:fredArcher
2019-04-19

《东周列国志》有云:“事已如此,不得不行,正是忙忙似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郭文贵不正是这“丧家之犬”“漏网之鱼”吗?外有刑事指控、红色通缉,内则勾心斗角、散沙一盘,登高一呼万人应的昔日“荣光”早已落下帷幕,文贵却犹做困兽之斗,拿着“爆料革命”的遮羞布对小蚂蚁们软硬兼施,妄图重掌大势,终究不过是笑话一场。

“红衣男子”惊现曼哈顿 郭帮主惶惶下“禁令”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大厦倾。”眼看郭文贵的“爆料革命”从“花团锦簇”即将走到穷途末路,眼看小蚂蚁们“为革命献身”的斗志大减、精神不振,郭文贵立马重整旗鼓,一天三爆料,个个无厘头。从文贵前言不搭后语的表述风格看,突然出现在曼哈顿18层楼下的“红衣男子”给文贵“脆弱的玻璃心”带来了巨大伤害,现在的文贵可谓是草木皆兵,蜗居室内,保镖随行,时刻妄想着“总有刁民要害朕”,在“红衣男子”疑似“练家子”的敌对威胁下,郭大帮主秉持“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规矩向蚂蚁帮下达“禁令”:不可私闯曼哈顿“总部”,不可探听帮主姓名,不可传播帮主消息,一旦有违“帮规”,小蚂蚁们将面临秘密机构的全面调查。郭文贵的色厉内荏恰恰显示出其惶惶不可终日的内心,竟连蚂蚁帮的信徒也拒之门外,不敢冒丝毫风险。不知文贵可还记得“喜马拉雅”做客共享的邀约,这让翘首以待的战友情何以堪啊。

“灭爆小组”凭空现身影 “遣送名单”吓坏蚂蚁帮

对蚂蚁帮耳提面命,三令五申的同时,郭文贵也意识到在盟友尽失的窘境下,小蚂蚁们已成为其唯一可供驱使的工具,为紧紧绑住眼瞎心盲的众蚂蚁,郭文贵除了画下一个又一个的大饼,更要爆出“惊天大料”,以期唤起蚂蚁帮的雄雄斗志。于是,“灭爆小组”横空出世,这个郭文贵口中高层坐镇、阿里加盟、基地香港、上海办公的秘密小组,正针对“爆料革命”磨刀霍霍,更有“21人遣送名单”成为中美贸易谈判桌上的筹码,魏丽红、路德等蚂蚁帮大将赫然在列。满嘴跑火车的老郭胡诌乱编,“灭爆小组”纯属搞笑,中美贸易谈判更不可能涉及政治遣送,文贵如此煞有介事地营造紧张氛围,一是彰显其个人的“声名显耀”,中国视若大敌;二是暗示蚂蚁们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能“有难共当”、全无退路,只有紧紧团结在以郭帮主为核心的周围,才能受帮主庇护,共成“大业”。

“紧急通知”下达博人心 拙劣表演终将落帷幕

通过“灭爆小组”“遣送名单”向小蚂蚁们施压后,郭文贵犹觉不足,在第三次直播下达“紧急通知”,“情深意切”提出四条建议,宣布蚂蚁帮进入“紧急状态”,以表达其爱护战友、心系战友的拳拳“战神”心。等到风声鹤唳的氛围营造完,郭文贵又给小蚂蚁们虚构了“光明的前景”,毕竟在其口中,支持“爆料革命”的蚁群超过2000万,蚂蚁帮拥有巨大的“沉默力量”,而其个人酝酿了两年的“大招”即将释出,到时必会震惊世界。小蚂蚁们被这“打一棒子给颗糖”的套路唬的团团转,一副欢欣鼓舞、未来可期的模样,为这出闹剧添砖加瓦。孰不知老郭如此作态,不过是为了掩盖其人心不齐、关注低迷的窘境罢了,直播不过数千、评论不过数百的热度,哪来的千万蚂蚁、万众瞩目?惺惺作态的拙劣表演只是自娱自乐、自欺欺人而已,徒给看官留下一地笑料。

《朱子语类》中写道:“程子说天命之改,莫是大势已去。”虽然郭文贵从不能称得上“大势”,但眼看自己沦落到无力回天的境地,郭帮主又岂能甘心,这才有了那自编自导的直播爆料。可惜满口荒唐言、一把心酸泪,老郭上蹿下跳戏蚂蚁,终会自食恶果。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