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元朗车站的“白衣人”,2019年7月21号。路透社

 

(法广RFI 艾米)香港反逃犯条例修例抗争演愈演愈烈。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周日(7月22号)围堵了中联办并泼污中国国徽引起北京高度重视,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今天也发表评论员文章,强调“中央权威不容挑战”。新界元朗21号周日晚上更发生白衣人攻击“反送中”示威者的恶性暴力事件,造成45受伤。曾经繁荣安静的香港似乎陷入了社会撕裂的危险。

本台专访香港艺术家Kacey Wong ,请他谈谈香港最新一系列事件。

 

法广:发生“白衣人”肆无忌惮袭击事件的元朗是什么样的地方?

 

Kecay wong : 元朗位于新界,是一个有很多原住民的地区。香港是一个岛, 九龙是与大陆链接的土地,位于香港的最北部。

 

法广:那么为何“白衣人”袭击的暴力事件会发生在这里?

 

Kecay : 因为英国人统治的时候,新界元朗的人就非常反抗,英国就给了新界地区的居民一些特权,比如当地的男子可以拥有丁屋住房(无需向政府缴付地价)的政策起到安抚他们的目的,可能因为这些原因,让他们的力量越来越大,有一些人也就开始和黑帮挂钩了。

 

法广:目前对这些暴力袭击的“白衣人”身份有更准确的报道吗?

 

Kecay : 有很多证据指出他们就是当地的土势力,也有和黑社会有关的人,还有和议员有关的。周日晚上,在他们进行“恐怖”行动之前,可以看到一个建制派的议员(注:何君尧)跟他们握手,还称赞他们很勇敢。

 

法广:港人今年6月9号开始进行大规模反送中游行,一个多月来,已经发展到周日有抗议者向中联办国徽投洒液体和鸡蛋,元朗白衣人打人等事件。从香港看,“反送中”是否已经造成社会撕裂,并且有走向极端的趋势?

 

Kecay:其实在我眼中,反送中运动一步一步连接起来很多人。至于社会“分裂”,五年前雨伞运动是已经开始了,但是“反送中”扭转了趋势,将一些本来不关心政治的人,比如中产阶级都连接了起来。所以才发生一百万,两百万人大游行的场面,这是5年前的“雨伞运动”不可能看到的。

 

法广:北京中央政府对中联办大楼国徽泼漆事件表态说“中央权威不容挑战“,面对这样的局面,香港民意如何?

 

Kecay: 我可以看到,当然中共政府不断利用他们的平台说很多”反逻辑“的事,每天都说很多难以理解的话,所以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本地香港政府透过警察跟一些本地 黑帮联系起来,主动搞”恐怖主义“。我这样说是因为那些穿白色衣服的人见人就打,不一定是穿黑衣服反送中的。比如昨天有一个孕妇也被打了,倒在地上,她也不是穿黑色衣服的。而且,发生暴力事件也不只是昨天晚上,从中午开始,他们就在那里不断追击,很多人看到他们拿着武器,有人打电话给警察局,警察局居然就挂线了,发生很多次以后,有人就去了警察局,但是警察居然关门了。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也有人拍到警察和这些黑帮在一起。

 

所以我看到的是,香港政府现在要做一个概念的转换,他们在媒体面前不断地提“暴徒”, 暴力事件,他们这样做就是希望将反送中示威的人暴力和“白衣黑帮”暴力挂在一起,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出师有名地去捉拿反送中要求民主的人。我觉得这是他们的计划,已经发生了。

 

法广:有报道说,香港警方已锁定追缉700多名核心抗议者,而且有一些人已经逃到了台湾寻求政治庇护,这样的现象几个月前还是不可思议的?

 

Kecay:我上周刚刚在台湾做了一个艺术座谈会,跟台湾朋友交谈的时候,他们都说,在他们眼中,香港本来是东南亚最前卫,最文明的地方。现在,他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香港完全不是这样,好像倒退回到台湾80年代戒严的年代,他们觉得,今天的香港就是明天的台湾。所以香港变成了最前线。台湾政府和总统蔡英文透过这些事件得到更多的支持,与美国的关系更接近。所以就有了政治难民出现,香港出现政治难民是天方夜谭,完全不可思议的事。

 

法广:作为香港的艺术家,你对香港前途感到担忧吗?

 

Kecay:担心也没有用,我们的这种无力感很久以前就开始了,我觉得应该做的不是担心,而更应该关注如何做一个社会个体,应该怎么做让更多人知道我们希望如何建设更好的明天,这样才有用。香港加油!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