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向抗议引渡法案的示威民众发射催泪弹,2019年6月12日。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香港12日上演雨伞运动2.0版。在立法会恢复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之前,为数上千名的青年从早上8时开始即发起包围立法会的行动,目的是以他们的肉体阻止立法会举行二读,期间多次遭到所谓“速龙小队”的防暴警察施放催泪水炮和挥棍殴打。这群大多穿上黑衣服的示威者如潮水般的一下子占领了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外围的两条主要马路龙和道和夏悫道,瘫痪了上班繁忙时间的港岛东西区主要交通通道。

由于交通情况混乱,立法会主席梁君彦采取权宜之计,宣布原定于11时开始的二读延后至另定时间。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朱凯迪稍早前在示威现场呼吁梁君彦立即宣布流会,另外择日重开会议。朱说,交通堵塞连上班也有困难,建制派出席会议恐怕也有问题,因此应该宣布取消会议。

 

在梁君彦宣布会议押后举行之后,早上警民对峙的紧张气氛一度舒缓不小,似是视乎会议几时举行而定。在此同时,示威者将夏悫道的占领区扩大,在靠近中环的力宝中心外面设置用铁马设置路障。

 

在早上时段,示威者占领了夏悫道和龙和道之后,警方用催泪水炮射向戴上口罩和举起雨伞的群众,有些接近警察的示威者则遭到警棍挥打,有人倒在地上,面朝下双手被反绑背后带走。示威者不少是年轻的女性,但她们似乎并不畏惧警方的乱棍和催泪水炮。

 

警方在夏悫道多次试图用催泪水炮驱赶示威者,但仍未能恢复这条来往东西区的主要交通通道,戴上口罩的群众用雨伞拼死顶住辛辣的催泪水剂,如潮水般的进进退退,他们并且将马路两旁的铁栏搬上马路当作障碍物,阻止车辆进出,在立法会的路口,尤其“防范森严”,似乎是企图阻止建制派的议员出席会议。

 

立法会原定12日早上11时召开会议,二读备受大多数港人和西方民主国家关切的逃犯修例草案。主席梁君彦表示,他打算给予议员们62个小时的辩论时间,并且订于6月20日交由大会三读及表决。由于立法会非全由民选选出,基本上是北京和港府的橡皮图章,修例必然可在7月立法会暑期休假前获得通过。

 

会议如未能在12日召开,未知会否打乱梁君彦的如意算盘。事实上,为了争取时间,原本在今天11点半到立法会出席特首答问大会的林郑月娥,也宁愿取消这个环节,可见政府急于通过这条修订案已溢于言表。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