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清场之后。路透社

 

【要闻解说 】 : 整整一个月前,6月12号是香港轰轰烈烈的反送中运动的转折点。当天,香港立法会不顾三天前百万港人上街和平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坚持继续审议对条例进行审议,从而导致近万名反对者在立法会外抗议,进而遭到警方强力驱散,当局出动防暴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及橡胶子弹。数十人被送医院救治。原定于上午11点开始的立法会,议员会议,延期举行。港府将此次抗议定性为”暴动“,示威者是“暴徒”,引起香港社会更大的反弹。

一个月以来,事件持续发展发展,演变为主权回顾22年以来最大的社会和政治危机,特首林正月娥已经宣布逃犯条例“寿终正寝”,但抗议者压力不减,继续要求港府正式撤销条例,撤销对612事件为暴动的定性,要求林正月娥下台等五项要求。林郑月娥也成为香港和北京之间的夹心饼干,地位岌岌可危。反送中成为港人争取更多民主的象征。

 

我们专访长期研究中国政治的香港浸会大学社会科学院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先生,请他谈谈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前因后果及其影响。

 

法广:你如何评价特首林正月娥的表现?从这次反送中运动看,她对香港民意和反弹度的估计都有很大问题。

高敬文:林正月娥跟香港老百姓之间有很大距离,她很不了解香港人。她的问题是 ,上台以来靠北京靠得太多,她用的是粤语,但她说的话越来越北京化,说话方式也很像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所以,她想推动修订《逃犯条例时》,没有听外面的意见。虽然(6月9号)有一百万人上街游行抗议,但她还是很固执,不愿意做出改变,一直等到6月12号比较暴力的示威游行后,她才开始考虑停止法案的审议过程。

 

法广:林郑月娥对民意的误判让事态进一步恶化。但您在香港对中国和香港社会政治进行观察和研究,有没有预料到此次反送中运动调动大量年轻人反弹局面的出现?

 

高敬文:我想这不是一天促成的事。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占中79天也没有什么结果,很多人都有失败和没有希望的挫折感。而且,雨伞运动后,中国政府对香港事务干涉也越来越多,比如,在选举时,北京不喜欢本土候选人,会推出自己的候选人;另外,他们也做出很多决定,包括绑架香港铜锣湾书店店员,绑架企业家肖建华......当香港政府认为民族党违法时,通过打压黑社会的法律将其定位非法政党。可以说,三年以来,无论是香港政府还是北京中央政府在香港的代表处 中联办一起工作,打压香港的自由。所以,我认为引渡法不是结果,而是一个缘由。大家觉得政府太不像话,根本不理老百姓的想法,所以从今年六月份以来就进行抗议,但实际上,我想这个抗议超越了引渡法的范畴,是对香港的高度自治权越来越缩小的不满,所以,他们决定做出反应,以免“一国两制”制度逐渐边缘化。

法广:和1997年相比,你看到的香港社会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高敬文:从政治的角度看,香港的政府比较不独立,自治权越来越窄,越来越小,中联部在后边实际上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没有任何一个重要的决定是香港政府自己做出来的,中联部说什么就怎么做,完全没有自己的选择,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另外一方面,香港老百姓也强调要保持自己的地位,保持他们的自由,所以他们很担心,如果中央政府要把香港变成中国的一个普通城市的话,与“一国两制”就有很大区别。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央政府觉得香港人太独立了,他们也不够爱国,与其他中国人不太一样,所以他们要强调“一国”,认为“一国“比“两制”重要,但是香港人反而觉得”两制“比“一国”重要,所以这个问题我认为很难解决。

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还是香港与大陆的政治价值观的不同,香港价值观是自由主义。要承认自由主义的环境是在英国殖民时代发展起来的,中国中央政府说殖民时代缺乏民主,这一点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当时如果说没有民主,也是因为老百姓并没有要求选举的压力,而且,英国时代有独立的司法和法院,这个传统一直持续了下来,另一方面,也有很多舆论和所谓的政治自由,这些自由都是香港人希望继续保持的,比如香港现在是多党制,有自由选举,尽管这种选举的重要性有限,一半是民主选举,另一半是工党的行业精英代表,但我想大陆老百姓的政治价值观受共产党的影响很多,这个矛盾很难解决。

 

法广RFI 艾米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