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案开庭张扣扣一审被判死刑民间愤怒/网络

 

(法广RFI 旧金山特约王山)近来,美中两国法院各有一起杀人案宣判或执行:美国联邦法院判处杀害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中国女青年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同校学生克里斯滕森终身监禁;中国法院判处为母亲复仇杀人的陕西汉中退伍军人张扣扣死刑并已执行。这两起杀人案都为中国民众所关注,中国网民异口同声发出声音:在美国,该死的没死;在中国,不该死的死了。

克里斯滕森杀人案发生于2017年6月9日。章莹颖错过了从学校开往公寓的班车,克里斯滕森邀章莹颖坐上自己的汽车却把她载回自己公寓,从此再也没有人见到章莹颖。章莹颖失踪案被列为联邦大案,联邦调查局全力侦破,6月30日将克里斯滕森拘捕,7月3日联邦法院对凶嫌开始审讯。2019年6月24日,陪审团裁定克里斯滕森罪名成立;7月18日,由于12名陪审员,有2人不同意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法官宣判克里斯滕森终身监禁。

 

克里斯滕森杀害章莹颖手段极其残忍,他强奸了章莹颖后,用棒球棍把章莹颖打死,然后将其头颅割下、分尸,至今不肯供出章莹颖的尸体丢弃何处。克里斯滕森向自己的女友讲述杀害章莹颖的过程,说自己渴望杀人留名。联邦检察官和章莹颖的父母都要求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反对处死克里斯滕森的一位陪审员表示:如果处死克里斯滕森能换回章莹颖的生命,他会投赞成票。陪审员制度在美国法律审判中具有绝对权威性,是一票否决制。这一制度保证了审判与裁决的公正,而且绝不轻易剥夺人的生命。即使如残忍杀人的克里斯滕森,他的生命权,也得到尊重。

 

张扣扣案的结局却与克里斯滕森案相反。1996年8月17日,13岁的张扣扣目睹母亲被同村王自新的三子王正军打死。母亲死在张扣扣怀里,在马路上被公开解剖,头皮撕开、头颅锯开。杀人者王正军被轻判有期徒刑7年,三年后释放,王自新的长子王校军是当地副乡长,王家从未向张家道歉。2018年春节,长大成人的张扣扣,为母亲复仇,他杀死了王家父子三人,几天后投案自首。

 

张扣扣案的审判远没有克里斯滕森案那样慎重。律师为张扣扣作辩护,指出当年的审判没有给张扣扣足够的正义感,不为法院采纳。律师的辩护词在网上曝光刷屏,网民的呼吁也改变不了判决结果。其实法院决定不了张扣扣的生死,他生死的决定权在中共政法委手中。尽管复仇被认为是民间的自然法,在国际司法实践中,对复仇行为要么从轻处罚、要么赦免其罪、要么予以嘉勉,但中共一定要处死张扣扣,就像早年一定要处死杨佳一样。中共必须维护中国社会的不公,只允许制造仇恨不允许复仇,不然六四屠杀的刽子手,强拆民房、强占土地致人死命的党政官员,都会成为复仇的对象。还有,1949年以来,在土改、镇反、反右、大饥荒、文革、严打、镇压法轮功等等,杀死、折磨死、饿死导致8千万人非正常死亡,那些祸害了中国70年的共产党人,也都会成为复仇的对象。

 

克里斯滕森该死没有死,虽然此案也引起美国舆论的质疑,但没有人要求推翻陪审团的判决。而张扣扣不该死却死了,再多的质疑和呼吁也未能挽回张扣扣的生命。不过,在美国人的心目中,克里斯滕森的灵魂已经死了,被埋葬在监狱中;而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张扣扣仍然活着,就像杨佳一样,成为英雄,被国人永久记住。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