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南北极问题专家米迦·莫雷(Mikaa Mered)先生的专著《极地世界》(Les Mondes Polaires)。 RFI 法广

(法广RFI)在2019年11月份举行的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的年会上,中俄两国再度联合否决了法国,澳大利亚等国提出的设立新的海洋保护区的提案,自2017年以来,中俄已经多次否决了上述提议。南极洲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宝藏,南极大陆、冰川和海域是地球的蓝色心脏。保护这片人类共同的家园是各国义不容辞的责任,俄罗斯与中国政府为何要否决这一提案?我们请法国南北极问题专家,《极地世界》(les mondes polaires)一书的作者米迦·墨雷先生(Mikaa Mered)先生谈谈他如何理解中俄两国的立场:
    视频链接: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0107-%E6%B3%95%E4%B8%93%E5%AE%B6%E8%B0%88%E4%B8%AD%E4%BF%84%E4%B8%BA%E4%BD%95%E8%81%94%E6%89%8B%E5%90%A6%E5%86%B3%E5%8D%97%E6%9E%81%E6%B5%B7%E6%B4%8B%E8%87%AA%E7%84%B6%E4%BF%9D%E6%8A%A4%E5%8C%BA
    
    法专家谈中俄为何联手否决南极海洋保护区:
    
    法广: 您如何理解中俄为何否决法国,欧盟与澳大利亚共同提出的设立新的海洋自然保护区的提案?
    
    米迦·墨雷先生(Mikaa Mered): 可以说主要有两大原因,其一可以说是经济因素 就是为了维护捕鱼权。其二是地缘政治原因 我在书中做出了大量的阐述,这其中又有两层因素:第一 如果今天2019年中俄否决了新的提案,这是由于2016年他们也曾经支持过,2016年中俄支持在新西兰周边的罗斯海设立了120平方公里全球面积最大保护区,中俄曾经支持美国,新西兰及其盟国提出的计划。但是,今天他们希望在看到成效之后再做决定,所以他们必须要等几年静观其成再做决定 这是第一,当然在等待阶段中俄不会批准设立新的保护区。第二个因素更加复杂,涉及到安全问题。中俄认为这些海洋保护区不应该方便周边国家,也就是所谓的领土主权声索国对南极领土的主权宣誓提供方便,而对南极的主权诉求事实上早已被1959年签署的《南极条约》所冻结。在中俄看来,澳大利亚声称对南极40%的领土拥有主权,今天澳大利亚并未证明有能力占领所有他们所声索的领土,但是澳大利亚试图将其诉求领土沿岸200公里海域列入其经济专属区。问题的关键在于事实上澳大利亚政府在15年前就立法,规定在该海域行使的船只实际上就是进入了澳大利亚的领海,中俄对此表示担忧,当然这种担忧可能有些夸张,因为事实上他们受到的威胁十分微弱,但是由于法国以及欧盟和澳大利亚共同提出这一自然保护区位于澳大利亚海岸东部澳大利亚声称拥有部分主权的海域,中俄因此认为应该避免澳大利亚因此而进一步申诉其主权。因为澳大利亚,甚至法国,在1950和60年代也曾经借环境标准来帮助实现其主权诉求。
    
    法广: 为了便于理解,中俄两国的担心是否同目前西方国家对南中国海自由航行权的担忧有些类似?
    
    米迦·墨雷先生(Mikaa Mered):可以,这样比较有些勉强,但也可以这么说。西方担心中国利用在南中国海西沙与南沙群岛来扩大对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范围。而南极的情况则是完全相反。所不同的是中国政府在南中国海利用军事措施来争取主权,而在南极无论是澳大利亚还是法国或者是别的国家均未使用军舰或者别的军备来争夺潜在的主权。
    
    米迦·墨雷先生还在他的书中讲述了中国在南极设立自然保护区的计划如何受到各方反对,中国在2013年与2016年期间多次提出要求围绕南极海拔最高点4093米高的南极冰盖冰穹A设立自然保护区,但是,有关设立自然保护区的《马德里条约》附件第五章的第4条明确规定设立保护区是为了避免各方的活动互相混杂造成环境影响,而冰穹A目前并不存在上述问题。不过,中方提出的理由是美国过去也提出过类似的要求。有专家认为各国反对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来自美国的阻挠,也有专家认为这是由于北京在南极的活动越来越引发担忧。
    
    米迦·墨雷先生在有关中国的章节中写道:在南极地区的新主导国中,中国所扮演的角色难以定位:中国在引发担忧,紧张的同时,也激发热情,幻想以及过度的信任。二十年来中国已经在南极地区成为仅次于美国与俄罗斯之后的第三大国。书中特别强调指出,中国今天越来越引发各国高层的担忧。未来中国用于南极地区的卫星的发射将进一步巩固中国在该地区的地位,届时,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与欧盟必须做出以下的选择:接受,反对或者试图加于抵制。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