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5日宣布修宪的普京 路透社Maxim Shemetov TPX供图

大权在握超四分之一个世纪,如何准备退休?最好的办法是离开权利舞台的同时,留在上面。在这方面,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给普京指出一条明路。

自从普京宣布政治改革,修改宪法增强议会与国务院权力,任命高级税务技术官僚米舒斯京接替辞职的总理梅德韦杰夫之后,俄罗斯政坛震荡引发俄罗斯和国际诸多猜想。尤其是俄罗斯宪法约束之下,普京是否会另辟蹊径,寻求在2024年结束普京时代之后,过渡到新的普京时代,这种猜测虽然和普京寻求接班人的思路并不冲突,但依旧是解读的主流看法。在造访其出生城市圣彼得堡之际,普京被直接问及,是否寻求修改宪法,取消总统任期限制。面对这一问题,普京的回答似乎是拒绝了终身制的可能性。

普京表示,“在我看来,回到上世纪80年代,那种苏联领导人一直在位,直到逝世的做法如果重现天日,将会令人担忧,而且当他们去世,并没有保证接班人精准进行权力交接的必要条件...因此虽然对提议修改宪法,让终身制得以实现的人表示感谢,但我认为,最好还是不要回到八十年代中期那种情况”。

回顾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切尔年科等苏联领导人,皆是死在任上。苏联的最后一代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1985年3月接替切尔年科,通过改革与重组,以自由化,翻开了新的一页历史。如今普京已经67岁,掌控国家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很多俄罗斯年轻人从出生到如今,从未经历过普京之外的领导人,而普京也从来没有开口提过任何接班人。2024年任满之时,他将会有72岁高龄。普京表示理解民众对于权力延续的担忧。他表示,“很多人都非常担心俄罗斯国家与社会的内部外部稳定,这一点我非常理解”。在其年度致辞当中,普京宣布“看到了清晰的,要求社会变革的信号”。

这场从高层顶端发起的,自上而下的改革,也可看作是一场宪法政变。首先总统权力大大削弱,任命总理等权力移交给国家下院杜马,同时国务院晋升得到宪法地位,其权力范围目前仍旧模糊,但来自俄罗斯政坛与外界分析人士的猜测均认为,“几乎可以肯定,普京将会成为“强化版本国务院的主席”。莫斯科回声报引述一名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的评价称,“普京正在把自己变成国家之父,或者最高领导人,或者说,一个半神”。

其次普京如何解决2024危机?考虑和白俄罗斯合并成为新的国家,通过新选举,当选这个新国家的新总统?虽然双方合并的一些条款已经得到签署,但由于俄方希望把白俄并入俄罗斯框架下,白俄在过去一年出现了较明显的抗拒,尤其是普京提议的设立单一货币和超国家性机构,令白俄感到主权受到压力。但白俄四成出口目的地是俄罗斯,九成电力来自俄方以低于市价提供的天然气,从俄方提供的零关税原油制造的石油产品是白俄最大的出口产品类型...白俄的牌很不好打。无论如何,两家合并之路经过多年的讨论和对于关键问题的矛盾看法,已经不太可能在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任期间得以实现。

实际上哈萨克斯坦模式才是普京的选择:长期掌管哈萨克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在长达29年的总统生涯之后,去年3月终于卸任,由托卡耶夫继任,而纳扎尔巴耶夫通过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和执政党领袖的身份,延续他对国家的掌控。哈萨克斯坦的模式已经为普京指明了保全个人影响力的清晰道路。

另外一个关键问题:俄罗斯作为欧安组织成员国,俄罗斯受到国际法律的约束,俄罗斯宪法规定,首先考虑国际法,国际法的优势大于国内法,这包括兹有公民社会法制内容,人权,自由选举,媒体自由集会以及协会自由等等。而普京的政治改革当中,提出废除国际法律在俄罗斯宪法当中的优先权。而上述这些变化以令人惊讶的速度推进:宪法修改条款将在今年5月生效,而且今年议会选举可能会提前举行,为了确保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虽不断下降,却依旧主导的地位,已经有反对声音谴责克里姆林宫安排制造虚假政治党派,冲淡在野党的得票率。

(法广RFI呢喃)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