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2019年6月12日。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如果你年约二十来岁,身上藏有口罩甚至药疗用品,你已经是香港警察眼中的“重犯”。这就是香港政府总部和立法会所在的港岛金钟一带的“风声鹤唳”情况。立法会12日早上恢复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但从11日晚上大约8时开始,大批警方已在金钟地铁站以及政总和立法会附近一带,展开见人就查,见人就搜的行动,金钟地铁站甚至出现大概只有极权国家才出现的景象,有接近10名年轻人“排队列阵”等候警察搜查,他们的“可疑”之处在于他们年轻,在于他们出没的地点过于接近立法会。

11日晚上8时后不久,大批警员在金钟地铁站内,检查前往立法会毗邻添马公园的市民身分证和随身物品,港铁站外的海富中心大堂和邻近餐厅同样有大批警员巡查。

 

由于警察的盘查行动被指已迹近无理取闹地步,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区诺轩、谭文豪和林卓廷等随后亦抵达金钟站了解情况。此外,民主派的议员朱凯廸和邝俊宇亦现身金钟港铁站,称要监察警方搜查工作。警方一度与二人交涉,称他们的行动合情、合理、合法,惟朱、邝二人不同意,认为他们违反基本人权。

 

由于金钟站内多名市民无端被查感到气愤,在民主派议员批评警方大肆搜查市民是滥权后,他们亦同时起哄,警员一度暂停搜查工作离开车站。民主派议员与警方交涉后同意结束在站内搜查,警方亦呼吁围观的市民散去,群众这时要求警员“收队”和“道歉”,亦有警员感到委屈而一度情绪激动。

 

之后又有警员进入添马公园,盘查在场的青年,民主党的议员邝俊宇到场监察警员搜查工作。他质疑警员在没有合理怀疑下要求搜身,违反警队条例。期间大批市民围观,不少人举起手机拍摄邝俊宇与警员交涉过程。

 

此外,大批警员从傍晚开始,在立法会大楼和政总附近的添美道截查他们认为是可疑的车辆,一些标明是电视台新闻专用的车辆,也需要停车接受警方搜查,被指制造交通阻塞。

 

至于焦点核心的立法会大楼,审议前夕如临大敌,政府在金钟布下防线,将俗称公民广场的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关闭,立法会秘书处公布封锁立法会措施,包括封锁示威区、要求警方协防,多个会议室扣上锁链及金属支架,一片肃杀气氛,仿似2014年的雨伞革命卷土重来。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