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刁亦男与演员廖凡和台湾女演员桂綸鎂,2019年5月18号。
法新社

 

(法广RFI 杨眉)多位来自国内的中国观众昨天在看完电影之后兴奋地向本台表示特别刁亦男的影片,一位来自上海的女士表示特地代表中国大陆的胡歌粉丝来看电影,因为这是胡歌首次出演电影而且首次出现在戛纳,对他的粉丝来说是一件大事。

虽然,她本人并不是胡歌的粉丝,但是,作为上海人也对胡歌比较关注,她本人认为胡歌在这部影片中的表演十分出色。此外,她也认为这部新片延续了刁亦男导演的手法,同时同<白日焰火>相对比有何很大的不同,<南方车站的聚会>更加情节紧张惊险,总是让观众提心吊胆,一直到最后一刻。所以可能比前一部影片更加吸引观众。

 

不过,中国国内中央电视台六台导演频道的记者在周日的记者会上提问道,有许多中国观众认为导演拍摄的武汉城市面貌十分破旧,并不是今天的武汉,所以,并不是一个真实的武汉,为何故意如此扭曲武汉,为何影片中的中国社会如此黑暗?

 

对此,刁导演的回答是故事发生的地点是武汉,但是,这并不是一部写实片,导演的目的并不是要拍摄一个真实的武汉。

丑化中国,丑化中国社会,确实也是多位在戛纳电影节的中国观众的感觉。有一位来自北京的观众私下向法广表示他本人并不喜欢刁亦男的电影,作为电影爱好者,他认为刁亦男的作品给人感觉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处处能够看到奥森威尔斯,希奇夸克以及弗里兹朗,还有王家卫等导演的影子,尽管他的影片中新增加了一些当今中国的特色。此外,刁导演看来是瞄准了影片的市场效益,不仅选择拍摄卖座的警匪片,而且还挑国内选粉丝最多的演员例如胡歌,认为导演似乎放弃了独立导演的艺术追求。

 

另外,这位观众还表示对影片丑化中国,在政治上含沙射影特别反感。他说,拍电影就应该是拍电影,为何一定要批评中国?为何要同政治扯在一起?

有意思的是,远离政治,不要以意识形态或者政治来赢得西方的欣赏这也是刁亦男导演自己的立场。他去年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表示期待能够成为中国的肖斯塔科维奇,要当一位真正的“越狱者”。肖斯塔科维奇是俄罗斯斯大林时代的著名作曲家,一身生活在共产政权的统治下,他并没有同其他著名的音乐家,例如普罗科菲耶夫或者著名大提琴家罗斯特罗波维奇那样流亡西方,而是坚持留在斯大林政权统治之下。

 

本台在戛纳电影节开幕前夕曾经与研究中国电影的法国学者Anne Kerlan讨论过专制政治体制对艺术家的影响议题,Kerlan女士在访谈中认为中国的历史决定了中国的导演及别的艺术家对政权的依赖性,而在别的国家,例如俄罗斯导演或者别的艺术家多少还有一些自由的空间,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即使在红色政权下依然会出现爱森斯坦以及肖斯塔科维奇这样的卓越的艺术家。

另外,肖斯塔科维奇还有一个别人没有的王牌,那就是斯大林尽管是一个血腥的独裁者,但却是一个真真实实的音乐迷,他最欣赏的女钢琴家玛丽亚 尤蒂娜几乎是当时唯一一位敢于批评斯大林的人,而肖斯塔科维奇正好是玛丽亚的同学。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