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版法国《世界报》头版头条聚焦将在今年3月进行的法国市镇首长选举。此外,在关注伊朗政权处理与美国的紧张关系的强硬路线、德国主持的利比亚危机国际会议、美国共和党全力阻止对特朗普的总统弹劾程序等话题外,该报以大版篇幅回顾澳大利亚严重野火灾情以及由此带来的启示,也在地缘政治版页特别报道南美国家智利3个月来的民间抗议运动。该报有两篇关于中国的文章,分别介绍中国正式开放二孩政策后的人口出生情况,和政府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的政策。该报也报道了德国一名前欧盟外交官涉嫌为北京收集情报的消息。
广告

中国人口出生率持续下降

中国国家统计局1月17日公布2019年人口数据。这是自1949年以来最低的人口出生率。《世界报》驻京记者Frédéric Lemaître的报道指出,中国在2015年就结束了自1979年以来执行的独生子女政策,但这无济于事,人口出生率持续下降。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465万,这是自194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1961年除外。文章解释道,因为养育孩子成本太高,需要有更宽敞的住房,也要有努力从小就为孩子支付课外辅导,以便孩子将来有机会入读好大学。但根据官方数字,尽管出生率下降,中国人口还在上升,甚至超过了14亿大关。从政治角度来说,这一点很重要。文章引述中国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1月18日的文章指出,中国人口突破14亿,那些关于印度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传言可以休矣。

文章就此写道:只要中国人口多于其主要竞争者就一切都好吗?在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任教的易富贤多年来一直质疑中国官方的人口统计数字。易富贤是《大国空巢》一书的作者。他向《世界报》表示,中国人口不是在增长,而是在下降。2019年的中国人口只有12亿7900万,而不是官方统计的14亿。他认为,这项官方统计数字不可信。无论是医院,还是个人,为了多拿钱,都会虚报数字。《世界报》文章指出,的确,经常有关于官员出售空白出生证的报道。在网络上,一张出生证的价钱在三万到四万人民币之间。易富贤认为比较可信的数据,是人口普查数据。中国统计局宣布2000年出生人口为1770万,但2010年的人口普查显示,10岁人口数字为1440万。易富贤对比中国大陆、台湾与韩国的生活水平、离婚率以及限制人口政策后认为,中国2019年的生育率大概只有1.0%,出生人口可能低于1000万,是自179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易富贤的理论也受到质疑。《世界报》这篇文章引述另一位中国人口问题专家梁中堂指出,1990年中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新生人口为2300万,但2000年人口统计显示的年龄在10岁的人口为2600万。梁中堂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解释说,由于独生子女政策,很多家庭都隐瞒有女孩出生。梁中堂估计,中国有300万没有申报出生的人口。而易富贤则认为,这些没有申报出生的人口数字很少。《世界报》文章写道,没有人知道中国人口到底是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与人口老龄化相关的社会保险问题是中国未来几十年需要面对的重要挑战。

中国政府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

《世界报》特派记者走访河南,了解中国政府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的政策。报道指出,城市化建设是中国发展的主轴,同时,政府也鼓励内地农民工返乡创业。2019年中国有两亿8千8百万农民工。由于经济增长放缓,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就业机会减少。大批流动人口没有就业令当局赶到不安。因此鼓励农民工返回原籍,利用多年在城市打工的经验,推动乡村经济发展。根据中国农业部2019年11月19日公布的数据,850万农民工返乡创业,创造了3100万就业岗位。这项政策的目的是脱贫。大部分贫困人口都生活在乡村,人均收入只是城市人均收入的三分之一。河南是中国的人口大省,很多人去沿海大城市务工。该报记者走访了一位音译名为楚伟翔的男子。他目前在当地开设了一个养鸽场,雇佣着22名员工,其中12人被视为贫困户。养殖场因为其社会服务性质而得到当地政府的补助。但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一名专门研究河南乡镇企业的学者指出,小企业创业者已经越来越难取得成功。政府的脱贫补贴经常用来吸引已经在别处落脚的大企业来这里投资,而不是发给返乡创业的农民工。而且,也不是所有农民工都愿意返乡创业。

一名德国前欧盟外交官涉嫌向中国输送情报

德国联邦法院近日证实了德国《明镜周刊》此前报道的消息,确实有一名德国前欧盟外交官涉嫌向中国输送情报,并展开调查。《世界报》报道了相关消息,并指出,布鲁塞尔不断传出各种可能的间谍事件。2019年,欧盟成员国代表被告知要提高警惕,因为在作为欧盟和北约组织总部的布鲁塞尔,可能有至少250名中国间谍、200名俄罗斯间谍在活动。2019年11月,一名中国教师在比利时被拒绝入境,此人是与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挂钩的孔子学院的院长。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一个月后宣布与这家孔子学院脱离关系。

此时也正值德国国内围绕是否应当在5G网络问题上与华为集团合作激烈争辩。即使在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内部,意见也不统一。有些议员认为应当拒绝让华为集团参加德国5G网络招标活动。德国前国内情报部门负责人2019年8月侧被告表示,与西门子或摩托罗拉等企业不同,华为集团不仅做生意,而且也是中国政府的一部份,而中国政府利用像华为这样的企业,推行外交政策。尽管目前这起间谍案调查与华为集团的讨论没有直接关系,但只会给那些抵制华为在德国的雄心的人更多政治筹码。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