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宪以后的再思考

時事
作者:刘欠琳
2018-03-13

修宪以后的再思考

刘欠琳

  近日,在人大、政协两会上,宪法修改得以正式通过,习近平连任甚至终身制已成定局。官媒各种马屁文章铺天盖地,欢呼当今圣上英明。当然,尽管大家都明白中共的宪法是遮羞布,是装门面用的,但表面文章还是不能放松,仍然要强调宪法的重要作用。新华网在3月13日就发表文章,说明在习近平心中,“宪法究竟有多重要”。

  文章说,习近平“高度重视发挥宪法在治国理政中的重要作用,在多个场合作出一系列论述,阐明宪法的精髓要义”。什么要义呢?即“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首要任务和基础性工作”, “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 “要在全社会牢固树立宪法法律权威,弘扬宪法精神,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上面这些官话,任何一个文盲都会讲,任何一个共产党的干部在开会的时候都会讲得天花乱坠,因为在他们的嘴里,这些都等于屁话,他们自己都不会相信。而在任期限制被取消后再次重申这些,恰恰暴露了这个政权的无耻是没有底线的。这篇马屁文章说,五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激励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增强宪法意识,推动全面贯彻实施宪法”。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象中国这样,每年用于维稳的费用超过了军费。大量冤民上访被抓,维权律师被抓,追求信仰自由者被抓,用土匪手段强拆民宅,没人性地驱赶城市外来人口,而又厚颜无耻地自称“高度重视发挥宪法”,这种睁着眼说瞎话、自打嘴巴的举动,是共产党的拿手好戏。

  当然,在独裁者的淫威下,官媒更肉麻的文章都会写出来。在3月12日人民日报就刊发张璁的文章说,宪法修正案表决通过,是“确立了新的奋斗目标”,“把党的主张和人民意愿转化为国家意志”。言外之意是,中国人新的奋斗目标,是让习大大做皇帝,这是“人民意愿”。文章称“宪法的根基在于人民发自内心的拥护,宪法的伟力在于人民出自真诚的信仰”。这是在告诉大家,习大大做了皇帝,你们老百姓要“发自内心的拥护”,做皇帝是有“宪法”保障的。其实,仔细想想,中共这做法的确是倒退,因为过去的皇权更替,皇室内哥几个商量一下就定了,不会牵涉太多人精力。而习大大做皇帝,召集了两三千人到北京开会,要大家表决,谎称“民意”。即浪费钱财,也耽误大家时间。

  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说,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习近平这些话,等于自揭疮疤,把中共的黑幕都赤裸裸地暴露出来了。在中共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都清楚,领导更替是怎么更替的,权力是否有制约和监督。从中央到地方,甚至到乡政府村长这一层次,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正如北朝鲜的领导人告诉他的百姓“北朝鲜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一样,中国的领导人也时时公开宣称中国是最民主的国家。在2017年10月十九大召开前夕,官方新华社就发布英文稿,称中国的民主好过西方的民主,呼吁西方国家需要深切反省其老化的民主制度。为什么西方民主制度不好?因为西方式民主有“无尽的政治斗争、纷争及朝令夕改的政策”。文章说西方民主若不想彻底崩溃,就必须注入新生命、推倒重来。怎么重来呢?很好办,和我们中国学,来个终身制就行了。我们已经为全世界树立了民主的最好榜样。

  习大大做副主席时,很多人在幻想他的“中国梦”,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现在习近平用事实告诉大家,实在对不起,他的“中国梦”,其实就是“皇帝梦”。而对于那些期待者来说,“宪政”是“白日梦”。那些做梦者可以醒醒了,再不醒就会尿炕,不要再指望独裁者“良心发现”。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独裁者会甘愿放下手中的权力。西方的民主进程伴随着鲜血,东方也会一样。追求自由、民主的国家制度,是需要勇气和代价的。

  那些地下教会的会友们,也不要做梦了。修宪的成功,不会给中国的地下教会任何机会,更不会给这些教会贴上“合法”的标签。相反,家庭教会的处境会更艰难。如果习大大下台了,大家还可以指望继任者有不同执政观,现在这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中共对地下教会的打击会更猛烈,手法也会更残忍。因为他们自称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民主”,体现了“人民意志”。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