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最底層的一星炭火

生活
作者:風で雨
2018-01-12

天色陰沉下來,這一個月難得有幾天是好天氣。連日來的陰冷天氣使母親越發多愁善感起來。站在我家窗臺,透過玻璃能看見遠處延綿起伏的山巒。山的輪廓時隱時現,山色是空透的灰,樸素的灰,灰得如婦人身上的舊衣裳。任何顏色的灰,不饒人心,不耀人眼。這平平常常的灰,沒有溫度,沒有亮度。除了本身,沒有任何簪朱簪翠點亮色彩。當然也無需點亮,灰色本來就是生命的底色,活著的底色。

母親晚年常常向我們講述她童年差點死去的悲慘經歷。母親三歲時,家境殷豐,高牆大院,亭臺樓閣。不幸的是,父母雙雙患病,不久便雙雙離去。母親清晨醒來,看著睡著的父母,怎麼也搖不醒,怎麼哭喊也叫不起,她害怕而無助。她乖乖地躺在父母的臂彎裏,抱著他們漸漸冰冷的身體。幾天以後,同族的一位嬸嬸發現了奄奄一息的母親,把她抱回家當養女。

嬸嬸家裏孩子多,在那個特殊年代,缺衣少食是在所難免的,母親小小年紀,便要負擔起一家人的生活起居,要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還要去地裏幹活。因為知道自己是寄人籬下,母親一直謹言慎微,卑微得如一棵毫不起眼的小草。所幸養母並沒有怠慢她,拿她當自己的子女一般看待,出嫁時傾盡所有,給了母親風光的嫁妝和漂亮的嫁衣。

嫁給父親後,母親仍然任勞任怨,為了孩子們,她吃再多的苦也心甘情願。任勞任怨的母親有一天終於病倒了,並且留下難以治癒的傷痛:中風,偏癱。母親拖著一條病腿慢慢地走到窗前,望著遠處的山,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唉!又是陰天。太陽難得一見。

她回到沙發上,蜷縮在沙發裏,灰白的頭髮映照著她蒼老的容顏,如此慈祥,美麗。母親說累了,歪著頭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暮雲層層疊壓,灰色包裹著雲層積雪的初冬。這實在是一種溫存的包裹,重重灰色把一種心情包裹嚴實了,如弦斷,如冰封,如密密織就的繭殼。

這不動聲色的灰色,恰恰是人間最底層的一星炭火,好似灰暗的屋子裏點起燈盞來,那一團灰裏深深包裹著一星炭火,好像世間的一點溫念餘想。只要心中有了念想,就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氣。

母親是該安靜地好好睡一覺了。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