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希金之死——决斗后面的谋杀

人文
作者:尼罗河
2014-02-22

19世纪初的俄国,仍是专制极权的封建帝国,保留着野蛮腐朽的农奴制度。沙皇政府对内横征暴敛,对外卷入争霸欧洲,充当欧洲宪兵的漩涡中,俄国人民的生活异常艰难。普希金在少年时代就受到法国启蒙思想的熏陶。中学毕业后他深深地被民主自由所感染,同情底层人民的苦难,与反沙皇的十二月党人过从甚密。他的许多反对农奴制、讴歌自由的诗歌在俄罗斯的土地上不胫而走,以手抄本的方式在民间和近卫军中流传。当人们读到他的这首《自由颂》,反叛的激情如干柴被瞬间点燃。

午夜天空的星星
在幽暗的涅瓦河上闪耀。
沉默的人民
在梦幻中静静地睡着。
沉思的歌者却在凝视
一个暴君荒芜的遗迹。

战栗吧!专制的暴君。
觉醒吧!匍匐的奴隶。

到处是皮鞭,到处是铁蹄。
到处是奴隶们泪水的汪洋。
到处是不义和贪婪的权力。

帝王们,
无论是刑罚还是褒奖,
不管他囚牢还是权杖,
都不能作你们真正的屏障。
是法理,不是上天
给了你们冠冕和皇位。
人民的自由和安宁
才是皇座的永远的守卫。
但公义却被你们侮辱,
法理被你们玩弄于股掌内!

我憎恨你和你的皇座,
专制的暴君和魔王!
你是自然的耻辱,人间的瘟疫。
我残忍而又欣喜地看见
你的覆灭和你子孙的死亡。

相信吧,
迷人的幸福之星定将升起。
俄罗斯将从梦中惊醒,
在专制制度的废墟上
必将写上我们的名字!

1824年12月14日。12月党人率领三千起义军攻打克里姆林宫遭到沙皇军队的大炮镇压,首领被绞死,参与者被逮捕流放。而普希金仍然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他写下了《12月14日》,《致西伯利亚囚徒》,《致大海》。表达了他推翻沙皇统治,争取国家法制和人民自由的意志不可改变。这样一个人注定无法逃脱被灭口的下场。

普希金在决斗中死于沙皇卫队军官丹特士的枪下,但是真正的死因是死于沙皇与贵族们的谋杀。

谋杀诗人的行动是从他妻子开始的。普希金的妻子娜塔丽娅容貌出众。在六年的婚姻生活中他们生育了五个孩子。丹特士风流倜傥,1835年秋与普希金夫妇偶遇。从此开始利用一切机会疯狂向普希金的妻子求爱。彼得堡的贵族们明知此事故意煽风点火,尽量利用家庭舞会为丹特士接近普希金的妻子娜塔丽娅。丹特士迎娶了普希金的妻子娜塔丽娅的姐姐,因此他得以经常出入普希金家。

一时间,娜塔丽娅与丹特士之间的流言在当时俄国上层社会流行开来。1836年11月4日,普希金和他的朋友们收到一封匿名信,内容是 “戴绿帽子荣誉勋章证书”,其中写道:戴绿帽子协会成员在会长纳雷什金主持下,一致推举亚历山大•普希金为副会长和勋章历史编纂家。

丹特士并非孤军作战。随着匿名信的出现,幕后推手站到了前沿。这个人就是丹特士的义父荷兰驻彼得堡公使盖克恩。他怂恿丹特士向普希金的妻子求爱,又撮合了丹特士与娜塔丽娅姐姐的婚事,并亲笔书写了给普希金的侮辱信。

普希金在盛怒之下给盖克恩写了一封措词尖刻的信。他写道:“我必须承认,男爵,您本人扮演了很不体面的角色。您身为某国君王的代表,却在为儿子干着拉皮条的勾当。您的所作所为,活像一个恬不知耻的老太婆,到处窥伺机会,向我妻子诉说您那私生子的所谓爱情;当他因患性病而出不得家门时,您却谎称他是由于相思情深而病得奄奄一息……男爵,从今以后我将禁止我的家人同你们有任何交往。我决不允许您的儿子在干出这种卑鄙勾当之后再跟我的妻子谈话。因此,如果您想避免新的纠葛,我要求您结束这一切阴谋,否则,我决不罢休。”

普希金已经察觉到这一切是个阴谋,但是他没有力量阻挡黑暗向他逼近。盖克恩终于启动了枪杀普希金的行动。1837年1月26日晚,丹特士的助手给普希金送来了决斗书。它是由盖克恩签署的。决斗书的下边有丹特士的附笔:“已阅,本人同意。”。

1837年1月27日下午4时。彼得堡近郊的一处白桦树林,两位决斗对手普希金和丹特士走下雪橇,面对面地站在那里,决斗者之间距离仅为10步。决斗条件规定:在第一次对击没有造成伤亡的情况下,决斗双方可以重新开火。从条件的苛刻性不难看出,这是一定要死人的决斗。一方是职业军人,另一方是职业文人。决斗的后果不难想象。普希金应该意识到死亡的逼近。他接受了挑战,没有选择在谋杀者的淫威下忍辱偷生。

发出开枪信号。丹特士举起手枪,抢在普希金之前先开了火。普希金应声倒下,丹特士向对手奔了过去。受伤的普希金忍着疼痛挣扎着站起来,表情严肃地说:“且慢!我还能开枪,我有这个权利。”丹特士又回到他原来的位置上。诗人吃力地用左手撑住身体瞄准。突然,他发现枪里灌进了雪。于是要求另换一支。诗人忍着剧痛,用新换的手枪开了火。丹特士中弹倒下但只受了一点轻伤。这时,普希金已失去知觉。人们把身受致命伤的诗人抬进马车,送回家中。1月29日下午2时45分,普希金与世长辞。

历史不会忘记独裁者的罪恶。刽子手在沙皇的支持下闯进普希金的七口之家,披着肩绶和勋章,被酒和恶意灌得醉醺醺,满脸是骄横,心里是恐惧。先强奸了他美丽的妻子,然后以职业的迅猛与精准把他一枪打死。俄国的另一位诗人莱蒙托夫愤怒了。他为普希金写下了著名的诗篇《诗人之死》:

你们,以下流卑贱著称的
先人孳生下的傲慢无耻的儿孙。
你们,蜂拥在宝座前的贪婪的一群,
你们这些扼杀自由、天才、光荣的屠夫!
你们躲在法律荫庇下,
公认和正义对你们一向是噤口无声!

但是还有神的裁判,荒淫的嬖人!
严历的裁判等你们;
而你们即使用你们那所有的污血
也洗不净诗人正义血痕!

正如诗人用他的诗歌作出的预言,普希金被杀整整80年后的1917年3月,也正是在普希金被杀的圣彼得堡,尼古拉一世的继承人,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人民革命的浪潮中被迫退位。同年10月被夺取政权的红色苏维埃逮捕。一年后,尼古拉二世全家包括他的妻子和一个儿子四个女儿被集体处决。

但是普希金是永恒的。他被誉为“俄国文学之父”、“俄国诗歌的太阳”、现代标准俄语的创始人:

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
在人們走向那儿的路径上, 青草不再生长
它抬起那颗不肯屈服的头颅
高耸在亚历山大的纪念石柱之上


伟大的普希金与俄罗斯永在!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