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贵的四出滑稽荒诞戏

時事
作者:金永在
2019-03-15

年后的这些日子里,文贵的每次直播,真是满屏大写的尴尬。其心中的那份迷茫与胆怯,恐怕只有他自己懂,佯装淡定与冷漠,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惶恐不安。纠缠不清的“双郭案”、十亿欧元的假汇票、涉嫌多重抵押等等滑稽丑剧,加速了文贵人设崩塌的进程,让其伪装面目暴露无遗,文贵不愿落幕的谎言闹剧终将散场。


文贵的四出滑稽荒诞戏

年后的这些日子里,文贵的每次直播,真是满屏大写的尴尬。其心中的那份迷茫与胆怯,恐怕只有他自己懂,佯装淡定与冷漠,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惶恐不安。纠缠不清的“双郭案”、十亿欧元的假汇票、涉嫌多重抵押等等滑稽丑剧,加速了文贵人设崩塌的进程,让其伪装面目暴露无遗,文贵不愿落幕的谎言闹剧终将散场。

撒诈并弄虚“质询门”庭剧扒皮脱骨显原形。

在接受宝胜律师质询后,文贵为了挑起蚂蚁帮那股昧着良知挺郭的骚动,大谈大夸自己扮相风流倜傥,英气洒脱,嗓音铿锵有力,清脆明亮,却避而不谈自己来历不明的资金、房产、游艇等问题,不谈自己曾信誓旦旦不接受捐款,也不谈自己曾“气宇轩昂”放言出资的“一亿美金”,更不惧自己的人设崩塌,直言不讳地回答律师:我没钱,我靠借钱度日。只可惜,真相豁然自明,剥离道貌岸然的伪装后,文贵只剩一副瘫在地上的臭皮囊。好一出大戏,真可谓:潇洒“战神”跌落云端显原形,落幕直播人设崩塌劫难逃。

梨儿腹内酸“支票门”丑剧一地鸡毛遍地谎

郭文贵成立了为其敛财服务的“法治基金”后,骗捐、诈捐、骂捐风波尚未平,造假做局事又起。为了证明自己的伟大事业蒸蒸日上,惯于造假的他又“一不小心”晒了个10亿欧元的支票,期望得来小蚂蚁的跟风追捧,可惜转瞬就被网友识破,扒出支票没有银行入账图章、收款日期不对、收款人是泰国一建筑公司等漏洞。文贵举着“民主法治”大旗招摇撞骗的行为败露得如此迅速,这让文贵始料未及,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尴尬啊,尴尬!好在文贵已是骗子成精,脑筋急转弯之下迅速辩解那假支票是其故意放出来钓鱼的,要钓出那些藏在水下的盗国贼。这画面:镜头里,鱼未见,文贵的尬笑却满屏,一地的苦涩与酸楚,文贵揣内心。

莲子心中苦,“假富门”骗剧玩火自焚愁断肠

文贵身无分文靠借债度日,硬将自己包装成跻身上流社会的潇洒富豪,可接下来,先是飞机逃不过被拍卖的命运,接着十八层公寓又危在旦夕。由挺变砸的东京相林更是在推特上直指“战神连十八楼都不敢下”,修炼成精的文贵,耍自诉暂缓飞机被拍卖,作伪证阻止公寓被收回。这不仅是在欺骗、蛊惑别人,亦是在自欺欺人,不但欺骗人外相,而且欺骗人灵魂,真可谓是“双料骗子”。不过躲过一时,躲不过一世,郭骗子玩火自焚尚不自知,从潇洒“战神”到穷光蛋,想起来,也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谶纬做教主,“封神门”闹剧走火入魔鬼成魅。

文贵多次自称是“上天使者”,受万佛万神庇佑,从道士秘语,到先机锦囊,宗教已然成了文贵继续蛊惑人心、招摇撞骗的面具。在“太古真人”、Sara、路德的吹捧下,郭教主俨然迈步登基。然而,摘下文贵教主的面具,露出的却是一副恶魔本相。文贵心怀“贪,嗔,痴”三毒,生活奢靡无度,强奸性侵下属,设局诈骗,骗得银行贷款,诋毁诬陷他人,坑友下狱,不择手段。郭教主啊,加冕容易、脱咎难,面具可以助文贵躲避一时,却最终无法逃避法律的惩戒。“老道士”的“人心向郭”,犹如网民手中的照妖镜,现在走投无路的郭文贵,是慌了心神,乱了阵脚,滑稽戏的结局是:骗子骗傻子,傻子当了真,骗子也认了真。

2019年,猪年猴急的郭文贵,厄运连连的四出谎言戏,一出连着一出演。烂剧本、烂演员、无票房,文贵必是伤心伤心复伤心,一万次祈祷也救不了谎言遍地的文贵。古语云:“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终成空。”文贵且听好:人善天不欺,人恶天不佑,从古到今,且看苍天饶过谁。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