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邪教教主之路上的流亡负翁

時事
作者:金永在
2019-03-15

纵观中外臭名远扬的邪教教主,无非具备三个最基本的特征:洗脑、煽动、敛财。而流亡在外的红色通缉犯郭文贵,其从15岁依靠诈骗起家,到短期内积累起巨额财富的发家史,充分显示了他的不择手段。尤其从文贵流亡海外后的猖狂一时,到四面楚歌财尽人散,其依靠洗脑、煽动、敛财达到其不可告人目的的用心,越发赤裸裸的展示在公众面前。今天的郭文贵,除了一穷二白更是官司缠身,甚至面临被赶出公寓、居无定所的窘境。回顾其经营手段的邪教化历程,我们不难推测,走投无路的郭文贵,极有可能会撕下最后一块遮羞布,变身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教主。

靠洗脑大众实现精神控制

邪教教主赖以控制信徒的基本手段之一就是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大搞教主崇拜,而这也恰恰是郭文贵控制小蚂蚁的基本手段之一。从所谓的“爆料革命”开始,郭文贵就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全能的、正义的、献身的领袖,而到了“法治基金”,郭文贵更是把自己包装成了民主“斗士”“救世主”,离开了郭文贵俨然世界都会崩溃一般。同时,郭文贵用他如簧的巧舌对跟随他的小蚂蚁进行洗脑,使小蚂蚁从精神层面心甘情愿的被他控制。这也是目前郭文贵虽然一再被扒皮欺诈却倒而未倒的原因之一。特别是在近期的直播中,郭文贵为了维护“教主”形象,更是大谈鬼神,把自己称为“上天使者”,以加强对信徒的洗脑,维护自己的“教主”神位。不过,随着郭文贵的谎言一再的被拆穿,随着原来一众蚂蚁骨干政事小哥、Momo、蓝色文明、Jack Wang等人的出走,随着郭文贵在小蚂蚁面前人设的崩塌,郭文贵的精神控制效力已大不如前。

靠煽动无知从而大搞破坏

邪教教主为国民社会所不容的特征之一就是编造阴谋论、末日论煽动无知者搞破坏,而这也同样是郭文贵煽动小蚂蚁的基本手段之一。郭文贵逃亡海外之后,原本身为经济逃犯的他日日夜夜都存活于被遣返的恐惧之中,于是,为了苟且偷生,“爆料革命”应运而生,成为其将自己包装为政治犯寻求政治庇护的重要筹码。细数郭文贵的种种爆料,矛头直指中国政圈,激发无知人员及极端分子对中国的不满情绪,也博取了部分民运人士的大肆追捧,这种众人簇拥的感觉正是郭文贵想要的。同样,现在的“法治基金”则是郭文贵抛出的另一阴谋伎俩,在文贵之前的宣传中,竟煽动小蚂蚁们去窃取中国政府的秘密文件来法治基金换取钱财奖励,如此教唆他人犯罪的行径简直恶毒至极。好在谣言堆积的“爆料革命”终究上不得台面,在如今在多方“砸郭”人的努力扒皮揭穿之下,文贵骗子的面目已昭然若揭,其信众数量已远不如初。

靠恐吓欺诈以求敛财牟利

邪教教主为世界各国所不齿的原因之一就是以救世之名大肆骗取钱财,而这正是郭文贵最近费尽心机宣传“法治基金”的目的所在。郭文贵本身就是以欺诈发家,曾以此敛得万贯家财,然而到了海外之后,为了支撑他的“爆料革命”可谓是“千金散尽不见复来之财。”从曾经亿万在手呼风唤雨到如今的负资产没有出路,郭文贵对金钱已望眼欲穿,于是“法治基金”诞生了。为了让小蚂蚁们给他奉献钱款,郭文贵不惜撒谎、造假,甚至上演“一亿美元”到“十亿欧元”的假募捐闹剧,使出浑身解数对其信徒们进行逼捐、骗捐、甚至骂捐。在文贵的“穷光蛋”真面目被揭穿、蚂蚁帮内部陷入信任危机后,仍是恬不知耻的到处蹭热点,借机强行宣传“法治基金”的种种好处,以求榨取小蚂蚁的剩余价值。骗局终究是骗局,文贵奢望从这些利欲熏心的蚂蚁身上榨取钱财无疑是痴人说梦,没了钱的郭文贵也就失去了价值,蚂蚁帮的分崩离析只是时间问题。

郭文贵的种种手段,与邪教教主相差无几,甚至无耻性、低劣性更强,到了毫无遮拦的地步。假以时日,一旦郭文贵被轰出公寓,其最后的盘旋之地也被收回,走投无路的郭文贵,极可能将彻底变身为“喜马拉雅”教邪教教主,通过变本加厉的迷惑、遥控所剩无几蚂蚁信徒们,来继续其无耻而可悲的逃亡人生,当然,其终究无法逃过被遣返的命运。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