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上行舟:赫尔佐格谈电影》

生活
作者:Jones
2018-12-06

自己研究自己,这是我的一大禁忌。非逼着我停下手头各种事,让我自己分析一番自己,结果你肯定会发现,我吊死在了附近一棵大树上。心理分析并不比古埃及中期那些法老让人做的开颅手术更科学。将人类心灵最深处的秘密暴露出来,等于是否认和摧毁了我们灵魂中最伟大的秘密。在人类最黑暗的灵魂中,如果将最后一个角落也全部照亮,这样的人类,周围人谁都受不了。这和你住的房间是一个道理,要是角角落落全都光线充足,反而不适合居住。在人类历史长河中,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就犯过类似的错误,逼着别人吐露出自己宗教信仰中最内在的本性,结果害人害己。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