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西山家何在,生路难觅使人愁

文娛
作者:归霖
2018-11-08

        自政泉一案600亿的罚单开出以后,在此前保持着一到两天一次数小时直播的郭文贵似乎消失在了镜头之前,除了澄清“美国特勤局”徽章为他人“赠送”以及此前沙特记者卡舒吉身亡之后上过一场路德访谈外,郭文贵除了公式化的“报平安视频”再也没有过长时间的直播。他到底是为何如此忙碌?让我们从他最近的点滴消息中探寻一二。

        一、死挂嘴边为哪般

        看看郭文贵最近的发言,久居澳门因抑郁症坠楼身亡的郑晓松和常年在国外因涉嫌违法接受调查的孟宏伟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成了“拜把兄弟”,沙特被杀的记者并轨王健坠亡事件,均强行被死于“中国策划”,就连“永生”这一大谜团也被郭文贵勘破,表示只要更换器官就可以而且在中国已经应用。总之,弯弯绕绕总是逃不脱生死二字。再想想这600亿的罚单之前,郭文贵最大的动作便是前去黑水公司雇佣更多的保镖,显而易见,现在的文贵,对自己的生命安全很是忧心。这份不安来自何方?看看他最近提到的那些人物之中有一组十分的“扎眼”,那便是被分尸的沙特记者卡舒吉,而郭文贵在18日的直播里也宣称险些被人分尸,可见这一事件对文贵的影响很大,可沙特与文贵到底如何才能关联?他们唯一的联系便是和沙特临近,相似文化和习俗的阿布扎比。要知道郭文贵此前通过阿中基金骗取的阿布扎比皇室15亿美金的抵押物便是其国内的资产,如今罚单已下,郭文贵国内的资产甚至不足以支付罚款可以说破产拍卖已是定局。面对如此情形,阿布扎比讨债团怎能不急眼?在郭文贵看来他的下场只怕不会好过卡舒吉,也不怪他如此着急上火。

        二、家在何处徒伤悲

        既然说到阿中基金,那就不得不提起文贵的“18层”,要知道这一豪宅便是以阿布扎比的借款所购买。只是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这份归属于Alfa Global Ventures公司的房产早在2015年5月便已经被抵押给了阿布扎比的控股公司Roscalitar2,并在2017年2月14日,因无力偿还债务而导致Alfa Global被正式转让给债权人R2公司,而郭文贵的另一个债主香港太盟旗下基金(PAX)担心郭文贵逃债,向纽约当地法院申请强制冻结这份资产转让协议才得以让文贵居住至今。不过随着讨债力度的日益增大,恐怕这个“家”已经不再是郭文贵的“龟窝”了。10月20日,郭文贵秀出了自己和一个外国“粉丝”的合影,表示这是三个月前在华盛顿和郭宝胜见面时宝胜的美国邻居。三个月前?也就是7月下旬,那时的郭宝胜早已自立门户和文贵誓不两立又谈何见面?不过这“搂草打兔子”的骂宝胜不过只是文贵的习惯,更重要的是这个所谓的“住在华盛顿的美国人”真实身份到时是谁?终于,有人找到了她——苏富比国际地产曼哈顿东区房产经纪人:罗宾·罗斯曼。而这个“开会地点的楼顶”也被确认是在罗斯曼手下正在出租的房产。是的,是出租而不是出售。显而易见,这正是郭文贵为自己准备的新的处所:一处租赁的房屋。对于现在的文贵来说,就连购置新的房产都已经成为了奢望。

        三、“马甲推文”探红线

        从郭文贵在郭媒体上的信息里我们还可以发现一点,那就是现在的郭文贵很少发表自己的见解,多为转发所谓“小蚂蚁”们的推文。而从这些推文截图上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大多没有多少关注者并且评论和点赞都极少。那文贵到底是如何在这些毫无存在感的“小蚂蚁”们发文的第一时间找到他们并且截图转发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些所谓的“小蚂蚁”们不过都是文贵的“马甲”。到底是什么让“大大咧咧”的郭文贵一改往日的狂妄变成用“小号”发声呢?看看在发生这一变化之前的直播吧,在17日的直播里,郭文贵在路德、昭明等人通过“美国国土资源局”和“美国特勤局”的“好友”确定了其佩戴的“特勤局国旗领徽”非特勤局官员不可佩戴后突然专门召开直播表明自己并未加入美国特勤局,并在此后的直播、报平安视频和照片里都未出现这一领徽的身影,紧随之后路德等人也纷纷闭嘴不再就此事发表看法。是什么让文贵不顾颜面的改口?很明显,郭文贵冒充政府组织成员的行为触怒了美国政府,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文贵搞起了“马甲转推”,不过是不敢发声又害怕被人遗忘以至于搞些马甲在“死亡的边缘不断试探”罢了。

        随着600亿的罚单开出,郭文贵的“保财”计划已经彻底破灭,他唯一奢望的就是能够扯一张足够大的“虎皮”来获取美国政庇来减少自己被遣返的可能。但随着他的谎言越编越大,他的无耻行径早已令美国政府部门厌恶,他的政庇可能只会越来越小最后陷入一个彻底绝望的境地。面对阿布扎比讨债团的步步逼近和政庇期望的日益渺茫,对文贵来说自首反倒成了他保命的最后手段,我相信很快郭文贵就只能在中国的牢狱之中逃避来自四面八方的追债大军,而这一刻,已经为时不远。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