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圖瓦人的傳統小吃和漂亮的民族服裝,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時事
作者:assistance
2018-08-10

新疆喀納斯景區多措並舉還原古村落傳統原始風貌
  天山網訊(記者孟亞 特約記者趙紅梅報道)“日出破曉,晨霧未散,炊煙嫋嫋,老人熬著奶茶,婦女擀著氈子、刺著繡,年輕人騎著馬、趕著牛羊,小孩兒追趕著剛出生的小羊在山坡上肆意奔跑……”近日,來自河南的遊客王臻魁這樣形容著他想象中圖瓦古村落的模樣。


HW Bridal


  隨著新疆喀納斯旅遊業的快速發展,用於旅遊接待房屋的無序擴張,導致圖瓦古村落周邊柔和的邊緣線變得雜亂,失去原有原始感。為紮實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落實地委提出加強傳統村落保護的要求,在尊重傳統、活態傳承的理念下,喀納斯景區通過傳統村落違建拆除及百日環境整治等專項行動,拆除了與傳統風貌不協調、質量差對村落整體景觀環境存在消極影響的建築,並進行整治改造,延續蒙古族圖瓦人獨特鮮明的文化傳統和建築特色,恢複景區傳統古村落的曆史風貌和整體格局,保持村落遺產的真實性和完整性。

  此外,喀納斯景區還采取了“政府主導、村民主體、部門聯動、社會參與”的推進方式,開展了圖瓦古村落村容村貌環境整治,根據當地特有的建築形態,對與傳統風貌不符的建築材料進行改造更新;對建築物、構築物進行改造,並完善院落格局、門店招牌等細節元素,讓其形式、顏色與傳統村落整體風貌保持一致,呈現出古樸自然的感覺,更鮮明地體現當地文化特色;對其周邊綠地的生態環境進行恢複提升,使綠地與野花相組合,豐富其淳樸自然的環境。

HW Bridal
  “很早就聽朋友說起喀納斯,來了以後確實是被這兒的自然人文景觀所吸引,當地仍然保留著很濃的文化和生活氣息。家訪中,蒙古族圖瓦人的傳統小吃和漂亮的民族服裝,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王臻魁說。

  下一步,喀納斯景區還將根據古村落保護專家的規劃及意見,確定後期保護古村落環境的具體工作,采取系列措施還原傳統古村落原始風貌,讓原始自然生態與傳統文化共融,保存並延續古村落的特色風貌。


  他再遇她時,他17,她18。

 

  夏天的太陽很曬,她長長的頭發遮住了小巧的臉龐,一滴汗珠順著額角流下,她舉目四望。

 

  她瘦弱的身軀就這樣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總說他們還會再見,她不信,卻還是不顧父母的擔心,甚至跟他們吵鬧。然後傻傻的一個人從千裏之外趕了回來,就為了還會再見。

 

  他長相帥氣,但學習普通,從小就是她眼中的“差生”。而她雖然算不得十分漂亮,但是從小讓人羨慕的成績,把他們兩個輕易劃分出了界限。

 

  一次偶然的座位調整讓他們終於有了交集。從此他陪她認真聽課,陪她去食堂吃飯,陪她做各種各樣的事。他的成績似乎在慢慢變好!班主任曾經開著玩笑說她的功勞是最大的,他只是傻傻的笑著說:“她確實帶動了我的學習勁頭,上課沒人陪我說話,我一亂動就會遭到她的制止,沒辦法,只能認真聽課!”

 

  他永遠跟在她的身後,完成著她多於老師布置的一份又一份作業。那個時候,他不懂,這可能叫愛。

 

  那個時候他們還太小。

 

  後來,他們分開,就連一個學校都已經看不到彼此的身影。她懷念他,懷念那段不長不短的同桌時光。他會不會想念呢?

 

  初中生活匆匆而過,她考上了縣城的一所高中,他則考在了小鎮裏那所普通高中。

 

  雖然一個在縣城,一個在鎮上,但是逐漸明朗的感情,隨著兩個人無意中的聯系而漸漸的有了不一樣的地方。終於,他說出了那句早該在他們之間說開的話。她很開心。

 

  那時的她因為孤獨,因為不被理解,因為與家人的分隔兩地,因為太過封避的心,就這樣不期然的被他打開,在黑暗中他帶來的光亮似乎點亮了她的整個世界。

 

  他們開始頻繁的通訊,開始珍惜周末放假的那一點點時光,開始偷偷地拿著手機躲在被窩裏互道晚安。。。。。。

 

  她相信他的話,就像小時候全心全意的依賴於他。於是,在她一個又一個孤單無眠無助的晚上,他陪她聊著他們的過去,他們的現在,他們的未來!她盼望著長大,盼望著他來兌現諾言。因為小時候的他曾說過:他一定會找到她,把她帶回家!他真的來找了。對於他,她深信不疑。她以為他始終是小時候的他,她以為一切都沒有變!

 

  她為他做好筆記寄到他的學校,她告訴他為了學習,兩個人禁帶手機,她把一切小時候的他對她的好雙倍於他,她以為這樣就會有愛情!

 

  只是,他不是小時候那個他了。他可以說出很多動人的話,也可以做出唯一能傷害她的舉動。高三那年,他說原來只是懷念從前。是嗎?他究竟是有多懷念從前,懷念到願意傷害如此落魄的她。她沒有挽留,因為知道他說的理由太過差強人意。她難道就真不知道,他已經把心轉移了方向?她只是不善於爭辯,她只是更加懷念從前!

 

  散了,加之從前的那份友誼再也沒有了。後來的多少年?四、五年的時間吧,她走不出那段陰影。她害怕觸碰感情,無論愛情亦或友情,她害怕一切傷害。她把自己埋入更加黑暗的深淵,她在黑暗中一次次的自我解救,她步入絕望又不忍自己的無助,一次次伸出手渴望被援救,卻發現根本無人搭救。她最終是走出了那段黑暗的路途,過程如何,她記不得了!只是她更加看淡了一切,她懂得了自我療傷,懂得了救助自己的同時還偶爾搭救他人。她沒有變得叛逆,頹廢,她甚至更加善待她人,只是因為那份絕望讓她更懂得了珍惜,珍惜一切萍水相逢的緣分,珍惜任何靠近她遠離她的事物。她時常想她好像是有些佛性的,如果可以四大皆空,她甚至可以遁入空門。後來她想就順其自然吧,她不再去為不在意的東西費盡心力,不再去刻意追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她找尋一切能滿足自己內心渴望的東西,她終於領悟雲淡風輕的日子有多么契合自己孤單的心!

 

  也不知道,這淡然的氣質何以吸引那么多從前視而不見的眼光,只是她再沒有了渴望。她找尋靈魂的碰撞,她尋覓流水知音的陪伴,她等待一個未知的等待。最終,她想她是等來了那份可能還算不得最好卻是最合適的感情。友情回歸,愛情來尋。她想她應該要徹底好起來了!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