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六甲皇京港是中國與馬來西亞經貿合作全面展開的一個縮影,建成後將取代新加坡成為該區最大港。該項目發展商凱傑發展有限公司總執行長拿督蕭玉鳳在香港接受《超訊》記者專訪,表示在中馬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框架下,皇京港從一個旅遊項目轉型為大型綜合發展項目,計劃發展成生態城市,希望借助香港的平台優勢,引入更多民間資本。

Chaoxun March 2018
《超訊》2018年3月號

古城馬六甲,在歷史上曾是東西方重要的海上貿易中心,來自阿拉伯、印度和中國的商人在這裏進行交易,「鄭和七下西洋,五次駐節馬六甲」的歷史記憶更是讓其聞名於世。然而,隨着時代的變遷,馬六甲在海洋貿易中的地位在近代逐漸衰落,人們在這裏看不到繁忙的海洋貿易景象,甚至沒有一個像樣的港口——直到馬六甲皇京港(Melaka Gateway)的出現。

作為「一帶一路」在東南亞的重要據點,皇京港從開始建設起,就成為了坊間熱門話題,吸引了世界各國的關注,這項重建項目投入高達400億林吉特(約800億人民幣),並得到中方注資,成為「一帶一路」的合作典範,有專家在參觀完該港計劃及工地後,大嘆「沒來過皇京港,羞稱『一帶一路』專家。」

皇京港項目由兩家國家注資公司以合營方式共同管理,分別是馬來西亞凱傑發展有限公司(KAJD),以及總部位於北京的基建發展公司中國電力建設。皇京港規模龐大,佔地1366英畝,由三個人工島嶼和一個自然島嶼組成,功能涵蓋旅遊、貨運、貿易等多個領域,建成後將取代新加坡成為該區最大港,將成為未來東南亞新的「海上明珠」。

目前,皇京港已經完成了第一期的建設,第二期的開發正提上日程。作為皇京港項目的主發展商,凱傑發展有限公司派代表近日來到香港,為第二島開發招商引資。為了了解這座未來馬六甲最大的港口及「一帶一路」在東南亞的進展和成果,《超訊》記者對凱傑發展有限公司總執行長拿督蕭玉鳳進行了專訪。

一帶一路助皇京港轉型升級

皇京港位於馬六甲海峽中段,吉隆坡和新加坡之間的馬六甲市,距離吉隆坡不到150公里。事實上,皇京港早就存在,但早先因為港口位置、碼頭設施、配套服務等不利因素,其作用和潛力一直未被深入挖掘,然而,「一帶一路」倡議改變了這一切。

「馬六甲本身就是一個旅遊區,有很多的遊客慕名前來,2008年又成為了世界文化遺產,每年的遊客數量一下子就翻了三倍,因此,當時馬來西亞政府想重新規劃這一區域,尤其是想把區域中的皇京港做成一個旅遊項目。」蕭玉鳳說。

「直到2014年,我跟馬來西亞副首相去了北京,進行圓桌會議,在會上真正了解了『一帶一路』。於是,從2015年開始,在中馬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框架下,皇京港從一個旅遊項目轉型成為一個大型的綜合發展項目,計劃發展成生態城市。」蕭玉鳳說。

根據這個綜合發展項目的官方藍圖,一號島將專注旅遊、娛樂、教育及物業發展,包括國際郵輪碼頭及商務園區;二號島將建成智慧城與商業樞紐,擁有離岸金融及企業培訓中心;三號島為天然島嶼潘姜島(Pulau Panjang),該島擁有鄰近馬六甲海峽的地理優勢,故將發展為深水港,讓船隻可輕易進出馬六甲海峽;四號島則為碼頭、臨海工業園,可提供貨櫃碼頭及港口物流服務。其中,深水碼頭項目預計在2019年竣工,而全部配套工程將於2025年竣工。

「事實上,我們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這個優勢就是我們的三號島。因為它擁水深介於25米到30米的航道,可通航吃水20米的巨輪,是個天然的深水碼頭。」在蕭玉鳳看來,每年約九萬艘船隻經過馬六甲海峽,其中75%屬於中國船隻,同時,中國85%的石油依靠水路運送,多需經過馬六甲海峽。有了深水碼頭,未來皇京港將在推動「一帶一路」戰略和帶動馬六甲地區的經濟增長中發揮重要作用。

李克強專程參觀考察皇京港

2015年11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馬來西亞時,曾經專程到訪馬六甲,參觀考察皇京港。中馬雙方都十分認可皇京港項目,也一直在不斷交流,直到2017年5月13日的高峰論壇,馬六甲皇京港及臨海工業園被納入一帶一路重點項目清單。蕭玉鳳感慨,一路走來,在雙方領導人的見證下,自己從中學到的東西非常多。

可以說,皇京港是「一帶一路」框架下,中馬經貿合作全面展開的一個縮影。 四個島嶼中,三個是凱傑與中國電建合作,另一個則是凱傑與廣東省政府主導,參與深水碼頭建設的,除了中國電建,還有深圳鹽田港集團有限公司及山東日照港集團有限公司。

前中國駐馬大使黃惠康指出,馬六甲港口合作項目是中馬雙邊合作藍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國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友好合作的典範,體現了「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共建和共享的精神。

據了解,馬來西亞是最早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的沿線國家,也是共建「一帶一路」早期收穫最豐碩的國家之一。自2009年以來,中國就超越新加坡,成為馬來西亞最大的貿易夥伴。2016年,兩國的雙邊貿易總額達到834億美元。中國也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出口市場。

與鄰國互助互利才能共贏

而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雙向貿易,預計至2020年將從5000億美元加倍至一兆美元,此外,在未來五年間,中國還將從馬來西亞進口價值超過二萬億美元的物品,這是2016年同期的近八倍。由此可見,皇京港的存在,將成為區域港務樞杻,應付迅速增長的經貿活動,其戰略意義十分巨大。

皇京港的建設,是馬六甲恢復榮譽的歷史性機遇,也意味着本地區港口之間的競爭出現了新態勢。皇京港在吸引全球注視目光的同時,也有著不少爭議,包括被質疑是挖新加坡墻角,或擔心港口將被用作軍事用途等,針對這些爭議,《超訊》訪問了蕭玉鳳,以下為訪談內容:

超訊:首先,皇京港這個名字非常吸引人,對於這個中文名字,當時是怎樣思考的?

蕭:皇京港的英文是Melaka Gateway,其中Gateway是門戶或大門的意思,馬六甲在歷史上一個非常繁華的港口,有84種語言共同存在這片土地上,雖然現在沒落了,但是我們希望通過港口,做到古今交融,再創輝煌。所以,中文名字我們也希望表達出這個意思來。古時的馬六甲是一個皇城,其中一個字就確定了,第二個字呢,如果用黃金的金就顯得太俗氣了,而「京」字就十分大氣。於是,機緣巧合下,馬六甲皇京港這幾個字就誕生了,我們也希望能夠用這幾個字,將馬六甲的歷史底蘊和繁華帶回來。

超訊:皇京港目前已經有很多中資注入,為什麼選擇來到香港招商?

蕭:香港是一個非常繁華,而且非常有優勢的平台,也是我們最關鍵的一個平台,這次來到香港,同樣也是為了學習香港,希望能夠藉助這個平台,把我們推向更高的一個境地。目前香港也有好多商家來到了馬六甲皇京港,我們在商討方面是希望配合大家一起來投資,可以一起把這個項目做好,畢竟皇京港是一個很龐大的項目。

超訊:我們看到皇京港一期已經完成,現在招商主要是二期,你們希望是什麼樣的企業家能夠投入到這個項目中來?

蕭:目前一號島的填島已經完成,郵輪碼頭正在建造,2019年將開放給第一隻船進來,基礎措施正在開動。我們開放的也是一號島,主要是旅遊、娛樂、養生、教育還有文化,以這個大區域為主。一島的基建已經基本完成了,郵輪碼頭將在2019年正式開放,到時候一艘郵輪進來,就有大約9000多名的遊客,資源非常大,我們必然要有個後方可以支撐這些遊客,無論是商場還是娛樂項目,對我們來說都是很關鍵的。

我們希望能吸收更多民間的資本,因為旅遊島資源非常大,而旅遊、文化、娛樂等區域,民企帶動的速度往往比央企更快。在皇京港,央企主要投資在港口碼頭等基礎建設,所以我們希望未來會有更多民間資本投入,共同帶動皇京港發展。

超訊:聽了您的介紹,在「一帶一路」的帶動下,馬六甲皇京港不再僅僅是基建項目,而變成了一個生活區,一個發展趨勢,那麼在這個區域裏,我們規劃未來的人口大概有多少?

蕭:目前馬六甲州的人口為90萬,是馬來西亞人口排名倒數第二的一個州。在皇京港的帶動下,未來我們將提供大約65000個就業機會,那平均一個人能帶動一個家庭的話,馬六甲的人口將會從90萬提升到110萬。

所以在這一方面,我們達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效果,而且是以港城互動來帶動,不只是依靠旅客。我想未來的隆新高鐵進了馬六甲,如果只是以旅遊為主的話,那麼經濟效應不會大,但如果有了港城互動,它面對的資源就不一樣了,所以港城互動之下,皇京港將會把經濟效應帶給隆新高鐵,進而惠及新加坡和吉隆坡這兩座城市。

那如果整個項目都很理想的,這樣帶動起來的話,必然會創造非常多的資源和就業機會,帶動人口增長,進而帶動經濟。所以馬來西亞也給了皇京港非常多的政策,我們也找對了合作夥伴:中國,共同達到一個互助互利,合作共贏的狀態,而且整個項目也會覆蓋整個東盟,推動東盟的發展。

超訊:皇京港與新加坡是怎麼樣的關係,有沒有出現同質化的競爭?對此,新加坡會不會對這個項目出現不滿或者是反彈的態度?

蕭:我覺得在網上有關皇京港的話題很多,必然會出現這樣的討論。我覺得新加坡是一個在港口方面非常成熟的國家,想要代替新加坡是不可能的。我們要以事論事,每一個國家做每一樣事情必然會有自己的資源。如果我們的目的是為了要把我們友好鄰國的生意搶來,這個就不是一個好的項目了,也不會成功。

鄰國息息相關,必然要互助互利才能夠達到共贏。新加坡很成熟,用了好幾十年才取得今天的成果,我們應該向她學習,而不是跟她競爭。我覺得未來東南亞的市場會不斷的擴大,會出現供不應求的狀況,那大家都有各方的優勢,也將會有各自的生意來源和命脈。對於這個市場,只有互助才能共享,然後達到共贏。
超訊:馬六甲海峽一直都是各個大國之間角力的戰略要地,您剛才也提到馬六甲是石油的必經之地,如果有國家對海峽進行軍事封鎖,或者是藉助着皇京港去打貿易戰的話,我們有什麼應對的措施?

蕭:馬六甲皇京港是民企帶動,商業為主,以生意為主,我們會做商人應該做的事情,國與國之間我覺得還是讓他們自己去商討,個人覺得他們必然會以共贏的一個方式來看待事件的。目前大國都對馬六甲海峽非常關注,主要是以溝通交流為主,因為馬六甲海峽每個人都可以經過,是世界上最繁忙的一條渠道吧,所以說是黃金水道,所以在我們看來,具有無限的商機,那我們也會以商來帶動我們的生意,目前為止我們都沒有遇到這樣的一些挑戰,馬六甲皇京港還是風平浪靜。

文/趙銀嶠,《超訊》2018年3月號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