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剛結束訪華,就取消三個「一帶一路」項目,被廣泛理解成是一種外交與情緒的反擊,但實際上這只是他的政治博弈之術,並非針對中國。

Chaoxun201810
《超訊》2018年10月號

2018年8月17至21日,馬來西亞新任首相,政治強人馬哈迪展開他在任後的首次訪華行程。讓人出乎意料的是,在馬哈迪即將結束訪華行程時,在北京對媒體表示,將取消東海岸鐵路計劃與多元石化產品輸送管道和沙巴天然氣輸送管道計劃。此番決定,可以從兩個方面理解,一是馬哈迪對中國的政治博弈;二是馬哈迪對國內政治敵對勢力的打壓與對馬來西亞利益的考量。

馬哈迪的政治博弈之術

馬哈迪在北京宣佈取消三個中資項目時,他表示並沒有和中方協商,但有馬來西亞的中資業界人士說,此次中方沒有答應馬哈迪提出的條件,馬中雙方就一些條款沒有達成共識,在媒體發佈會上馬哈迪的發言,被理解成他做出的一種外交與情緒的反擊。

單方面取消項目,意味著馬來西亞需要向中國做出巨額賠償,但馬哈迪不想賠償,或想降低賠償,從北京回來後,可以看到他就三個中資項目作出了態度改變,他說,有一些公司願意繼續修建東海岸鐵路,這其中包括中國公司,並且有的本地公司出價100億令吉,就可以完成對項目的建設,這是低於中國公司一半的價格,馬哈迪說:「我們應該與他們討論,如果我們不接受,這是不明智的做法」。

而在這之後的幾天內,馬哈迪陸續批評有關其他在馬的中資項目。首先針對被當地人戲稱為「中國萬里長城」或「小中國城」的馬中關丹產業園區的「圍牆」,馬哈迪聲稱要拆掉它,因為該圍牆既禁止工人出來,又禁止馬來西亞人進入;過後又把目標放在中國房地產公司碧桂園在馬來西亞開發的房產「森林城市」項目上。馬哈迪表示,政府不允許森林城市發展商將房產售賣給外國人,並強調政府也不會向外國人發出居留簽證。馬哈迪陸續對中資項目的抨擊,是對中國沒有答應其提出條件的政治博弈與報復行為的延續。

而就在馬哈迪訪華前夕,他命令暫停東海岸鐵路計劃以及多元石化產品輸送管道和沙巴天然氣輸送管道計劃,而這一舉動也是馬哈迪就中資項目需要重新談判,爭取更多利惠條件而與中國進行的博弈。

在希望聯盟沒有執政時,馬哈迪就提出要對東海岸鐵路計劃重新檢討。509大選後,希盟成功執政,對一些大型項目進行重新檢討,其中把東海岸鐵路計劃歸為重新談判項目,針對發展成本費用,重新與合作方進行談判。馬哈迪說:「前首相納吉在未經過公開招標的情況下,就把東海岸鐵路項目授予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CCCC)承建,而主要承包商也可能會從中國引入近100%的材料和人力。當涉及的合約授予中國,向中國借了巨額貸款,而中國承包商傾向於使用中國工人,所有的材料由中國進口,甚至連交易也在中國進行,那是『中國製造』,那種合約是我不歡迎的」。這是馬哈迪就項目本身與馬來西亞利益作的考量。

對馬來西亞利益的考量

另外就打擊國內政治敵對勢力,大型中資企業也被拖下水,馬哈迪先後暫停以及在北京宣佈取消東海岸鐵路計劃,給出的原因都是「馬來西亞國債高達一兆令吉,沒有資金修建,恐怕國家破產」。對此說辭,更多是一種對前政府有意圖的政治打擊。

首先,現任首相馬哈迪及財政部長林冠英表示目前國家的債務達到一兆令吉,佔國內生產總值的80.3%,但隨後國際信評機構穆迪(moody) 還是評定馬來西亞的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的50.8%,和前朝納吉政府給出的數據一致。

其次,納吉質疑希望聯盟政府對國債的計算方式存在問題,納吉說:「國民陣線(國陣)政府對國債的計算方式和國際信評機構一致,不應該像新政府希望聯盟一樣,把政府擔保和公私合夥的項目合約納入國債當中,就連馬哈迪首次任相時,也不曾這樣計算國債,而當時其國債更高達103.4%(相比納吉執政時的50.8%高出幾乎一倍)。」

再次,馬哈迪再次任相,首訪日本時,在日本記者俱樂部的對話會上表示,馬來西亞不會因為一兆令吉的國債破產,因為擁有巨額的儲備金,但如果納吉繼續執政,國家就有可能破產。馬哈迪的此種表述,引起馬來西亞國內對新政府前後措辭不一致的的負面輿論與不信任。

至於多元石化產品輸送管道和沙巴天然氣輸送管道兩個項目,由中國石油天然氣管道局承建,馬來西亞業主方是馬來西亞蘇里亞策略能源有限公司,是馬來西亞財政部下屬的全資子公司。該項目被暫停以至後來的取消,完全是從項目本身的合理性方面考量。截至2018年3月,多元石化產品輸送管道工程完成14.5%,政府卻已經支付了47億1000萬令吉,而沙巴天然氣輸送管道(TSGP)工程完成了11.4%,已經支付了35億4000萬令吉,根據合約,兩個工程合共85%的工程費必須在2018年3月1日支付。

馬來西亞財政部無法接受的是,為何有關工程費用支付是以時間來規定,而不是以工程的進展來支付,再加之,支付了88%的費用,卻只進行了13%的工程。除此之外,兩項工程存在共10億令吉的諮詢費和協議維修費,馬來西亞財政部認為費用太高,令人吃驚。其中諮詢費各佔3億1200萬令吉和2億1300萬令吉,另一筆是支付給中國公司的合約維修費,高達4億7600萬令吉。

馬哈迪帶領新政府上台,針對一些中資項目作出的決定,始終源於兩個目的,一是打壓國內敵對政黨,二是馬來西亞本身利益,而不是針對中國。在馬哈迪看來,中國的和平與快速發展對馬來西亞的政經發展都是起積極作用。馬哈迪訪華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時也表示,馬來西亞對華友好政策不會改變;而習近平主席歡迎馬哈迪訪華,讚賞馬來西亞新政府和馬哈迪本人高度重視中馬關係,讚賞馬哈迪多次表示視中國為發展機遇並支持「一帶一路」倡議,也讚賞馬哈迪為推動亞洲區域合作作出的重要貢獻。雙方的官方發言,不僅展示馬來西亞與中國之間的傳統關係和友誼依然牢固,也為馬中雙邊關係繼續維持良好的勢頭定調。■

文/馬岩岩,《超訊》2018年10月號

Syndicate Feeds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