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伴隨着中共十九大會期的確定,近期對中國政局最為重磅的影響,無疑當屬軍委高層的大地震。軍委委員被悉數免職,其中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以及多位正戰區級將領據傳被「雙規」。事件引發的海嘯,甚至一度淹沒外界對下一屆政治局常委的競猜。

集體罷黜 歷史罕見

回顧建國以來的軍史,將領調整沉浮自然數不勝數,但像今次這般,對軍委領導層進行大規模的外科手術,則屈指可數。毛澤東時代有兩次。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後,主持軍隊工作的軍委副主席兼國防部長彭德懷、總參謀長黃克誠被打成反黨集團免職;七一年,副統帥林彪「九一三」外逃之後,軍委辦事組黃吳李邱「四大金剛」被抓捕,整個軍委辦事班子解散。

文革以後,又有兩次。八○年,鄧小平為從華國鋒手中接掌軍隊,將汪東興、陳錫聯等「凡是派」踢出中央,罷黜軍委常委職務,華此後徹底失去對軍隊的影響力;九二年,十四大清理「楊家將」,楊尚昆、楊白冰不再擔任軍委第一副主席及秘書長。比較來說,後兩次相對「文明」。汪、陳乃大勢已去,「主動辭職」;楊家兄弟亦是「體面地」在黨代會上「高風亮節」退下來,楊白冰還掛名擔任了五年空頭政治局委員。

今次房峰輝、張陽等人被集體查辦,打入另冊,雖然其層級和歷史地位難以望彭、林兩大元帥項背,但就規模和現實影響力而言,則儼然又一新時期的「反黨集團」了,且手段之嚴厲,數十年來未曾見。

參、政兩部是解放軍最重要的兩大部門,分掌軍事指揮、幹部人事,建軍九十年來幾如軍隊兩大支柱。郭伯雄、徐才厚當年正是分別由常務副總參謀長、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上位,而後執掌軍隊十年,掌控軍事、政工大權,架空胡錦濤,視參、政兩部為禁臠;十八大退休前夕,安插房、張擔任總參謀長、總政治部主任,作為前台代理人。房峰輝是郭伯雄蘭州軍區「西北軍」的老部下,張陽在徐才厚主管總政之後一路高升,兩年副軍級、兩年正軍級、三年副大軍區級,短短七年,由一個師政委火箭式提拔為大軍區政委,一無軍功,二無突出貢獻,若說無內幕交易,鬼都不信。

全面洗牌 不留餘地

十八大之後,軍隊一面反腐,一面改革,兩手抓,兩手硬。郭、徐兩位前任軍委副主席先後落台,等於對前十年軍隊工作投了徹底否決票,以至於上月《解放軍報》文章直呼習近平「挽救了軍隊」。軍改更是全面結構性改革,打破了一直沿襲的指揮領導體制,首要就是廢除了總部制。地位最高的總參、總政結局也最慘,總參被拆解為軍委聯合參謀部、國防動員部、訓練管理部、戰略規劃辦公室、國際合作辦公室、戰略支援部隊,總政則析出軍委政治工作部、紀委、政法委。

反腐與改革又相輔相成。隨着部門肢解降格,房峰輝、張陽這些昔日的軍隊巨頭,權力大幅萎縮,淪為辦事部門負責人。今年初,大批郭徐時代提拔的高級將領如徐粉林、杜恒岩、蔡英挺、朱福熙被集體罷免,房、張更成光桿司令。

原本,按照郭、徐當年的人事布局,是預備房、張在十九大雙升軍委副主席,延續郭、徐搭檔模式。即使不能晉級,按昔日慣例,以房、張的年齡來看,至少可連任軍委委員。不過,隨着局勢演進,房、張邊緣化日益明顯,但外界普遍預料,兩人至少可以在十九大軟着陸;孰料卻在最後一刻被集體「殲滅」,軍委迎來塌方式換屆。十九大勢將一擊制勝,徹底實現對軍隊的全面掌控,不留餘地。

政情觀察員 白非

東方日報

 

Syndicate Feeds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