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conference
2016年,比特幣在中國的價格上漲145%。2016下半年,人民幣交易佔全球比特幣交易量的98%。但中國央行最近叫停了通過發行比特幣等代幣融資的行為。

8月,CNBC網站引用高盛(Goldman Sachs)數據稱,今年以來代幣發行融資(Initial Coin Offering,ICO)總規模已達12.5億美元,通過比特幣、以太幣等虛擬貨幣進行首次發行融資的成功案例達到92個。

高盛統計顯示,今年6月ICO規模猛漲至5.5億美元,已經超過同期的傳統天使投資和風投規模。多家初創型公司通過ICO募集到了可觀的資金,其中包括一家名為Tezos的金融類初創公司,這家開發虛擬貨幣相關技術產品的公司在短短十多天時間裏籌集到了兩億多美元。

但在9月4日,中國央行(PBoC)等7部門聯合公告稱,代幣發行融資涉嫌違法,應當立即停止。第二天,香港證監會也就ICO發表聲明稱,ICO中所發售或銷售的數碼代幣可能屬於《證券及期貨條例》所界定的"證券",並因此受到香港證券法例的規管。

中國的一些代幣交易平台隨之關停了ICO交易。香港比特幣協會主席獅草地(Leonhard Weese)接受BBC中文採訪時透露,一場原本凖備於9月中旬在北京舉行的代幣行業峰會"鑒於近期央行關於ICO的行業監管意見發佈……會務組艱難的決定峰會延期擇地舉辦"。移至香港舉辦的峰會將不涉及任何ICO議題,原因是避免有"違法"營銷之嫌。

獅草地認為,雖然中國央行禁令可能帶來"寒蟬效應",但ICO可以轉移到中國以外的國家,加強監管對整個代幣行業發展帶來的影響也可能是正面的。禁令導致的最大輸家應該是一些希望通過ICO融資的中國初創公司。

代幣融資劃出紅線?

中國央行公告稱,代幣發行融資"投機炒作盛行,涉嫌從事非法金融活動",其本質是"一種未經批准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獅草地對此解讀稱,中國央行擔心有人通過ICO把資金大規模轉出中國,它們還擔心有人通過ICO進行詐騙。此前中國央行已經對通過電子加密貨幣向海外轉移資產的行為加強了監管,這次受到關注的籌資功能也與防範資金外流有一定關聯。

Chinese yuan
中國監管部門擔心有人利用代幣融資從事資金外逃。

"央行公告用了兩種說法,'虛擬貨幣'和'代幣'。它們認為代幣涉及非法集資和金融詐騙。這樣區分比較複雜,這種認定很強硬,也讓人吃驚,因為央行此前一直認為代幣融資是合法的。央行的說法應該是,總體來說比特幣等虛擬貨幣還是合法的,只是ICO違法,"獅草地說。

香港證監會的聲明則沒有界定代幣融資是否違法,只是表示"個別ICO……所發售或銷售的數碼代幣可能屬於《證券及期貨條例》所界定的'證券',並因此受到香港證券法例的規管"。

"香港法律體系和內地不同。這裏的證券有很多種類,有的需要註冊,有的不需要,有的需要根據其銷售以及廣告是否針對香港來界定。現在的問題是,香港法律很難解決這些問題,包括,ICO是否等同於證券發行?哪些是哪些不是?如果某種ICO等同於證券發行,它是否需要註冊?香港政府的聲明難以說明哪些ICO合法哪些違法,這就是問題的複雜性所在,"獅草地說,"相比之下,大陸則通過刑法體系界定了三種相關罪行:第一是誤導投資人,在文件中撒謊,對投資人撒謊;第二是未經政府批准發行證券;第三是金融詐騙。和歐美以及香港相比,中國大陸這次監管措施的獨特之處是將所有ICO列入金融詐騙類別,因此也很容易給ICO定罪,這種判定在香港很難發生,這會涉及到修改法律。"

WageCan CEO胡晉豪則對BBC中文表示,雖然代幣確實很難監管,但必須有一個報備機制,和登記公司一樣。這是目前最缺乏的。監管方面則需要創新,不能完全套用證券股票的監管法律。

,
對於比特幣等代幣出現的融資功能,是否能夠完全按照證券法律進行監管還存在爭議。

胡晉豪和獅草地都認為,目前的代幣融資確實充斥著一些不規範行為。

胡晉豪說,ICO新興市場剛開始一定會有很多正規不正規的企業進來圈錢,初期整個生態系充滿了一些不規範行為。

"隨便弄一個白皮書,背後的團隊都沒有被公眾驗證,就想要圈錢,"他說,"中國新的政策可以適當制止不正規企業,對整個行業比較好。"

"註冊是必要的,"胡晉豪說。

獅草地說, "我知道一些具體的不良案例,特別是對回報率和利潤作出虛假承諾,提供一些誤導性的信息。虛假宣傳涉及合作伙伴、對公司本身的描述模糊等等。"他認為,香港的監管措施指向是,參照證券管理要求ICO進行註冊。

,
虛擬貨幣行業使用的挖礦機——網絡服務器

代幣融資的未來

中國央行加強監管甚至將代幣融資定義為非法之後,這個交易規模已經膨脹到每年數十億美元的新興金融市場將何去何從?

獅草地說,電子貨幣確實功能繁多,包括社交、儲存和轉移財富、融資等等。比特幣等電子加密貨幣目前的主要功能還是轉移財富,比如結算。

"我認為目前在這個生態系統中,投資功能還算不上非常發達,還具有較高風險。而付款結算的功能更加成熟,更加可持續。"他說,代幣融資被叫停不等於所有的代幣業務都會受影響。投資人也會對參與ICO保持熱情,只是一些市場推廣行為會受到限制。

他說,香港的代幣融資監管則面臨幾種選項:第一,證監會通過允許或否定一些種類的ICO註冊和融資,來明確標凖;第二,證監會對一些被認為涉嫌違法的ICO進行處罰;第三也是最難的就是修法,作出更加明確的規定。所有這些選項都會為市場增加確定性。

"我認為香港監管部門會選擇前兩種方式逐漸為ICO放行。"

,
比特幣挖礦使用的電腦設備底座(資料圖)

胡晉豪表示,針對不同代幣,應該有不同監管方式。不是所有代幣都有和證券一樣的特性。

"今年年初央行也在查比特幣交易所,禁止用戶提現。在中國,我認為主管部門還不知道怎麼監管的時候,就會先停止整個行業的發展。"

胡晉豪認為,ICO不在中國做,還可以在新加坡、愛沙尼亞等國家做。目前已經有國家說要給代幣發ICO通行證。代幣ICO是沒法禁止的。

"中國政府在不知道怎麼監管的情況下,就先暫停。我對這個市場保持樂觀,在淘汰旨在圈錢的壞公司並且出台詳細監管方案後,中國ICO市場就可能復蘇,"他說。

獅草地表示,香港當然可以吸引這類投資。但香港長期以來都是一個可預測度較高的金融市場,不會突然發生太大變化。更可能的是像愛沙尼亞、新加坡這樣的國家突然改變法律,以吸引ICO。

photo
如何鑒定ICO欺詐行為?

WageCan CEO 胡晉豪

界定詐騙,我會先看白皮書的本質。大部分好的項目裏,白皮書都是偏技術的,但有的白皮書會很像一個商業計劃書,這就可能存在問題。第二我會看團隊成員,通常團隊成員如果都很正式,那麼項目可信度就比較高。然後我會看項目是否提供開源軟件,讓投資人驗證。認購過程中,團隊佔的比例和公開發行的比例也是一個重要指標。

ICO項目對於不懂的人來說可能被營銷語言誤導,比如買一贈一,大家會覺得有利可圖。大部分投資人不太會看到項目本質。ICO開始交易後可能被莊家操縱,波動非常大,就有通過炒賣獲利之嫌。這些現象是有存在的,長遠來看,如果有了監管方案,能夠讓企業遵守,生態就會變好。

川江 BBC中文記者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