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通高鐵正式開通,代表着內蒙古通遼正式接入全國高鐵網,並和同年納入高鐵網的香港合縱連橫,加速的不僅是民眾出行的腳步,更是中國新時代經濟的發展。

 
 cx1
從通遼站啟程的高鐵列車

對於320萬內蒙古通遼人來說,2018年12月29日註定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從通遼站始發的C1508動車組列車上,許多蒙古族旅客穿上了節日的盛裝,為乘務員獻上了藍色的哈達,他們用傳統的方式表達喜悅。這一天,隨着新通高鐵(通遼到新民)正式通車,內蒙古自治區首次匯入全國高鐵網。內蒙古是戰略資源聚集地,通遼則是通往中國東部沿海的戰略端口。端口納入高鐵網,凸顯內蒙古通遼的國家戰略地位,無論是軍事政治上,還是經濟上,通遼都是國之要塞。

自2016年6月開工建設的新通高鐵是國家規劃的「八縱八橫」高速鐵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條建設里程197公里的線路與京哈高鐵相連接,向西南可直達北京,從瀋陽沿哈大高鐵向北可直達哈爾濱,向東南可直達大連。通遼至瀋陽、北京的運行時間由目前的5小時和14小時,分別縮短至1.5小時和3.5小時左右。

新通高鐵加速的不僅是民眾出行的腳步,更是社會各方面資源的流通,對於蒙東地區來說,無論是與環渤海地區經濟社會交流,還是和東北三省的振興發展,以及與京津冀協調發展,都有著重要意義。從全國角度來看,新通高鐵更是和同年開通的廣深港高鐵一起,一北一南,將區域甚至是全國的發展擰成一股繩,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改變着中國。
 
鐵路發展凸顯通遼戰略地位

在新通高鐵之前,通遼的崛起和發展一直與鐵路密切相關。1914年,科爾沁草原上出現了通遼鎮,後改為通遼縣,那時的通遼雖小,但在1921年就通了鐵路,到了1927年,第二條鐵路也修通,這樣,通遼就有向東、向南兩個鐵路對外出口,這在全國處於領先。

通遼這個名字也和鐵路的發展有著很深的聯繫。相傳,鐵路剛修通時,人們相互傳言:「火車通了(遼)」。後來,人們便把這個地方叫通遼。也有資料認為,因為此處鐵路四通八達,很是遼闊,所以才叫通遼。

通遼之所以能夠較早地修通鐵路,原因就在於其重要的的戰略地位,通遼地處廣闊的科爾沁草原腹地,每年都有大宗的牲畜、皮毛外銷,糧食、油料產量也是逐年增加,有「內蒙古糧倉」的美譽,糧食產量占自治區的1/4。2008年,通遼糧食總產量就突破百億斤大關,達到124.9億斤;2012年,糧食總產量突破200億斤大關,實現糧食生產「九連增」,此外,這裡還有中草藥等外運。火車一通,通遼自然成為內蒙古東部甚至整個東北地區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也是兵家必爭之地。

新中國成立後,隨着鐵路的飛速發展,通遼這座草原新城在火車的拉動下快速崛起,這從鐵路的變化就能看出,通遼車站從原來只是大鄭線(一條連接遼寧省黑山縣大虎山鎮和吉林省雙遼市鄭家屯地區的鐵路)上的一個小站,發展成6個方向接發列車的國家一等站,日均編組數量可達1.8萬輛,成為全國30個主要路網編組站之一、內蒙古自治區東部和東北西部最大的交通樞紐,戰略地位日益突出。

高鐵推動通遼發展

「新通高鐵的正式開通,大大縮短了科爾沁草原與首都北京的時空距離。」在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委書記李傑翔看來,新通高鐵是全面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加快東北全面振興的重大工程。這是通遼乃至內蒙古東部地區融入東北、融入環渤海經濟圈、融入「一帶一路」的標誌工程之一。

新通高鐵通過京沈高鐵,與既有的哈大、沈丹等高鐵相連同,直達大連、錦州、丹東等港口城市,能夠使通遼市更緊密地融入環渤海、遼中南經濟圈,對實施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戰略,推進蒙東和東北西部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在旅遊上,通遼是科爾沁文化發祥地,過去,由於交通不便,遊客前往科爾沁草原,多數時間都在路上。新通高鐵開通後,花在路上的時間大大縮短,旅行品質也隨之大大提高,未來將會有大批遊客慕名而來,成為拉動通遼旅遊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在人才上,高鐵形成的「一小時生活圈」,使得橫跨內蒙古、遼寧兩省(自治區)的雙城生活不再是難題, 瀋陽、通遼兩座城市距離的拉近,也必然能夠吸引更多人才來到通遼。

在資源上,經京沈高鐵南下直達北京,用時僅需3個多小時,旅途時間壓縮8個多小時。這3小時的聯動圈,帶動的是內蒙古、東北兩地區產業的轉型升級和結構調整,拓展內蒙古地區煤炭資源開發、農工業貨物輸出、滿足能源運輸需要,對促進區域協調發展有着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扶貧上,通遼市曾經被內蒙古自治區列為四個貧困人口較多的地區之一,,也是全國蒙古族人口最多的地區。如何讓通遼地區人口脫貧,一直都是內蒙古最為重視的問題之一,高鐵的開通,無疑拉近了少數民族地區與其他地區交流的時空距離,這對促進人口脫貧,增強民族團結具有重大意義,也給少數民族地區發展帶來大量的機遇。

合眾連橫帶動新時代經濟

新通高鐵的修通,正值改革開放40周年,四通八達的鐵路網,使得這個東北地區重要的交通樞紐更加重要。作為「一帶一路」中蒙俄經濟走廊上的重要節點,通遼這個草原名城,未來戰略地位將會更加重要。

2018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中國高鐵頻放「大招」,2018年9月通車的廣深港高鐵就是其中的重頭戲,根據香港統計處2019年1月15日出版的《香港統計月刊》顯示,廣深港高鐵通車以來,共有約527萬人次經西九總站出入境,平均每日約5.3萬人次。在內地經濟的支持帶動下,香港可望在人口多、地域更廣的粵港澳大灣區大展拳腳,以國家為堅實後盾,走向世界。

在中國的北邊,作為國家「八縱八橫」高鐵網的其中一縱:京哈至京港澳通道北起東北三省省會哈爾濱,經長春、瀋陽到北京,然後再經中原大省省會石家莊、鄭州、武漢,到華南的廣州、深圳、香港。新通高鐵作為這一縱的延伸,將通遼和香港連接起來,使得大海和草原之間的距離進一步拉近,合縱連橫帶動中國新時代經濟,其意義和作用對於民生和經濟發展來說,將會是多維度的、無限量的。

藉助廣深港高鐵,香港變成國家高鐵網的「南大門」,其作為中國經濟窗口,國際商貿及金融中心地位將更鞏固,而位於「一帶一路」重要節點的通遼,也完全成為高鐵網的「北大門」,充分發揮區位優勢,和俄羅斯、蒙古國以及中國沿海港口、內陸省份互通互聯,實現絲綢之路經濟帶、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有效銜接,潛力巨大。

隨著「高鐵新時代」不斷深入,人與人之間距離、城市與城市之間的距離正不斷拉近。「一小時生活圈」、「三小時生活圈」等交通運輸名詞的出現,使高鐵網成為了一張有溫度、有激情、有方向的幸福網絡,而加入網絡的通遼,未來前景令人期待。

 cx2
新通高鐵路線圖

文/馬超、趙銀嶠,《超訊》2019年2月號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