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國家包括馬來西亞、緬甸、越南等近期紛陷債務危機, 有言論認為中國發起的「一帶一路」為作俑者,甚至推出中國陰謀論。資深媒體人馬岩岩發現,這些國家的債務由多方面引起,推給中國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178032081517901191
《超訊》2018年7月號

作為一個世紀性的構想和重大倡議,「一帶一路」戰略正開啟新全球化的進程。然而,就像歷史唯物主義認為「前途總是光明的,道路總是曲折的」一樣,近期,以馬來西亞為代表的部分東南亞國家因為所面臨的債務困境,對部分基建項目進行了新的考量,使得「一帶一路」戰略在東南亞遭遇了一系列的跌宕起伏。

針對這一系列波折,近期國際上出現了一種聲音,認為「一帶一路」讓許多已負債纍纍的國家面臨更多的債務危機,對此,中國商務部日前回應,中國從來不做凌駕於人的強買強賣,「一帶一路」項目給沿線國家帶去的不是負擔,而是希望和發展。

部分基建項目被重新考量

馬來西亞希望聯盟政府上任後,改善國家財政成為首要工作。5月28日,馬哈迪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說,希望聯盟正在開源節流,以免國家走向破產。他說:「我們須撤除一些不必要的項目。例如耗費一千一百億馬元,卻不會讓我們賺一分錢的(隆新)高鐵。這個項目要擱置。」不過,由於馬新兩國有合約在先,馬哈迪坦承毀約後要支付數目龐大的賠償金,可能約五億馬元,馬哈迪表示,希盟政府將與新加坡政府商議毀約賠償。

馬哈迪的言論頓時引發軒然大波,不過,他隨後在訪問日本時又對此澄清,表示希盟政府只是暫延隆新高鐵計劃,而不是取消。「長遠來說,我們需要這項計劃(隆新高鐵),至少大馬半島需要這項計劃,但在現階段,我們沒有能力發展這項計劃,所以,我們其實是延遲推行這項計劃。」馬哈迪說。隆新高鐵原預計明年動工,2026年通車,來往獅城和吉隆坡可由現時的五小時大減至九十分鐘。

馬來西亞之後,緬甸成為東南亞又一個擔心負債規模過大的國家。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緬甸政府正在重新評估位於若開邦的皎漂深水港計劃。這個建設造價約為75億美元,外加一個20億美元的皎漂經濟開發區的港口計劃,是「一帶一路」倡議下擬投資一萬億美元打造歐亞大陸交通和能源供應路線計劃的一部分。不過,緬方正擔心該項目成本過高,一旦發生債務違約,這個緬甸歷史上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或有可能被中國控制。

越南的情況則更加緊張,6月初以來,該國多個地區爆發大規模民眾示威,抗議政府擬定通過《經濟特區法》草案、延長外商租地年限至99年,令中國成為最大受益者,甚至有當地民眾更喊出「不要中國」。

越南《經濟特區法》草案,擬定在北部沿岸的廣寧省雲屯縣(Van Don)、中部慶和省北雲峰縣(Bac Van Phong)及南部堅江省富國島(Phu Quoc)設立三個經濟特區,計劃給予外商一定優惠。儘管新法草案沒有特別提到中國,但被普遍認為會給予中國投資者優惠待遇、損害越南的權益。據稱,針對民眾的抗議,越南政府可能會延後議會對經濟特區法律的投票,有分析認為,越南民眾抵制中資的情緒,意味中國在該國擴大經貿合作,將遇到阻力。

貸款推高債務風險?

部分基建項目受挫,國際上亦出現了質疑的聲音,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近期發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是否會導致弱勢國家陷入債務危機》報告,分析「一帶一路」背後可能的債務陷阱與政治意圖。報告分析,「一帶一路」導致至少八個國家的潛在性債務明顯增加,中國及其官方機構是這些國家的主要債權人。

印度國內的輿論更加具有陰謀論的味道,據當地《經濟時報》報導稱,八個國家中,包括馬爾代夫、斯里蘭卡、尼泊爾和巴基斯坦等都是印度鄰國,中方的意圖是為增加印度的政治成本。《經濟時報》甚至還表示,中國的策略很簡單,為欠缺發展的小國基礎設施提供高利率貸款,並取得項目股權,當小國無法償債時,中國便取得項目的所有權和土地,將土地用於對付印度的戰略用途。

對此,《超訊》特約研究員、資深媒體人馬岩岩表示,每個國家債務都是多方面原因引起的,如果不是很了解這個國家的情況以及財政和債務情況,很難說都是由於向中國借貸引起的,所以,這些說法都是很不負責的。

「以馬來西亞對隆新高鐵的態度為例,就應該分幾方面來看待。首先,馬來西亞確實有較嚴重的債務問題,債務總額高達1.083萬億林吉特;其次,馬來西亞認為高鐵計劃的投入太大,且和收益不成正比;最後,對隆新高鐵的態度也反映了馬哈迪對於前總理納吉的一種報復行為,因為納吉上任時,在很多方面沒有支持馬哈迪,所以馬哈迪也撤銷了納吉在任的一些計劃,其中就包括了隆新高鐵計劃。」馬岩岩說。

至於貸款問題上,馬岩岩表示,希望聯盟政府現在也在質疑,爲什麼基建項目全部都要向中國貸款。「所以馬哈迪去日本,也表現出這樣的意願,并想向日本貸款。從馬哈迪的角度來看,這也是希望能夠分擔風險,貸款不能只來源於一個國家,否則會有被經濟殖民的風險。」馬岩岩說。

債務危機對整體影響不大

針對「增加沿線國家債務」的說法,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日前回應稱,中國從來不做凌駕於人的強買強賣,「一帶一路」項目給沿線國家帶去的不是負擔,而是希望和發展。

高峰介紹,「一帶一路」建設實施以來,中國企業在沿線國家已經建設了75個境外經貿合作區,累計投資255億美元,上繳東道國的稅費將近17億美元,為當地創造就業將近22萬個。「一帶一路」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和有關國家的積極參與。

不過,目前東南亞的債務危機對「一帶一路」的整體影響並不大,隨着「一帶一路」倡議在許多國家創造了實際財富,連最早提出「債務陷阱」的一些歐洲國家也紛紛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項目中。同時,隨着中日關係回暖,一直對「一帶一路」倡議存有疑慮的日本也開始評估其中的機遇,並且有意加入。一些東南亞國家更是保持歡迎態度,老撾總理通倫•西蘇里日前還公開表示,中國最近正在推進被稱為「一帶一路」的重要的基礎設施建設舉措,不僅是亞洲、對全世界來說,在促進投資和貿易等方面,都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有聲音認為,對債務纏身的東南亞各國而言,目前也只是對爭議項目重新評估,過程雖然有一些波折,但是相信對整體的影響不大。「就馬來西亞來看,『一帶一路』應該不會在馬來西亞被折斷,馬哈迪也一直說要和中國保持友好關係,並支持『一帶一路』的建設,再加上中國又是馬來西亞一個很重要的出口市場,所以整體上而言,馬哈迪還是會對中國保持着一個友好的態度的。」馬岩岩說。■

文/趙銀嶠,《超訊》2018年7月號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