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史劍道」的圖片搜尋結果

林楓

特朗普政府很有可能很快宣布將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措施。而中國威脅,如果美國對中國實施新一輪的關稅措施,中方將拒絕參加擬定於9月晚些時候舉行的新一輪美中貿易談判。

美國之音記者林楓最近就美中貿易戰的根源和出路專訪了華盛頓保守派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經濟和貿易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 。以下是這次專訪的第一部分—美國為什麼要和中國打貿易戰?

記者:史劍道先生,非常感謝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的公眾評論期已過。人們現在都在猜測下一步會發生什麼。有人說,美國會分批次加徵關稅,也有人說新關稅不會立即實施。您的分析是什麼?(記者註:此次專訪的時間是2018年9月6日。)

史劍道:首先需要了解的是,現在的美中貿易和奧巴馬總統甚至小布什總統時期相比有了很多變化。現在是總統最後拍板。之前,奧巴馬總統不怎麼關注美中貿易,也包括小布什總統。而現在,特朗普總統非常關注貿易。因此,每當人們說,我認為這個會發生,但實際上是總統在最後一刻做出決定。這也就意味,人們的預測可能不准確。貿易問題現在由總統親自做決定,而過去不是這樣。那麼我認為可能會出現的局面是,美國還是會加徵關稅,但不是全部加徵25%的關稅。稅率可能沒那麼高,也許是對2000億美元商品的一部分加徵,可能會先宣布對600-7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這個我不能確定。或許是一部分加徵25%,一部分加徵15%,另一部分加徵10%。新關稅可能會在10月1日前生效。美國會宣布,將在近期完成對整個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措施。但我不認為,整個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加徵措施會立即生效,而且我也不認為會全都是25%的稅率。但據我了解,對2000億美元加徵25%關稅的計劃沒有改變。但是特朗普總統也許會改主意,那樣的話,就將是很大的變化。

記者:如果假設這些關稅明天就全部生效,那麼它或多或少是特朗普政府的一種談判手段,還是說,特朗普總統就是想給中國商品加徵關稅,逐漸地給中國施壓。特朗普總統到底想要達到什麼目的?

史劍道:這是兩個問題。我想說,第一,美國是佔有優勢的。白宮內部一部分人想給中國施壓,並以此作為談判手段,而另一部分人則希望乾脆減少美國與中國的貿易量,他們不在乎談判是否有效。兩派的共識是他們都喜歡關稅,無論是希望減少對華貿易還是藉關稅給中國施壓。但美方的不足之處是我們在加關稅的目的上沒有共識。那麼,如果中國真的開出了一個很好的條件,它會讓美國內部產生分歧,貿易戰美國還打不打了。目前,特朗普政府看上去認為,給中國施壓是個好主意。但我們在施壓後想得到什麼,我認為我們還不是很清楚。

記者:在美中貿易戰上中國內部,包括決策層、學術界,和民間的社交媒體上都有很多討論。中國官方和有官方背景的學者基本認為,美中貿易失衡責任在美方,主要是從宏觀經濟角度,認為美國儲蓄率低、聯邦政府預算赤字、消費文化等等,美國不應把貿易失衡的責任歸咎於中國頭上。您認為中國官方的說法是否成立?中國政府是否抓住了問題的要害,也就是本屆美國政府與往屆政府有所不同。

史劍道:我認為,中國並沒有搞清楚本屆政府和往屆政府的差異之所在。他們沒有觀察到,現在的變化是總統直接參與決策。中方認為,他們和副財長談了,達成了共識,就大功告成了。現在的情況不再是這樣了。我認為,中方所說的美中貿易失衡在一定程度上是宏觀經濟結構所致,這一點是成立的。美國的經濟體量比中國大得多,也更為富裕,因此傾向於進口多於出口。我們也有龐大的政府預算赤字。我們也鼓勵進口。但中國所沒有看到的是,有一個很大的盲點,就好比我用手擋住了一隻眼睛。他們只說對了問題的一半。他們沒有看到的另外一個因素是中國的國有企業永遠不破產。這限制了美國的出口。你永遠也競爭不過中國中央控制的大型國企。這意味,美國對華出口的貨物和服務受到了限制。沒錯,宏觀經濟因素確實導致了美中貿易失衡。而中國也可以說,雙邊貿易失衡沒什麼了不起的,這也有道理。但雙邊貿易失衡的另外一個因素是中國限制外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的競爭,因為你打不過中國的國有保險公司,打不過國有鋼鐵企業,等等。這些是中國應該承擔的責任。

您認為,這場貿易戰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史劍道:根本原因嗎?根本原因是美國讓中國加入WTO,導致大量美國製造業就業機會流失到中國。這就是根本原因。這場貿易戰實際上是在為2001年、2002年和2003年打。當然有很多很多因素,但是如果你問我根本原因是什麼,根本原因就是中國入世,導緻美國製造業工作流失到中國。

記者:據說,在上輪美中貿易談判中,中方反復強調中國的做法並沒有違反世貿組織規定,也沒有違反中國的入世承諾。對於美國來說,為什麼不訴諸世貿組織解決問題?

史劍道:因為WTO不能發揮作用。如果你在WTO起訴中國,說在這個問題上中國做得不對,你不能說中國做得全都有問題,那是不對的。中方在這一點上是有道理的。那麼,你說中國在這個措施上是不對的,不能繼續下去了。中國的做法是,它稍作調整。那麼好了,中國說,我已經不再做那個了。但是我現在做的和原來那個幾乎是一樣的,但不是原來的做法。那麼你就需要再去WTO發起一個新的訴訟。這樣周而復始。我認同中國的說法,也就是說中國並沒有大範圍地違反其入世承諾。但在中國的問題上,WTO發揮的作用有限,因為中國的目標是躲開很多入世承諾,躲開世貿組織原則。WTO的基本原則就是互惠。中國的很多市場是不對外開放的,是只開放給自己的國企的。中國說,反正我們也沒有承諾過要開放這些市場。沒錯。但那也意味,世貿組織的基本原則無法適用於美中貿易。中國的立場是,我們沒有違反入世承諾。他們可以為此辯護。那麼美國的反應就是,那我們就退出WTO,我們就不受任何約束了。從技術角度來說,中方的說法有道理,但毫無建設性。它意味著,美國會說,既然是這樣,那麼只能說WTO是沒用的。

(VOA)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