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央行決定通過定向降准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此次定向降準是落實6月2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的有關部署。央行有關負責人稱,此次定向降準可釋放資金約7000億元,其中支持債轉股5000億元;2000億元支持小微企業。
 
  早在去年10月19日,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談到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點時稱,如果經濟中的順週期因素過多,會導致市場過於樂觀並造成矛盾的積纍,從而到一定時候出現「明斯基時刻」。周小川同時指出,「這種情況的劇烈調整,是我們重點防止的。」
 
  以美國已故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命名的「明斯基時刻」,指經濟體中隱藏的風險突然全面暴露,資產價格暴跌,導致大範圍違約。
 
  在長期的經濟繁榮中,資產價格上漲會導致投機性的貸款增加,而過多投機所產生的債務會造成投資者的現金流緊缺,即資產產生的現金流不足以支付債務需要的利息。當債權人要求償還債務時,深陷債務問題的投資者必須賣掉資產價格相對穩定的投資物來維持現金流,然而此時已經沒有交易對手方會支付如此高的資產價格。一系列的拋售將導致資產價格進一步下跌,以及流動性緊張,並最終造成資產價格的崩潰。
 
  經濟學家們把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亞洲金融風暴和十一年前爆發的美國次貸危機都用明斯基時刻到來概括。
 
  中國存不存在明斯基時刻問題?
 
  當然存在。
 
  第一,巨大的債務問題。尤其是地方債讓人擔憂,5月19日,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在北京參加某論壇時,詳述了中國經濟面臨的一系列深層問題,談及地方政府債務時稱,中國的地方債大概是40萬億元人民幣,但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甚至許多地方連息都還不起。而國家信息中心一位官員估算地方債規模約46萬億元。
 
  至於中國的總體債務,國際金融機構估算總體債務佔GDP比例至少在250%以上。
 
  這次,央行下調存款準備金率明確的表示,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調工、農、中、建、交五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等十二家股份制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可釋放資金約5000億元,用於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項目,同時撬動相同規模的社會資金參與。相關銀行要建立台賬,逐筆詳細記錄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實施情況,按季報送人民銀行等相關部門。
 
  2018年1月起至2018年6月24日,違約債券數量共計30支,涉及主及19家。這佔到中國有債券市場以來數量的10%。從總體上看,自2014年至2018年,違約債券數量共計177只,涉及違約主體98家,纍計違約金額總計高達826.09億元。
 
  為了緩解市場債券違約,一方面加強債轉股,一方面通過降准希望通過銀行撬動社會資金參與,防止明斯基時刻率先從債市爆發。
 
  第二,樓市泡沫嚴重。6月13日,陸家嘴論壇上,建設銀行董事長田國立說:中國房地產總市值越40萬億美元,也有種說法400萬億人民幣。但是,無論哪種說法,都是美國房地產總市值的2倍以上。
 
  同一論壇上,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楊偉民說他在中央財辦時,曾經請有關單位通過對用電量對全國住宅的空置情況摸底調查,顯示我國無論是城鎮還是鄉村住宅的空置率都相當高。比日本這種高度老齡化、少子化、城市化的國家還要高,日本是13%。
 
  根據媒體報道的各類機構數據都高於20%,中國房價泡沫隨時有崩盤風險。有媒體報道北京郊區的房價在5月份下跌了20%。
 
  第三,人民幣本幣泡沫。2018年3月份,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數據,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量達到173.99萬億元、為27.67萬億美元。 相比之下,「美元+歐元」M2總量僅為27.66萬億美元,略略低於人民幣的廣義貨幣供應量。
 
  不論從哪個角度看,人民幣發行過多都是個客觀現實,無論從資產角度衡量比如中美房價,還是從商品的角度就是購買力平價來衡量,人民幣對主要經濟體貨幣都被嚴重高估了。一旦人民幣國際化,出現上世紀八十年代本幣、股市、樓市暴跌的可能性極大。
 
  第四,由於中美貿易戰的原因,上週點位並不高的A股居然出現了千股跌停狀況。這衹是促使央行降準的時間窗口而已。降准後,並沒有讓股市反彈,而是繼續下跌。6月25日週一,A股繼續下跌,上證綜指下跌1.05%。(賀江兵專稿)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