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十九大前夕,解放軍人事出現大幅調整,尤其是脖子以上的中央軍委下轄的各大機關以及軍兵種,都出現主官調整。軍隊人事先定盤,這成為十九大人事更迭的一大特點,也體現着習近平先軍後政的人事安排考量。

按照以往的傳統,軍隊人事往往與黨的人事安排一起通盤考慮,尤其是中央軍事委員會的產生,都是在黨代會之後的一中全會選舉後公布。但今次卻大不相同,到目前為止,上屆軍委委員中已有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後勤保障部部長趙克石、海軍司令吳勝利、空軍司令馬曉天、火箭軍司令魏鳳和被解除職務,這些人變得有名無實,而房峰輝、張陽更有可能被調查。

接任的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政治工作部主任苗華、後勤保障部部長宋普選、海軍司令沈金龍、空軍司令丁來杭、火箭軍司令周亞寧,都不是中央軍委成員。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屆軍事委員會已變得有名無實,出現軍史上罕見的空窗期。

軍權在握 乾綱獨斷

之所以出現如此安排,不外乎兩個原因,一是中央軍委的架構出現重大調整,十九大後將增設中央軍委副主席至四名,取消軍委委員這一層級,各軍兵種及總部機關首長都不進入軍委會,成為各軍委副主席分管的部門,對軍委主席負責。也就是說,十九大一中全會將選出軍委主席、軍委副主席,不再選舉軍委委員,因此,原先屬於軍委委員層級的職務可以先行調整。

二是體現習近平對軍權的強力掌控。十八大時,關於軍委委員及各大戰區主官的選擇,基本上還是以郭伯雄、徐才厚的意見為準,兩人如分贓般將自己人安插到核心崗位,比如當時的總參謀長房峰輝是郭伯雄的愛將,總政治部主任張陽則是徐才厚的小弟,各大軍區的郭徐舊部更是數不勝數。習近平為了撥亂反正,用了整整五年時間,花了巨大的精力與時間,改革了總部機構和各大戰區,提拔了一批少壯派,才將郭徐人馬打散。

在中國威權體制之下,軍權是政權的保證,習近平通過今次的人事清洗,向全黨全軍體現其徹底根治軍中政出多門、大權旁落的亂象,真正實現軍權在握,為十九大召開時排除各種政治干擾、清除各種政治雜音奠定基礎。那些原本想通過十九大向習近平發難的黨內外反對力量,看到軍隊被習近平全盤掌握,恐怕難再有力量向習近平叫板。

事實上,習近平作為全黨政治核心、全國最高領袖、全軍最高統帥,其政治地位不是說說而已,是要體現在組織人事路線上,所以十九大的人事安排,不會像十八大時各方七嘴八舌共同決定,而是由習乾綱獨斷。

東方日報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