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股市道瓊指數2日暴跌666點,引伸出的問題是,拋售潮是否繼續,如果周一(5日)開盤後股價繼續修正,會不會導致股災?甚至導致經濟學家預期的經濟衰退?但更重要的,川普近期不斷打出「經濟牌」,為期中選舉熱身造勢,在股市大跌或難免出現的修正之後,還能繼續打下去,進而維持共和黨在國會兩院的主導地位嗎?

股市2日大跌後,華爾街出現的「主旋律」是:一,美國經濟基礎良好,就業市場繼續改善,失業率跌至4.1%,工資出現九年來最大增長。不少經濟學家預測,今年經濟增長可接近3% ( 川普預言,增長可達3%至6%;如達3%,他就可宣布勝利 ) 。二,股市將從2日的大跌反彈,返回上升趨勢。三,股市仍會繼續波動,不會再像過去數月那樣只漲不跌,「快錢」來得那麼容易;華爾街券商普遍認為,2日的修正還未結束,S&P 500指數的修正將在8%至15%之間。

11月6日期中選舉是2018年最重要的政治議題。如果川普與共和黨失手,失去國會控制權,川普政府施政必將受到民主黨阻撓,川普更可能遭遇彈劾的大風險;所以川普和共和黨今年最優先工作,是打贏期中選舉,保住國會兩院控制權。

面對期中選舉,川普和共和黨有一個特大弱點,就是川普不受歡迎。民調持續顯示,他是歷來最不受歡迎的總統,川普30日發表國情咨文當天公布的最新蓋洛普民調顯示,滿意度只有38%,雖然比之前的34%略有回升,但仍在40%以下,依舊是歷來在首次發表國情咨文時最不受歡迎的總統。期中選舉的歷史顯示,在任總統的滿意度是決定選舉勝負的關鍵因素。

川普近來一直在吹噓他的經濟成就,顯然在預為期中選舉暖身。他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演講和國情咨文,都打經濟牌,將美國經濟好景全部攬為自己的功勞,是他使美國再度偉大。其實自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美國經濟持續擴張已八年半,川普只占其中一年,不少經濟學家指出,經濟好景的功勞,不能全部歸功於川普,線性周期是主因。

現在問題是:就算股市2日修正後,再返回上升趨勢,經濟也持續好景,但川普的經濟牌真的會為他和共和黨贏得期中選舉嗎?其中關鍵,要看他受民眾歡迎程度。埃默里大學政治學者艾布莫維茲(Alan Abramovitz)最近做了一項研究,頗值參考。他研究二次大戰以來每次期中選舉,結果發現,在任總統受歡迎程度,對期中選舉有決定性作用,總統受歡迎程度的影響力,是經濟好壞的四倍。

艾布莫維茲的結論可用最近四位總統印證。一,1990年期中選舉,老布希面臨經濟衰退,但柏林圍牆剛倒下,使他的滿意度(在發表首次國情咨文前夕)達到80%,結果他所屬的共和黨只輸了八個眾院議席,遠比執政黨在期中選舉平均損失24個議席還少。

二,1994年,柯林頓面對首次期中選舉,他發表國情咨文前夕,經濟強勁增長5.4%,前一個月新增工作31萬6000份,但連串事件使他被共和黨圍攻,滿意度跌至39%(與川普相若),結果他所屬的民主黨輸掉52個眾院席位。

三,2002年,小布希面對任內第一次期中選舉,當時失業率持續上升,但九一一恐襲剛發生不久,他的滿意度在發表第一次國情咨文前夕上升至84%,結果他所屬的共和黨淨贏了八個眾院議席,成為執政黨不輸反贏的例外。

四,2010年,歐巴馬面對任內首次期中選舉,經濟剛走出2009年的大衰退,但共和黨狂批「歐記健保」和歐巴馬其他政策,他發表國情咨文前夕,滿意度為49%,亦即跌至50%以下,結果他所屬的民主黨大敗,輸掉63個眾院議席,這是二戰以來期中選舉執政黨最大的慘敗。

上述四位總統的期中選舉歷史證實,在任總統受歡迎程度,對所屬政黨的成敗影響最大,而經濟好壞卻未必有明顯影響。從這個歷史事實看川普的經濟牌,他會成功嗎?經濟牌可打敗他低於40%的滿意度嗎?

股市2日大跌,川普必然心驚,擔心股市是否繼續修正,而大幅修正是否導致崩盤,甚至是經濟衰退的先兆?畢竟,股市和經濟已持續擴張八年半,榮景不可能一直持續。如果股市出現大幅修正,經濟受影響,川普要攬功,將他自己與經濟好壞綑綁在一起,絕對是危險和不智的舉動。

《世界日報》社論 2018年02月04日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