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之人》的作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是受到習近平和王岐山特殊禮遇的一位西方政治學者,原因之一,就是福山以中國為反襯,批評西方、尤其是批評美國民主失效導致政府能力下降。但我相信,習、王對福山非同尋常的禮遇,還有一個政治目的,就是想套他說出習近平是好皇帝這句話。

此次習近平修憲,終於逼著福山給習近平帶上了中國壞皇帝這頂帽子。福山給習近平戴上壞皇帝這頂帽子,重要理由之一,就是習近平的帝王夢,破滅了許多中國人的自由夢,其次,就是他認為習近平此舉,將引發更多國家的效仿,給民主國家帶來更大的挑戰和壓力。

習近平的皇帝夢為什麼會得逞?目前看到的評論不多,福山和多數評論家的共識,就是高層的普遍腐敗,為習近平創造了機會,也就是說習近平運氣好,但為什麼好運氣會落到壞皇帝的頭上,而不是給好皇帝創造了機會?福山和嚴家琪都說了一些道理,但對中共內部權力機制和習近平個人方面的原因都分析有限。正如福山指出的,中共的政治遊戲太不透明,所以旁觀者很難有深入分析。有意思的是,福山在評論中語焉不詳地點了一筆,認為習近平的好運氣,與太子黨對習的長期鄙視有關。這說明他對中共高層太子黨與非紅色血統的權貴集團之間的權力之爭,並非全然不知。

江澤民在六四事件中被指定為中共元老的接班人,有一個不成文的約定,那就是將來要把最高權力交給太子黨。江之所以能全身而退,除了自己的“造化”,與他始終不敢毀約有很大關係。但由此帶來的問題就是,把最高權力傳給哪個太子黨?理性的邏輯就是,自然要傳給對自己的安全最有利的那一個。福山顯然看到了,習近平的好運氣與這個邏輯是有關係的。習的父親習仲勳是中共元老中受到迫害最深的一個,而且不像其他元老有那麽多“整人”的劣迹。

很多人都認為,或曾經認為,習仲勳本人以及他給家人帶來的遭遇,是有助於習近平成為一個好皇帝。但現在雖然還不能斷定習近平這個壞皇帝會壞到什麼程度,但他修憲之舉大大增加了中國和世界發生動亂的風險,已是很多人的共識。

那麼,習仲勳這個共産黨中的好人,為什麼會養育了這樣一個壞皇帝?毛澤東對習近平的巨大影響固然是一個事實,但不能不問的一個問題就是,作為父親的習仲勳究竟對習近平有什麼樣的影響?坊間對此有不少傳言。我認為不能排除的是,習近平從父親那裡獲得了許多負面的教訓。習仲勳很難想到習近平會當皇帝,作為父親,他最關心的是自己的兒子在中共危險的權力遊戲中如何有更多的生存機會。為此,他秘傳給兒子的知識和技巧,恐怕與做一個好皇帝關係不大。習仲勳本人的遭遇就清楚地證明,中共權力遊戲規則內生的邏輯,就是敢講真話,能做好事的人,不會得好報。習近平的好運,與他汲取了父親的教訓,領悟了中共權力遊戲的真諦,應該有很直接的關係。

在這個邏輯下,習近平的好運轉化爲中國和世界的厄運就難以避免了。所謂壞皇帝,並不是一心想做壞事而不想做好事的皇帝,而是沒有本領做好事的皇帝,或者是為了保住個人權力和安全,不怕背歷史罵名的皇帝。在這個意義上,有機會做一個壞皇帝,究竟是不是好運,也就難說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