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前天回應劉霞事件,指劉霞可出國是人道主義的表現。昨天在立法會回答毛孟靜質詢時指她的說法「沒有Subject(主詞),沒有Object(受詞)」,只是想表達劉霞到外國是「純粹人道問題」。強調沒有主詞,是想模糊她的主詞是中國;強調沒有受詞就奇怪了,若不是劉霞還有誰?「純粹人道問題」的事情怎可能沒有施者與受者?施者不是中國莫非是德國?若這次是德國已經提出一年多而終於成功,是人道主義表現,那等於說是德國的人道主義克服了中國對自己人民的殘酷主義。這當然不可能是林鄭的意思,她含糊其辭而實際上想講給北京聽,她說的「人道主義」Subject自然是中共國。以一個無罪的自己國家的公民作人質,與外國做成交易,若說這是人道主義表現,那是對「人道」這詞語的褻瀆,也是對自己人格的褻瀆。

李平昨天引述中共官媒說,面對中美貿易戰,「中國人血脈中既流淌着『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英雄情懷……面對這場『國運之戰』,中國人深知『有國才有家』,因而願意承受個人生活方面暫時的損失,與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共克時艱,上下同心,維護經濟持續發展和民族復興的長遠大局。這正是中國抗擊美國貿易戰的最強底氣!」

可惜的是,這種「夜行人吹口哨」的「底氣」只在官媒和高官談話中看到,大陸沒有非官方輿論,大陸網頁也不見有這種虛浮的豪言壯語。

大陸網頁有這樣的文字:「美國宣佈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增加關稅之後,中國網民到美國駐華大使館微博留言,90%贊成,10%反對,反對是認為應當增加到4,000億!」

有大陸網民說:「貿易戰對中國民眾有百利而無一害,因為只要中國完全按照特朗普的要求去做,不但可以讓中國人能夠購買到價廉物美的美國產品,而且中國產品的物價將會普遍下跌,這將推動中國經濟轉型。但是,對國企會構成巨大的威脅,國企專營和價格壟斷的美好日子將一去不復返,因此,國企強烈反對特朗普的貿易戰。」中共掌權者與國企是利益共同體。

前兩天,大陸有「中國公民吳滌新」,在網上發佈一封給特朗普總統的信,信上說:「你為了我國政府不兌現加入WTO時的各項承諾,為了貿易雙邊的不公平,開打了貿易戰,我非常支持你們的正義行動。……我站在中國人的角度認為,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求中國政府開放網路,實現資訊自由流通,讓google說真話的搜尋引擎等,能進入中國,同時要求中國政府把中國人民隔離於世界的防火牆拆除。……一旦資訊真正開放了,老百姓被蒙蔽的雙眼,就能看清誰是為大眾謀利的人,誰是整天說瞎話的人,誰是為了一個集團利益,在國內不免費醫療,不免費教育,而大把向世界撒錢……。」

宋代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早已不是中共官員也不是老百姓那杯茶,現在大陸人人都是「先天下之樂而樂」;「憂」,來了再說。「國運」是中共黨運與統治者的官運,卻是老百姓的厄運。為「有國才有家」而上當了一輩子的劉曉波和劉霞們,都應該切身體會到:「有國就沒有家」。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