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美國政壇焦點不在川普首次國情咨文,而在川普批准公布眾院共和黨人撰寫的備忘錄,指聯邦調查局(FBI)處理「通俄案」濫權,偏袒民主黨,完全是政治操作。公布備忘錄後,通俄案從司法調查迅速導向政治鬥爭,川普與共和黨看來勝了這一局,聯手大反撲既破壞司法部和FBI執法中立公正形象,也讓特別檢察官穆勒調查基礎受損。只是川普最後是否能全身而退,仍在未定之天。

通俄是司法案或政治案?牽涉總統選舉和外國勢力介入大選,在位總統和家屬、競選幕僚都涉入,具高度政治敏感性。2016年10月競選期間,FBI即開始監聽川普競選顧問佩吉等人,當時或許未針對川普。但先天上,FBI調查是緣於喜萊莉‧柯林頓競選總部提供資訊,而訊息源頭是民主黨花錢,請英國M16前情報特工史蒂爾彙編,未經證實,甚至屬杜撰。

這一來,FBI難逃偏袒聯手民主黨,想搞垮川普的指控。加上FBI對喜萊莉「電郵門」調查遲緩拖延,最後不起訴,一輕一重之別,不但是FBI前局長柯米被革職的主因之一,更造成副局長麥凱博日前被迫請辭。這些事全絞在一起,構成一齣內幕重重的權力鬥爭、夾雜司法介入黨派和人事糾葛的巨案,內情比電視劇「紙牌屋」精采,也比尼克森「水門案」複雜,卻在華府活生生上演。

情勢很明顯,事情可兩面解讀。通俄門可能是陷害川普起頭,屬莫須有案件;但反面看,如果毫無來由,川普何須千方百計想阻止調查,並邀柯米赴白宮晚餐、要求他效忠及停止調查前國安顧問佛林,未達目的後開除柯米;去年6月,川普也想開除穆勒,被白宮律師以請辭威脅才未成功。而佛林認罪了,供出甚麼?案情都不利川普。所以公布備忘錄,可視為川普阻止調查無效後的新攻勢,藉抹黑FBI偏袒民主黨、不具公信力,穆勒也不可靠(穆勒曾任FBI局長),調查結果自然缺乏可信度。

川普和挺川普勢力在絕地大反攻,預作布局。一旦穆勒公布調查結果不利,譬如指川普對通俄知情,或兒子小唐納、女婿庫許納涉入私通俄羅斯,都可一概指為民主黨發動的反川普政治陰謀鬥爭,自然可要求共和黨人群起護駕,避免川普遭國會彈劾。

川普大反撲公布備忘錄,影響至少有:一,美國更分裂了,反川、挺川雙方各執立場。即使穆勒調查結果出爐,也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必然面臨一場政治大風暴。

二,司法威信受重大打擊。川普指責司法部和FBI濫權,合謀濫用「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對他和團隊監聽調查,屬濫用職權。在位總統攻擊手下司法部和FBI執法不公,川普是第一人。但他也是涉案者,不避嫌用行政權想干預司法權,CNN評論認為,川普破壞三權分立憲政體制。

三,將來穆勒調查結束,如以涉嫌妨礙司法,移送國會彈劾川普,必須具備超強有力的證據,才有說服力,否則在川普與挺川普共和黨議員操作下,參院不可能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彈劾川普。

四,穆勒體察情勢,會不會藉調查過程技術性拖延,直到11月期中選舉後看國會主導權是否易手給民主黨,再提調查報告?依法依理,特別檢察官獨立運作,不應受政治力干預,但任何檢察官都想成功起訴被調查者。川普一直想盡早擺脫通俄案包袱,穆勒何時完成調查,是否和川普背道而馳,影響重大。而川普反撲後,是否還願接受穆勒約談,將有變數。

川普任命的現任FBI局長雷伊不惜以辭職要脅,反對公布內容片段且具誤導性的備忘錄,因為將傷害FBI,其實反映了FBI特殊的組織文化。自1924年起,FBI局長胡佛歷經杜魯門、甘迺迪、詹森等八位總統、18位司法部長,任期達48年。他建立FBI威信,曾下令搜集總統和政客私生活材料,作政治籌碼,三位總統想把他趕下台,卻都不敢動他。這種自詡高於政治和政客的官僚文化,終於和川普連續碰撞,後續影響值得留意。

川普為證明自己清白,拔了FBI這隻猛虎的鬚。FBI執法獨立須受維護,它是否公正,外界評價必然南轅北轍。而川普對通俄案是否用「不利我的調查就不公正,放過我就公正」作標準,從他用一個MS-13幫派殺人個案,抹黑全體「夢想生」,和他用監聽抹黑FBI、間接打擊穆勒,手法都如出一轍。

《世界日报》社論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