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兩國高官或政府發言人對「誰是新帝國」口水戰剛平息,川普政府向國會提出2019年度4.4兆元預算案,國防開支由2018年度的6120億增至6860億,增幅達12%,是史上新高;如加上列在能源部的核武預算,總額達7160億元。承平時期沒有戰爭卻猛增軍費,川普想用超強軍備「讓美國再度強大」,可能被反對者或對手國批評「窮兵黷武」;因此將導致明年赤字猛增9840億,等於政府借錢搞武裝軍備,這不是「富國強兵」,反而可能因「窮兵黷武」導致國家更窮,頗有爭議。

 

當前中俄都猛增軍費、擴充軍備,美國須因應防備。但俄羅斯自前蘇聯瓦解迄今,軍備實力大幅滑落,不值得美國擔憂。川普政府打破歐巴馬時代國防經費「自動減支」,大增軍費,主要衝中國而來,勢將影響美中兩國今後國內資源分配和彼此競爭。

幾個因素或可一提。一,近年許多分析認為,美中競爭難躲避「修昔底德陷阱」,早晚必有一戰。但衡量兩國關係和經濟利益糾葛,除非擦槍走火小規模衝突,大規模開戰機會偏低。中國近年也激增軍費,即使有隱藏,卻只有美國三分之一。依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數據,美國軍費高踞世界第一,甚至是排名第二至第十名國家軍費的總和,許多軍備閒置浪費,現在再擴增一成,霸主如虎添翼,但對美國是利是弊,不無可商榷之處。

二,川普首次國情咨文揭示將增加核武,以對付流氓國家、恐怖組織及中俄的威脅。把中俄列為對手甚至敵對國,但衡量三類對象,對付前兩者毋需核武;中俄是核武國,對它們用核武必導致核武大戰、世界毀滅。川普政府計畫發展可潛艦投射、全球部署的新型小核武,可能開展強權間花大錢的核武競賽。

三,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分析,中國在火砲、空對空飛彈、地面戰和電子戰方面,有些方面已超越美軍。中國發展「藍水海軍」,不斷突破第一島鏈,在南海強勢作為,試探在中東和印度洋海域發展,讓美軍擔憂艦艇數不足、訓練不夠,導致撞艦頻發。2019年預算將增加十艘戰艦,2023年前艦隊數量增加54艘;把戰略飛彈系統從44個擴增至64個,並增派2.6萬名部隊赴海外,都和對付中俄有關。

很難否認,因為強兵政策,美國將變得更窮困。川普執政下預算赤字擴大,今年估計6500億,明年估增為9840億,等於借債來搞軍備,2019年預算如照案通過,國債兩年內將從20.6兆迅增至逾22兆,十年內更可能增至近30兆元,可怕的天文數字無解,甚至可能導致戰爭。

美中俄和東亞國家近年重啟軍備競賽,美軍領先優勢被中俄拉近,但問題來了:90年代冷戰末期,蘇聯不顧經濟困難,編列大筆經費發展核武和飛彈,想反制美國雷根總統的「星戰計畫」,結果導致蘇聯崩潰解體。美國經濟走強,但財政日益困窘,會不會走上前蘇聯老路,最終把「老大」也拖垮?

從財政結構看,中國財力雄厚,美中各有隱疾,美國軍工複合體歷來是經濟成長動力之一,是優勢。但財政短絀卻想靠「船堅砲利」保護美元強大優勢,以便續借錢、印美鈔而窮兵黷武,這樣「債多不愁」還能揮霍多久?歐巴馬政府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穆倫上將曾警告,「美國最大的安全威脅是國債」,不是外國。這種看法無關民主黨意識形態,也不是黨派之見。川普的強兵政策反而在增加國家安全威脅,債留子孫,美國所有納稅人後代怎麼辦?

川普用削減福利、降低外交援助和教育、環保等預算,想降低政府支出。但和軍費增加相比,杯水車薪,反而增加赤字。最具爭議的,川普推翻共和黨保守派歷來堅守的追求預算平衡、縮小赤字方針。執政團隊很多核心幕僚出身軍方,以追求軍備實力為職志,川普也篤信這些。

歐美新思維主張,國家間已發展出「軟實力」概念,用經濟、外交、文化、旅遊、傳媒等非軍事手段競爭,超過軍力等「銳實力」「硬實力」,美國卻全力要用軍事來圍堵中國,成敗風險可想而知。主流媒體分析,預算案可能被國會大幅修改,但在「讓美國再度強大」的愛國氛圍下,反對者可能噤聲,軍方和軍火商成了最大和唯二贏家。這是共和黨執政的特色,兩位布希任內如此,川普也不例外。

《世界日报》社論 2018年02月14日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