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日前公布了十九大解放軍及武警代表團的代表名單,兩位中央軍委委員包括原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不在名單之中,實際上印證了其落台的消息。而另一位身陷落台傳聞的軍委委員、原海軍司令員吳勝利卻榜上有名,則等於是間接闢謠。隨着十九大日益臨近,各種人事異動傳聞真真假假,波譎雲詭,從一個側面顯示了權力博弈的膠着。

台前選舉 幕後調查

中共歷次黨代會召開前夕,都會組織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按之前的慣例,該委員會主任由上屆中紀委書記擔任,如十七大時的吳官正、十八大時的賀國強,兩位副主任則是中組部部長及軍委總政治部主任。這種機制是對黨代表設置的最後一道「保險閥」,主要是為了處置由突發事件引起的代表變動。但由於黨代表之前經過內部考核、醞釀、投票等多重程序,所謂代表資格審查基本流於走過場,甚少發揮實質作用。

然而今次卻不同。十八大之後,紀委權力如日中天,許多案件調查過程之中秘而不宣,就連負責選拔官員的組織部門亦不知情,故而造就了組織部門提拔高升後又火速被紀委拿下的官場短命鬼。如原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局長霍克調任國家旅遊局副局長一個月後就被查,第二炮兵副政委張東水升官後第十四天落台。最誇張的是湖北省司法廳副廳長魯志宏履新第三天就被雙規。當然,有些案件則是在高層統籌下,紀委、組織部唱雙簧,調虎離山,以放手調查。

在今次十九大代表選舉過程中,也出現了台前熱熱鬧鬧選代表、幕後緊鑼密鼓查案件的情況。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中紀委駐財政部紀檢組組長莫建成本來已經分別在重慶、中直機關當選十九大代表,後又相繼落台。按照流程,屆時由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撤銷資格即可。

然而,這種方式顯然有損黨的顏面,無異於對外界承認之前的選舉過程不嚴肅、監督機制未盡責。今次軍隊及武警代表名單在房峰輝、張陽落台之後發布,應該即是考慮到這個原因。原本軍隊各大單位早在五、六月間就開始陸續舉行黨代會選舉十九大代表,而遲至日前才公布,即是為了首先在內部完成排雷,清除影響軍隊穩定的政治炸彈。

落選代表 去向堪憂

依照慣例,現任的黨政軍領導人(包括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人大政協黨內副職、國務委員、兩高首長、軍委委員等),如無意外,都應當選為十九大代表。在其他大佬全部當選的情況下,房、張二人出局,等同已被判政治上的死刑。

而外界亦因這些「黑天鵝事件」而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近日又傳出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也落選的消息。其實,上海十九大代表名單中的周強,即是這位首席大法官。上海本地確有一位名叫周強的中級官員,現任市發改委秘書長,但並未當選黨代表。而十八大時,亦確有兩名周強,除了時任湖南省委書記周強,還有一位中央廣播電台駐上海記者周強,但他當時是在中直機關代表團當選,且如今早已調離上海。

在此前中直機關公布的十九大代表名單中,有多位正部級高官落選,包括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楊煥寧、中國科協黨組書記尚勇、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國家能源局局長努爾‧白克力、國家行政學院常務副院長馬建堂等。楊煥寧已因嚴重違紀被降為局級;尚勇近日被免職,且本人未出席交接會議,雖「另有任用」但前景不佳。可以說,未獲十九大入場券者,可判斷將從實權崗位「離場」,即使保住烏紗,亦將被投閒置散。今後一個月,官場仍將有波瀾。

政情觀察員 白非

東方日報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