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傳統基金會連續24年評香港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而且今次香港得分為90.2分,較去年還高0.4分。林鄭月娥、陳茂波自然反應雀躍,這對民望下跌的特區高官來說算是一針強心劑。但是,這份報告與其說是對香港政府、北京香港政策的肯定,不如說是一向親台親港、以「捍衞個人自由及美國傳統價值觀」為己任的傳統基金會,給予香港的一份鼓勵,並表現在對中國加強干預香港的關注,以及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形成後退出自由化的擔憂。

親台大本營 促成特蔡通話

傳統基金會成立於1973年,是美國保守派重要智庫,與總統特朗普關係之密切、對特朗普政策影響之深刻更備受矚目。大選期間,特朗普的多份政策白皮書出自傳統基金會,基金會多位高層也加入特朗普競選團隊,後來還成為政權交接團隊成員。而基金會親台、親港色彩濃厚,對中美台、中美港關係的影響不容小覷。

傳統基金會一直被視為華府的親台大本營。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在2016年12月2日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就是由傳統基金會牽線促成,一改中美建交30多年的傳統,觸動中國最敏感的神經,也震撼國際社會。當然,特朗普就任總統後對華政策、對台政策出現搖擺,在一個中國問題上退守美國原有政策,對中國的貿易、知識產權、匯率等問題也未採取競選時宣稱的強硬制裁,但是,正如特朗普剛在首份國情咨文中宣告的「經濟投降的時代已經完全結束」那樣,他隨時可能啟動對華貿易戰,放棄一個中國原則也可能成為其籌碼。特別是,中國如果在北韓核問題上未能誠心誠意幫助特朗普的話,傳統基金會的親台政策就會再浮上水面。

另一方面,傳統基金會連續24年把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的榮譽給予香港,也顯示基金會對香港的厚愛。值得一提的是,被視為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的重要推手葉望輝(Stephen Yates),是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資深政策研究員,對香港問題同樣有深入的觀察和研究。他曾撰文〈香港在美中關係中的角色〉,重視香港在中國的發展中的獨特地位。

建言基金會 突破中國打壓

傳統基金會今年的《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雖然繼續把最自由經濟體的桂冠授予香港,但對香港自由環境惡化的關注不只表現在香港內部因素上,包括香港貪腐率雖低但有上升趨勢,更表現在中國因素上,既關注中國政治干預(political interference)香港、收緊(strained)香港政策,也關注隨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形成,中共領導層似乎正在退出自由化,令進口及投資開放程度出現降低的可能性。

雖然香港、台灣的政治和社會環境相差甚大,但傳統基金會對香港的態度,包括它可能給予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建議,仍可以借鑑它對台灣的態度。在去年11月舉行的一場研討會上,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洛曼(Walter Lohman)曾表示,協助台灣突破中國封鎖是美國利益所在,美國不希望看到台灣失去國際連結,因此會全力支持台灣維持高度自主(remain autonomous),不受北京的打壓。

由此可以想像,美國同樣不希望香港失去高度自治的地位,不希望香港持續受到北京的打壓。對香港的政商來說,透過傳統基金會爭取美國政府支持是一個有效途徑。如何突破中國的打壓,港人應給基金會更多更有效的建言。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