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朗 來稿


作者自注:从电脑里发出去的旧信档中发现一篇旧文拙作,应该是2014年5月写的。今天重读一遍,觉得四年前我的反动言论实在是“不幸而言中”了。

习近平上台一年多,所作所为无不表明他学的是毛泽东,薄熙来,金正恩。

为什么要学?只因他自己没有东西。没有丰富的学养,没有独特的理想,没有成熟的方略。他从小到大,只受过无比残酷的权力斗争的耳濡目染和熏陶影响。但是,这些,对于做一个大党大国的领袖是远远不够的。

 

https://i.ytimg.com/vi/9ZAYbRrHKpM/hqdefault.jpg

(一)学毛。

习近平不想学毛的深谋远虑,毛的六韬三略。他也学不来毛的精明深刻,洞幽烛微。毛靠了这些本领当上了皇帝,习近平没有这些照样当上了更富的皇帝。他要的不是抢夺皇冠的本领,而是保牢皇冠的本领。恰恰这些毛都有。

首先,他羡慕毛的大权独揽,一言九鼎。他要像毛一样,使别人——哪怕第二把手,见了他也簌簌发抖。所以,他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立威。他知道,一开始,毛泽东也并没有什么威权、威势,后来靠了延安整风等等手段树立了威势。而在共产党政权里,立威的唯一途径就是整人、杀人。斯大林举起屠刀从列宁的亲密战友、苏共的元老杀起,一直杀到自己培植出来的将军和干部,杀人无数,威望无比。毛泽东建国以后专心致志从事的就是整肃部下,对革命功臣元勋开刀,也有神妙效果,所有的人都对他畏之如鬼,没有任何人敢于违逆他的任何意愿;只有他可以随意批评、指责、辱骂、戏弄、欺骗、处罚别人,没有人可以对他有丝毫不敬。习近平对毛为自己建造的这种气场,仰慕极了。他上台之后用来立威的旗帜叫做“反腐”。实际就是整人。反腐冠冕堂皇,没有人敢反对,老百姓也欢迎,国际观瞻也很正义,又能速收经济效益,所以他越反越有兴味。他的反腐,丝毫不触动腐败的总根源——权力的绝对化,而是西瓜专挑大的抱。历史上嘉庆皇帝杀了一个和珅,尚且饱吃了一顿,何况如今的“大老虎”,打一只就收进几十几百个亿,何等畅意!于是一帮大官日子不好过了,捞得太多的贪官惶惶不可终日了,情妇无数的淫棍跳楼上吊了。这,就是习近平想要收到的效果。他要共产党的高级干部个个都怕他,都听他的话,都争当习粉,“紧紧地团结在习周围”。一句话:在党内制造恐怖。

有了这样的血腥威势,他就可以像毛那样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他就有了君临天下、睥睨一切的气概。做皇帝,要做就做这样的,哪里能像胡锦涛那样地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左顾右盼,活像个小媳妇。

所以,第二,他以最快速度去抓枪杆子。他知道上上下下都在拼命捞钱的军队是没有一点点战斗力的,所以他要在军队里重新创造和宣扬“穷棒子精神”。这也是毛泽东意念里的精髓之所在。他崇毛的真意就在这里。毛相信,人穷志短,饿得瘦瘦的人容易摆布,收买起来价格便宜。所以毛刻意让工人农民知识分子长期处在仅堪活命的卑微境地。习近平对此十分信服,他看得很清楚,江泽民和胡锦涛把军队养得太肥太娇太烂了。所以他不惜拿挂将军衔的老虎开刀。因为在他眼里,那些“上将”“中将”“军委副主席”,不过都是官运亨通的骗子而已,既无战功,又无利用价值,杀何足惜。

第三,他迫不及待地把一切有形无形的权柄抓揽到自己手里。从国家主席到党总书记,从军委主席到什么什么组长,九个最大的职位他一人兼任。如果中国哪里有个“芝麻烧饼质量监督管理小组”,组长很可能也是习近平兼任。这一点也是跟毛学的。毛虚情假意地让刘少奇当了六年“国家主席”,到1966年就决定不让这个”刘主席"活下去了。

所以,别以为习近平相信什么“毛泽东思想”,服膺毛的什么革命理论、哲学观点。毛没有思想。毛只有投机取巧的实用主义,什么意念什么态度什么行为对自己有好处,就坚决照此办理。当年,打日本侵略军只能消耗实力,他就不打。接受彭德怀的善意谏言他觉得颜面扫地,他就组织一帮子应声虫围剿彭德怀。让刘少奇继续当国家主席自己眼看就要丧失实权,他就发动“文化大革命”把刘干掉。他有什么思想?

习近平崇毛,就是模仿毛的实用主义手法。

(二)学薄。

说“习近平学习薄熙来”,可能不少中国政治问题专家要嗤之以鼻。习近平干掉了薄熙来,怎么会学习薄熙来?

须知,干掉薄熙来的不是习近平,而是胡温和江。习近平不过是不跟前任拗呛、顺水推舟地消除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隐患,而不是劲敌而已。“薄熙来跟周永康联合搞颠覆习近平的政变”——这不过是一个跟“贝利亚篡党夺权”、“刘少奇是工贼内奸”、“林彪企图谋杀毛主席”一样的最蹩脚最低级最不要脸的谎言而已。如果真有其事,薄熙来、周永康早就灰飞烟灭了。

薄熙来是共产党高干队伍里面的一个异数。他自视过高、野心过大是事实,但一步登天的奢望是不会有的。他的过人之处是从不唯唯诺诺、拾人牙慧,而是异军突起,另搞一套。当然,在共产党内,玩出什么令人目瞪口呆的新花样来是不可能的。他到了重庆,看来已经遭贬,要想东山再起,再受峰层青睐,进入柳暗花明之境,几属妄想。但是。以他的聪敏,在一帮马屁鬼窝囊废的中共高官中间,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开了新的局面。“唱红打黑”,本不是新调门新花招,却令那批蹩脚货“政治局常委”兴奋异常,仰慕非凡,纷纷跑去重庆取经和捧场。薄熙来凭藉自己的聪敏和靠着同僚的低能,很快又名声响亮,招牌放光。当然,这,也是招致他再度落难的根源,当然里面有王立军事件的不可预测性的作用在内。

这样的“熙来二哥”,怎么不叫庸愚的习近平五体投地?

现今习近平在搞的那一套,跟薄的“唱红打黑”有什么不同?那不是效法“唱红打黑”又是什么?
习近平嘴巴里讲出来的语言,哪一句不是陈腔滥调的“唱红”?当然他没有提倡和领头唱歌,但他说的不是比唱的还要好听?

他反腐,拿下大型国企集团头头当贪官来打,抓捕省级民企首富当黑社会来打,不是跟薄二哥的“打黑”一模一样?他口口声声说要以法治国,但他打黑的手法过程,不也跟黑手党的套路一模一样?几个“中纪委”的神秘便衣人员一现身,副部长、省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等人就此消失,关在哪里无人知晓,家属、律师、记者一个都不知究里,也不敢去向谁打听。人一旦进了铁槛,就失去了公开自辩的机会和权利,只能听凭主宰者脏水污泥淋头,在宣传品里乱编乱骂。这不是跟薄熙来在重庆的所作所为一模一样?

去包子铺吃几个包子、跟下级官兵一起去大食堂吃饭,这是县委书记、营长团长玩的亲民手法,国民党的领袖玩起来比他诚恳、逼真得多。只有在最愚昧最无知的群众中间才有市场,但也是从薄熙来那里学来的,所以至今尚有重庆民众对“薄书记”挂念感恩在心。

(三)学金正恩。

金正恩在北朝鲜的无比威势,超过了他的祖父金日成和父亲金正日,正是由于他杀人更狠更快更无情更不可捉摸。

这一点,也使习近平私下羡慕之至。金正恩一出现在群众中间,即刻使男男女女激动莫名痛哭流涕,这种魔力,也使刚刚当上党国元首的习近平佩服之至。习近平没有功劳、没有政绩、没有过人之处、没有品行道德学问吸引力,只有好运,使得在七常委开会讨论问题时,很难像毛泽东那样大家一味揣摩他的心意而见风使舵表态说话,恐怕七嘴八舌不同意见很多,因为那另外的六常委不是习近平的心腹和跟屁虫,全都各有自己的主子。所以,金正恩敢于杀掉党内最高官员——自己的姑父张成泽,一定给了习近平一个启发:政治局常委不是不可以动,而是在一定时机,抓到一定把柄,照样开刀,这样,那另六人才会双腿发软,渐渐转弯,死心塌地跟随自己。所以,被无知愚民叫好的“破除刑不上常委”的“大胆革新”,正在习近平心里渐渐成熟。毛泽东的延安整风,就是大胆地拿战功赫赫的大将任意蹂躏践踏,整得一批凶猛战将服服贴贴,从此对毛由衷诚服。

习近平之所以至今得以一步一步遂其心愿,正是由于党内各级干部多年来被调教得像患了软骨病一样地奴性十足,对“组织上”确定的最高领袖只能惟命是听,不敢大胆反对,以绝对服从换取乌纱帽的稳固,赢得上级的赞许而戴一顶”忠心耿耿为人民服务的好干部“的帽子,不至于戴上贪官帽子而去秦城监狱终其一生。因为这两者的界限仅在“上面看法”的一线之间。

至于习近平对毛、薄、金的师从的必然恶果,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中。

(2014年5月10日)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