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媒体上一些专家纷纷预测,中国会不惜代价与美国打贸易战,甚至商务部研究院某研究员发文称要打一场史诗级的贸易战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承诺,加快开放中国金融市场,并放宽汽车、造船和航空行业的外资投资限制。

隔天中国央行行长易纲也宣布加快中国银行、证券、期货、资产管理和保险行业所有权改革步伐,将落实时间表从数年缩短到区区数月。这些措施包括,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中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在未来几个月内将证券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

澳新银行(ANZ)中国市场经济学家曲天石表示,易纲在世界舞台上首次发表的这一讲话,标志着“自去年10月(中共)十九大以来,中国首次给出了金融市场开放计划的清晰时间表”。

这与笔者预测的一致。之前3月发表的文章《中国应尽最大努力避免与美国发生贸易战》中指出,在中美贸易战中,实际上中国处于劣势,仅有减少买美国国债或人民币贬值来应对,但成本太高,操作困难。一旦中美贸易战开打,受伤更多的是中国,外汇储备会全面告急,接着出口制造业出现裁员潮及倒闭潮。几百万年轻人将会失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甚至引发政治危机,这是中国领导人所不能承受的。

习近平在博鳌论坛上的讲话,表明中国最高领导人有清醒的判断,认识到中美实力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并没有被清华大学某教授吹嘘的中国已经全面超越美国的观点所影响,也抵抗住了国内特殊利益集团和狭隘民族主义的压力,做出了务实的选择,符合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的共同利益。

美国总统特朗普给予了积极回应,4月10日通过推特说:“非常感谢习近平主席在关税、减少汽车进口壁垒方面的善意言辞……还有他在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方面的表态也非常有启示意义。美中两国将共同取得巨大进步。”

一方面,特朗普之所以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强硬,与美国国内政治的变化密不可分。传统的共和党理念是小政府、大市场,是有限赤字、自由贸易,是美国政治立场中相对审慎、保守的一派。然而,在贸易战的背后,我们看到共和党转而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支持者,选民基础的变化是共和党转变的根本原因。

按照去年9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统计,特朗普的党内支持率长期稳定在85%左右,超过了副总统彭斯的82%、众议院议长瑞恩的66%,参议院多数党主席麦康奈尔只有可怜的31%。这样的选民支持率可以赋予总统极大的政策自由度。还是以贸易政策为例,昆尼皮亚克大学近日的一项统计就表明,58%的共和党选民支持增加关税,这给特朗普大打贸易战带来了合法性。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共和党内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几乎是特朗普一个人塑造出来的,他敏锐地看到了中美贸易不平衡对美国国内就业产生的不利影响。彭博社在2015年报道中指出,经过对中国从2001年底入世以来的影响分析,发现因为中国的低成本进口,美国500万工厂员工中有100万,甚至超过200万人失业。

根据研究人员的估计,2000年至2007年间,因为中国的进口竞争,美国失去了98万个制造业就业岗位。他们尤其指出,对中国商品越开放的美国地区,不仅损失更多的制造业机会,整体就业率也下降。正是这些普通的美国蓝领工人,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用选票教训了美国的既得利益者和华尔街的精英,把特朗普送进了白宫。

皮尤中心2016年的调查显示,受特朗普的影响,共和党及偏共和党的中间选民,对于自由贸易的认同度,在大选期间出现了一个大跌,从2015年的56%跌至选举投票前的29%。选举结束后,高达85%的共和党选民坚定地认为,是自由贸易毁掉了美国的工作岗位。同期,这一数据在民主党选民中只占54%。

另一方面,虽然2001年中国入世以来确实修改了数千项国内法律,但跟中国入世议定书逐条对比,中国在很多方面并没有遵守其入世承诺和成员资格要求。其中包括:技术转让作为市场准入门槛、国企占经济市场的份额、外国银行享受国民待遇、通讯市场对外国企业开放、国外电影在中国自由发行、出口补贴、知识产权盗窃与违反行为等,这也是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的原因。

尤其在知识产权领域,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2017年公布的《特别301报告》详细列出,中国是大范围侵权活动的窝点,这些行为包括“窃取商业机密,猖狂的网络盗版和制假,向全球市场出口高仿的盗版和假冒商品”。

关税方面,以进口汽车为例,以排量3.0升的2013款宝马335i为例,美国官网报价4.3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26万多元,加上运输和保险到岸价为30万元。如果属于自用性质,加上25%的关税、17%的增值税、40%的消费税、10%的车辆购置税,最终需要花费63万多元,是美国消费者的两倍有余。特朗普曾经发推特称,现在的安排是美国对中国产的汽车只征收2.5%的关税,中国却要对美国产的汽车征收25%的关税。

特朗普对这种他所称的“历史性的不平衡”大加抨击:“这听起来像是自由或是公平交易吗?不,听起来像愚蠢的贸易持续多年。”他同时声称,并不怪中国领导人,而是美国之前的历届政府都重视美国大企业的利益,忽视了普通的美国人。

习近平在博鳌论坛上说,中国“不以追求贸易顺差为目标”“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我们应该“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走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好改的都已经改完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改革开放是第二次革命,要想继续下去,需要最高领导人有足够的政治勇气,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冲破特殊利益集团的束缚,使改革开放的好处惠及到普通国民。这才是避免贸易战的根本。

特朗普感谢习近平的推文发出后,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说:“我们对中国的言论感到鼓舞,但我们希望看到实质步骤和行动。”她补充说,“我们要看到超越言辞的东西”,在那之前,拟议中的关税措施将会生效。用中国的古话就是“听其言,观其行”。如果中国能够兑现承诺,不仅可以避免贸易战,也可以向世界表明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让子弹再飞一会。

胡浩(中国劳动关系学院 助理研究员),联合早报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