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3日是蔣經國逝世30周年。他生前的秘書、前總統馬英九在國民黨中常會演講紀念他;另一位秘書宋楚瑜出書追念蔣經國行誼。儘管民進黨藉口「轉型正義」追討兩蔣責任,但對蔣經國的攻擊遠少於對蔣介石的報復。而蔣經國領導台灣十大建設、發展經濟,晉身「東亞四小龍」,晚年推動政治改革、開放大陸探親和黨禁、報禁,從強人威權體制過渡到民主,正是海外期待能在大陸重現的願景。「蔣經國模式」顯然持續在影響兩岸政局,無法視而不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政後,許多人敏感地察覺,他領導風格和蔣經國40年前的作風雷同,譬如穿樸素無華的夾克造訪民間小吃店、展現親民作風;對內強調從嚴治黨,大力肅貪,要求公職人員簡約克己,和蔣經國治理台灣的身影類似。不少人對習近平究竟是「毛澤東第二」或「蔣經國第二」,有不同揣測。

五年多來,習近平權力抓得更緊,集權態勢更牢固,甚至有凌駕毛澤東之勢,對習近平可能是「蔣經國第二」,推動民主改革的期待和聲音變得越來越小。習雖在中共19大後以強人姿態標榜「新時代」,但新時代也標誌著中共已走到歷史關鍵轉折點。

習主張不忘初心,保持黨的純潔,反腐從嚴治黨,老虎蒼蠅一起打,一再強調堅持黨中央權威和集中領導,正意味面對多元開放的新世界,習近平強勢領導也有越來越重的焦慮感和危機感,必須推動改革,爭取人民認同支持。

習近平當下的處境,和當年蔣經國有幾分類似。當大部分人富起來,小康社會成形,民眾對政府、社會環境與生活品質的要求必然隨而提高,各種轉型的要求直接挑戰執政黨。蔣經國最有名的一句話是「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執政黨必須以新觀念、新做法因應。他接受民進黨強行組黨的事實,推動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開放兩岸探親,從「威權獨裁領袖」,變成「威權終結者」,所以被視為華人世界的「民主推手」,也締造蔣經國個人的歷史定位,並紓解國民黨面臨的內外壓力,讓黨再延命執政20多年。

蔣經國以人民往來需求為基礎,支撐今天「兩岸同屬一中」的連繫,開啟台商跨海西進,參與大陸改革開放大潮,台商提供資金、管理經驗,成為大陸經濟起飛的重要動力之一。沒有蔣經國的睿智與遠見,兩岸關係不會有今天的發展,習近平縱不以蔣經國為師,也不能忽視蔣經國模式對中共執政的啟發。

鄧小平改革開放讓中共從共產主義解套後,習近平要創造新時代,就須把改革開放從經濟層面,推進到政治和社會層面,才能打破不進反退的瓶頸,凝聚民心支持,真正做到穩定中共執政地位。蔣經國當年的選擇,習近平有無這種膽識與魄力,創造真正的「新時代」,還等待歷史檢證。

蔣經國晚年的另一重要貢獻是「民主保台」,逐步放手國會改選,全面落實台灣地區選出國會代表,並自稱「我已是台灣人了」,以本土化、民主化兼容中國認同,創造中國人社會前所未見的民主體制,台灣號稱中國的「民主燈塔」。

可惜經30年發展,兩次政黨輪替,民主實踐雖比新加坡、香港和大陸走在前頭。但民主化、本土化部分變質為「台獨」、「去中國化」,排斥中國認同,悖離蔣經國當年為台灣擘畫的方向。

大陸30多年來發展的軌跡,許多地方像「蔣經國模式」的放大版。無論習近平強人領導、行政威權擘畫經濟發展、「一帶一路」規劃、民間要求增加,都和蔣經國時代相似,只是規模、能量大了幾十倍。不同的是,習近平迄今堅拒政治開放,反而縮緊言論空間、加強監控防變,標榜富國強兵中國夢,意味稱霸世界,和蔣經國有截然不同方向。

習近平2013年在印尼演講,曾引用蔣經國「計利則計天下利,求名當求萬世名」座右銘的前句,有人猜測他心儀蔣經國的民主轉型之路。旅居海外的中共元老羅瑞卿之子羅宇認為,習近平的底牌就是民主,只要研究蔣經國怎麼做,習近平就是想這樣走,因為沒有第二條路。

我們不敢這麼樂觀,但中國要長治久安,真正成被尊敬的世界大國,強盛的經濟只算「半套」,另外那半套的底牌是甚麼?蔣經國、習近平兩位「太子黨」走的路,引人無限遐思。

《世界日報》社論 2018年0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