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与诺贝尔奖奖章资料图片DR网络图片

日益变化的国际风云中也并非仅有战乱、灾难、饥荒等不幸的消息存在。近日,一则有关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去年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就颇具喜感的再次吸引了大众的眼球。特朗普在周五于白宫讲话时表示,安倍晋三曾向诺贝尔委员会递交了一封“ 最漂亮”、“足足五页纸”的信,提名自己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以此来表彰他为实现朝鲜无核化所付出的努力。

特朗普还透露称,安倍把信的副本给他时曾说,“我代表日本恭敬地提名您,我请求他们授予您诺贝尔和平奖。”对此,他还显露谦虚地向媒体表示,自己并不期待获得该奖。然而,就在特朗普话音未落,自爆被安倍提名争夺诺贝尔奖的消息后,日本媒体《朝日新闻》则在周日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日方官员披露称,安倍对特朗普的这一提名是在华盛顿的要求下,于去年秋天向诺贝尔委员会提出的。日本政府随后拒绝对这一消息的真伪作出回应。但如若这一消息属实,有分析人士提出,这或许从好大喜功也曾多次提到过,获得诺奖可能的特朗普个人的角度来看并非不可能。事实上,美国在任总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并非没有先例,回顾美国历史就有包括奥巴马在内的三名总统,于就职期间获得了这一殊荣。他们分别是在20时期初担任美国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及一战中担任总统的托马斯·伍德罗·威尔逊。

西奥多·罗斯福因在任期间成功调停日俄战争于19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第一个获得此奖项的美国人。而在一战中担任美国总统的托马斯·伍德罗·威尔逊则因在战争末期主导对德交涉和停火协议,并在战后率先提出建立国际联盟,以及参与拟定《凡尔赛条约》,从而被授予1919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与他们相比,奥巴马当年在刚宣誓就职不到一年后,就出人意料的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他的得奖与这两位老前辈相比显得有些莫名其妙,而当时该委员会给出的官方说明则是“表彰奥巴马为增进国际外交和人民之间合作所作出的非凡努力。”诺贝尔委员会尤其强调他主张的“无核世界理念”和他为此所做的工作。值得一提的是,授予奥巴马诺贝尔和平奖的5人委员会在当时被记者问到,是否在作出决定时存在意见分歧,时任委员会主席亚格兰(Thorbjørn Jagland)则回答称:“我们(5名委员会成员)一致同意。”亚格兰随后于2015年遭到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撤职,这也是该奖项设立114年首次出现这种情况。

他在担任该委员会主席期间,奥巴马于2009年被授予和平奖;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于2010年被授予该奖项,并引发中国和挪威外交交恶6年;2012年,诺贝尔和平奖又被授予了不被舆论讨好的欧盟。这些获奖案例都曾让亚格兰的主席任期遭受质疑。然而,奥巴马在当时上任不到9个月就获得如此殊荣,特别是他被以“促进国际外交名义”授予这一奖项,要知道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都保持有军事行动从而引起了各方争议。就连他本人在得知这一消息后都颇感惊讶。奥巴马在同年12月10日于奥斯陆发表获奖感言时说,“获此殊荣,我身怀感激并深表谦恭。这个奖表达出我们的最高理想。但是,我如果不坦诚你们这项厚爱有加的决定所引起的相当激烈的争议,那我就有失疏忽了。其中部分原因是,我在世界舞台上的奋斗才刚刚开始,而不是接近尾声。与曾经获此殊荣的一些历史巨人相比--史怀哲和马丁·路德·金;马歇尔和曼德拉--我的成就微不足道。”

时间飞逝,奥巴马8年的总统任期转眼过去,美国也在2017年迎来了宣扬“美国至上”的右派和民粹主义理念代表特朗普的上台。而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在国际政策上的表现令人颇感失望。在当时,现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就曾多次批评称,奥巴马没有关心和拟定美国外交政策的意愿。美国在国际舞台的不作为也致使作为新兴全球力量的中国,及老牌地缘政治好事者俄罗斯相继得到了扩张影响力的机遇。奥巴马失败的中东政策也未能使美国脱离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泥潭,其也应对“阿拉伯之春”的失败负有间接责任。毫无疑问,特朗普之所以能上台是出于美国保守势力和国内普通民众在奥巴马所象征的社会发展左转,及全球化政治经济政策下的一次集体反扑。那么,作为他继任者的特朗普在短短两年的任期中,真的就赢得了能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吗?依照该奖缔造者诺贝尔的遗嘱,和平奖的宗旨是表彰“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常备军队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

单就其任内的国际政策而言,如若从短期的角度来看,特朗普先后大幅提升美国军费,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而激化中东局势,退出与俄罗斯签订的《中导条约》和伊朗签署的伊朗核协议,并发动对华贸易战等举动来看,特朗普并非是在每年颁发下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合适人员。他的这一系列动作也遭到了西方社会中左派人士,甚至美国国内传统共和党建制派代表的批评。但也有从现实政治考虑的支持者认为,特朗普在任上采取的一系列对外政策,正是为了应对冷战后在全球格局发生变化下的改革反应。他主张重振美国军力的政策也是在国际关系中,西奥多·罗斯福曾提出的“巨棒外交”的标志性基点。另就安倍以美朝领导人历史性和谈来作为提名特朗普获和平奖的理由,值得进一步解析。确实特朗普在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后,朝方的核导实验从而暂停。但与此同时,朝方在2017年接连对洲际弹道导弹和氢弹的成功试验,也可被解读为朝鲜当局已完成了在2013年立下的成为“东方核武强国使命”从而作出的决定。

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在去年4月20日于平壤举行。会上,金正恩宣布,劳动党中央2013年3月全会提出的关于,经济建设与核力量建设并举的战略路线的各项历史性任务圆满完成。金正恩称,由于朝鲜核武器兵器化完结得到了检验,国家的核力量得到完善。因此,该国为拥有“维护和平”的强大宝剑勒紧腰带艰苦奋斗的斗争圆满结束。他还宣布,在朝鲜稳定地跃居世界一流政治思想强国、军事强国地位的当前阶段,朝鲜全党全国应该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政治方针变革。而现如今,当美朝领导人就取得半岛无核化目标的谈判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提名特朗普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可以被看作是其日本盟友,对美国总统自愿或不自愿的主动示好和追捧。
(法广 RFI 弗林)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