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RFI 桑雨)北京大学一百二十周年校庆,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活动是本周网民的关注焦点。

一篇题为《北大生日变迁史》的网文这样写道:『1958年5月4日,在纪念北大60周年校庆的会上,中宣部副部长陈伯达做了一个报告。报告的题目是:《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批判的革命的精神继续改造B大,建设一个共产主义的新B大》。报告的主要内容就是让大家摒弃封建主义的旧B大,建设共产主义的新B大。可以说,从这天开始,B大就已经不是过去的B大了。』

 

今天,北大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的校庆编者按中说:“红楼,从不沉默的地方,新文化运动,五四,马克思主义,这里翻涌着近代中国滚烫的鲜血,红楼的灯火笙歌,民主广场的愤怒呐喊,回荡在空中,先哲们步履匆匆,高风峻节,那正是北大的风骨”。

 

的确,一位北大人用下面的微文质问北大风骨是否尚存, 他写道:“30年前的今天,是北大建校90週年。校方主办的庆祝大会,政治局常委胡启立讲话提到「党的领导」,现场学生集体发出「嘘」声。下午「草地沙龙」,异议人士方励之老师演讲,人山人海,掌声不断。今天是北大120週年校庆,当年的场景不再了。但是我要说,30年前的那一幕,才是真正的北大精神!”

 

北大教授张千帆今天在一段微文中写道:“北大120年至今,中间虽然也有几年昙花一现的自由主义,但总体上左甚于右、过大于功。中国知识分子对于这个民族,就没有做过几件像样的好事。即便是我钟爱的北大学生,我们未来的希望所在,恐怕多数也未能摆脱“精致利己主义”的魔咒;剩下少数敢做敢言的,似乎也是受左倾思维影响更多。真正有自由思想、独立人格,自身出类拔萃而能心系天下苍生者,基本上看不到。 所以今天回望120年,我们需要的显然不是庆功,而是忏悔、检讨和反思。”

 

连日来,与北大双甲子校庆活动并行的是国家层面对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展开的一系列非同寻常的纪念活动。五月四号,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用三个一生四个理论论证马克思是至今依然被公认的“千年第一思想家”。

 

针对习近平对马克思如此匪夷所思的宏大定性,一位微友立刻用反讽的口吻写道:“马克思主义无论走到俄国、或是罗马尼亚、或是中国、或是柬埔寨、或是朝鲜,都被验证是真理!习主席太伟大了,讲话逻辑性好强,我们的头脑真有点跟不上啊!”
昨天,中共喉舌《求是》微信公众号贴出“马克思主义永远值得信任”的微文, 引发一波有趣跟贴。

 

一个回帖这样写道:“敢情只有你一个第三世界国家才找准了适合本国国情的道路,那些发达国家,人民富裕的国家都没有找准适合本国的道路。奇怪的是,既然找准了道路,怎么科技和富裕程度远不如没走正道的国家?难道你找到的是邪路?况且那饿死几千万农民的大饥荒也是你找准道路后发生的吧,这是地狱之路吗?”

 

从四月二十七号起,央视综合频道每晚九点播出了一套对话节目题为《马克思是对的》。

 

针对这套由中宣部牵头制作的节目,一段微文这样写道:“最近我党宣传战线同志为何老闹自己挖坑自己跳的国际笑话?如果马克思是对的,按照马克思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暴力推翻资产阶级,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当今中国以亿万农民工为代表的当代无产阶级就该起来暴力推翻你们,并专你们的政,试问当今中国人民公仆有几个不是资产阶级?”

 

另一篇针对这五档节目的微文这样写道:“这五档节目表面是讲马克思是对的,要党员干部弄懂弄通马克思主义,但实际是在给大家讲金融危机,经济危机 以及房价下跌后会出现的债务危机, 理财危机。这是否在警醒人们要面对危机了,是否在吹风要人们有思想准备?节目一直强调是资本主义就一定会搞出金融经济危机。为什么央视现在要讲这些?其实是在告诉国人:1,金融经济危机已经发生。2,已将房地产锁定为牺牲品。 3,为金融经济危机找个背锅侠。危机了,负资产了,失业了,肯定不爽,那你们要怪就去怪资本主义对我们的渗透,是美国加息,减税,缩表造成的,是对我们贸易封锁造成的。。。

 

面对内部长期问题积累形成的经济危机,面对外部刻意的贸易打压,如今我们遇到了40年来再已无法逃避,最棘手最深重的各种问题的爆发与挑战,这大概就是这五期理论节目的出发点”。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