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日,譚蟬雪先生因腦溢血猝逝後的兩天,她的家人在上海舉辦了簡單的告別儀式。參加告別儀式的有譚蟬雪先生的女兒辛琦、李彤軍,著名紀錄片導演胡杰,他因爲拍攝紀錄片《星火 》而成爲譚蟬雪先生的忘年之交。胡杰先生和遠在美國未能到告別儀式的作家依娃共同署名獻上花圈。胡杰先生特別送上一副手書:“靈魂之鳥完成了最終的誕生----送別譚蟬雪老師,胡杰  依娃 敬挽。”

 
 
 
譚蟬雪在上海的多年好友都到場送譚大姐、譚老師最後一程。
 
 

 

 

昨日,海外多家媒體報道了“蘭州大學反革命集團案”成員、《星火 》一書作者譚蟬雪先生的不幸辭世,令人悲痛涕淚,不勝唏噓。

 “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 在第一時間給譚蟬雪先生的女兒辛琦發去唁函 (陳奎德先生執筆),如下:

                             

  驚悉譚蟬雪先生遽然辭世,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同仁哀慟莫名,在此遙向譚蟬雪先生的家人致深切的哀悼與問候。

  譚蟬雪先生為2016年度劉賓雁良知獎獲獎人,能為如此一位歷經千難萬苦仍然高貴挺秀的先知先覺頒獎,是我們的莫大榮耀。

  譚蟬雪先生早年被打成右派, 因蘭大《星火》案系獄14年。作為倖存者,她以自己的後半生,上窮碧落下黃泉,獻身於為《星火》先賢昭雪的困苦而偉大的事業中。

   她是《星火》受難英靈遺願的托命人。她奔波求索,孜孜取證,為《星火》先驅招魂;使先賢的生命再起於歷史的灰燼之中。

   她是被冷藏的《星火》思想在當代中國的代言人。《星火》群體在中國最黑暗年代的正直與犀利的思索,是點燃中國思想界的火種。

  她是《星火》先賢精神的守護者。在那個暴虐、飢饉的暗無天日時代,《星火》群體挺身而出的殉道精神,是對中國先賢捨身取義之道的偉大救贖。

  譚蟬雪先生,您是歷史的拯救者,您已盡了責任,您已大功告成,您已卓越地完成了《星火》先驅的遺願,您已傳薪於後人,您可以了無遺憾地去與《星火》英靈見面並告慰先賢了。

譚蟬雪先生,請安息吧!

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全體同仁 致哀

 
 

 譚蟬雪女士不曾見過面卻時常牽挂的朋友、明鏡集團總主筆、《星火》一書的編輯高伐林先生也給譚蟬雪女士家人送去問候,如下:

  驚悉譚蟬雪大姐猝逝,深爲震撼和悲痛!這真是一個多麽“不幸的消息”!雖然她已經八十有四,但得知這樣的噩耗,還是萬萬沒想到!

在這樣的時刻,很欣慰在她生前看到了《星火》電子版;

 
https://www.hrichina.org/sites/default/files/zhuan_fa_8_20161004_xinghuo_fengmian_01.jpg
 

很欣慰她得知她當年未婚夫張春元及許多戰友的事業沒有被遺忘,海外已經有了衆多方式來紀念和繼承他們的遺志(我相信國內也會有志士仁人,用各種方式來緬懷和牢記她和他們的功績);

很欣慰她畢竟得知她獲得了劉賓雁良知獎,雖然獎座可能塵封于國安部的某個檔案庫,絕不讓與本人見面,她得知了在所謂“中國的邏輯”、“中國的價值信念”之外,畢竟還有世界通行的邏輯、還有普世價值,鮮明地劃分是非善惡美醜;

我欣慰的還有一點:爲她和那一批志士仁人的事業的薪火(星火!)相傳,我能有機會盡自己綿薄之力,雖然無法與他們相比于萬一。

 
 

她們那一代人爲中國的轉型、進步,付出了他們的青春、生命,爲中華民族立起了不可磨滅的豐碑;她和她的未婚夫,以及包括向承鑒先生在內的同伴,不愧是中國的脊梁!她和他們,給我們、給一代又一代的後人,注進了無窮的精神力量。

謹向譚蟬雪大姐致哀!致謝!!致敬!!!祈願她安息,祈願她當年的戰友安息!

 
明鏡火拍《歷史明鏡》欄目很快會推出紀念譚蟬雪先生的專輯,敬請大家關注。

 譚蟬雪先生走了!

 但她的《星火》將永遠照亮黑暗!

 

依娃,總覽中國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