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尔盖·齐赫文斯基院士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谢尔盖·齐赫文斯基在其回忆录中写道,中国军事将领叶剑英曾有过一次颇具异国情调的午宴。

今年的9月1日,如果齐赫文斯基老人家还健在的话,将满100周岁。这位俄罗斯杰出外交家、东方学专家,走过的是充满不凡事件和不知疲倦学术追求的漫长人生旅途。他的主要学术兴趣,集中在对中国历史的基础研究之中。齐赫文斯基院士认为,他一生中最主要的事业,是出版了十卷本的《中国历史》。这部巨著,是在他领导和积极参与下完成的。

俄罗斯出版世界最详尽中国古代史百科全书
俄罗斯出版世界最详尽中国古代史百科全书。照片:Novosibirsk State University

2018年2月24日,齐赫文斯基走完了人生最后旅途。他在其距百岁寿诞仅剩不到半年时间时离开了人世。为了追忆这位俄罗斯东方学巨擘,我们想向大家介绍齐赫文斯基有关中国外交岁月回忆录中的片段。

在齐赫文斯基的外交生涯中,最着色彩的一部分是参加了1949年秋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典。当时的他仅有31岁,是苏联驻北京公使。其回忆录这样写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庄严成立仪式确定在10月1日举行。我也受邀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我遵照莫斯科的指示,低调地站在木制主席台下行。毛泽东宣布,中国人民28年的反军阀和反封建胜利完成。此后,广场中央升起新中国的旗帜。然后是28响礼炮,乐队奏起《义勇军进行曲》。晚上举行政府宴会。宴会开始前半小时,我收到刚刚被任命为中国政府首脑的周恩来的信函。在给苏联领导层的致函中,请求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我快速将其译成俄文,密电员把标有‘闪电'字样的函件发给了莫斯科。第二天早上得到回复。复电中写道,苏联将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历史事实,并准备与其建立外交关系。这样,苏联成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国家。”

在中国工作的外交官中,很少有谁能像苏联公使齐赫文斯基那样了解和理解这个国家。在他对中国历史和文化认知的心灵深处,无人可以比肩。此外,他是一位通晓并喜欢中国菜肴的人,其中包括那些最奇特的菜品。在这方面,还曾发生过一件有意思的事情。1949年12月,苏联驻北京公使齐赫文斯基被派往广州出差,当时,正值日本入侵,这位年轻外交官需将苏联使团的财产运往新中国首都。齐赫文斯基在其回忆录中写道:

谢尔盖·齐赫文斯基和孙子杰尼斯、孙女娜塔莉亚

谢尔盖·齐赫文斯基和孙子杰尼斯、孙女娜塔莉亚。照片来自齐赫文斯基私人档案。

“和我一起去南方的还有一位《真理报》的女记者奥丽加·切乔德金娜。途中,我不小心向莫斯科客人介绍说,中国南方军事革委会主席叶剑英邀请我们午餐,他准备请我们品尝‘龙虎斗'和‘龙凤合'。我介绍道,这是广东菜系,龙其实就是蟒蛇,虎其实是野猫,而凤则是小狗。听到这些,奥丽加·切乔德金娜毛骨悚然,宣布不会让这种野蛮事情出现。如果我纵容用蟒蛇、猫、狗宴请的企图,她将把我投诉到苏共中央。到广州后,我将女记者对怪异菜肴的看法告诉了叶剑英将军。他说道,主要的是,不要告诉上菜的名称,一切就无事了。”

“给我们提供服务的是带着驳壳枪的身着白服的解放军士兵。叶剑英用俄语颇具深情地提出,为中苏人民举杯,并首先将小酒杯中的暗绿色液体干了下去。从他带有泪花的眼睛可以看出,这种液体非常有劲。因此,我只是干下去一半的量。被叶剑英叫来的厨师介绍说,这是浸泡着蟒蛇肝的百年老酒,他好不容易才弄到。”

“桌上,上着一道又的一道的广东菜,每次,都向奥丽加·切乔德金娜介绍,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这个是醋鸡,那个是蘑菇浇汁猪肉,这个是小羊肉。'叶剑英平静地回答着,并为客人们的好胃口感到高兴。我呢,因之前喝了一小杯暗绿色的陈酒,能够区分出蟒蛇菜。叶剑英不易察觉的眼神也证明了我的猜测。”

“回到北京后,我试图向奥丽加·切乔德金娜解释,我们在广州究竟吃了什么。但她并不在意,认为我的话是不恰当的玩笑。”

在谢尔盖·齐赫文斯基2010年在莫斯科出版的回忆录中,还有另一段“颇有意思的国外旅行经历”。

谢尔盖·齐赫文斯基与妻子维拉

谢尔盖·齐赫文斯基与妻子维拉。照片来自齐赫文斯基私人档案

“1943年年末,我到重庆工作(中国战时首都)任苏联使馆二秘。我和妻子在使馆租赁的别墅中分得一个房间。相邻的是重庆市长吴国桢的别墅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军营。”

“重庆地处长江和嘉陵江之间,山地丘陵交错。在苏联使馆建筑物后面的更高的山地之处,有座蒋介石的官邸。经常可以看到,从那里流出一种白色的液体。我们从当地护卫兵那里了解到,这是奶浴池剩下的残渣。当时,想打扮得年轻些的蒋介石的妻子,喜欢洗奶浴。”

“当时,和其它城市之间没有定期航班。往返重庆航班时有时没有的。而且,将河滩当做机场来使用。为了能够到达河滩,需要沿着在石崖上刻出的台阶一路下行大约100米。一次在机场等待从莫斯科来的飞机,我见证了饶有兴趣的场景。在飞机跑道,有乘客上双引擎美国飞机,直飞到昆明的航线。大家沿着轻铝制成的梯子登上了飞机,但下面还有两位穿着体面的中年中国男士。因发动机噪音,听不到他们讲着什么。但从他们的手势可以明白,按照礼节,都在相互推让,让对方先上飞机。因相互礼貌拖延了时间,飞机舱门关闭,飞机开始起飞。原来,那位不懂中国传统礼仪的美国飞行员,认为所有乘客都已经登机,而这两位中国人仅是送客的人。”

这是谢尔盖·齐赫文斯基有关在中国工作年代的部分回忆录。9月1日,俄罗斯纪念杰出外交家和东方学学者百年诞辰。

Alexander Polyakov,Sputnik

搜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