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台灣的高中生

爭議再起的原因是台灣教育部審議2019年將實施的12年國民教育課綱,其中國語文課綱進入教育部課審會程序後,高中分組建議將文言文調降至最多30%。文壇及學界的重量級人物紛紛出面為支持或反對陣營背書。

台灣教育部在9月10日決議,維持原課綱草案內容,將文言比例訂為45%至55%,必讀選文20篇。此次雖然看似「保衛派」的「勝利」,但高中課文中的文言文比例在幾次修訂以來,已從七成以上逐次降低。

在台灣調降文言文比例時,中國大陸從2017年9月份開始,全國中小學語文教材統一採用由教育部直接編寫的全新「部編本」,小學課本文言文比例佔30%,中學文言文課文佔五成,來到歷次修訂文言文課文比例的新高,亦引發討論。高中課程則沒有大改,仍維持必教古文20篇,詩詞曲50首,文言文佔課文比例的五成。

「文言文是基礎」

台灣教育部課綱審查委員會計劃降低文言文的教學比例。

超過20年教學經驗的台灣北一女中國文教師歐陽宜璋對BBC中文說,文言文是中文學習者的語文基礎,許多現代中文都有文言文的元素在內。她進一步說明,文言文比較精確、構造比較緊密。而白話文是「輻射的發散、讓學生自己去聯想與詮釋」,能運用在創作,但文言文仍是基礎。

而高中國文教育的核心為何?歐陽宜璋認為「語文應用能力」的基礎應該在小學及初中時培養起來,高中則應在此基礎上學習文學、文本分析能力。

歐陽宜璋也曾在國立台灣大學師資培育中心開設國文科教育實習課,她認為國文老師的專業就是要「把學生不懂的文言文轉化成能應用」。現在很多高中國文老師會在文言文教學時,輔以現代散文及時事來幫助學生理解課文。

「文言文只要做到兩件事」

「要跟當代有關,文言文一定競爭不過白話文。所以我覺得文言文不應該是義務教育這麼重視的東西,文言文應該是文化菁英經營教育。」陳茻對BBC中文說。

陳茻畢業於台大中文系,目前在體制外教室帶學生讀人文經典、探討社會問題,曾受邀至香港書展談他的著作《地表最強國文課本》。

陳茻認為義務教育中的文言文只要做到兩件事就好:一是能夠引發有潛力成為「文化菁英」的人對古文的興趣,二是要能更夠與當代文學及文化接軌。

他認為文言文存在現代的價值應該是做為史料,而不是因為與當代現象相似而有價值。而鑽研文言文在被寫作當時的時代意義,是文化菁英做的事。

陳茻認為「對社會議題的解讀能力」是高中國文教育的核心。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學生的閲讀量不一定比老師少,因此他認為,要能夠思考並清晰表達出自己意見才是學生必須學的。

他認為如果聲稱「文言文對語文能力有幫助」的一方有使用文言文的語法教導學生寫出「更精煉、語法更正確」的白話文,這樣才能證明文言文對現代作文的幫助,但他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教法。「如果要學生寫出簡潔的白話文,就讓他們看好的白話文範文就好了,為什麼要繞一大圈讀古文?」

「對現代漢語有幫助」

在中國廣東省擔任語文教師20多年的馮老師對BBC中文表示,文言文是現代語法的根源,把根源鞏固好了,對現代漢語語法更有幫助。馮老師舉例,從古文中能明白一些字詞的意義、出處,特別是成語,在現代漢語中就能更凖確的運用,從而提升學生的閲讀理解和寫作能力。

在課堂上,馮老師會讓學生認識到文言文和現代漢語的密切關係,讓學生不會感覺文言文距離遙遠。而在文言文上也要扎實下功夫,該默寫背誦的不能遺漏。馮老師說,學生的文言文水平提升之後,他們現代漢語寫作會慢慢進步,「在學生嘗到進步的甜頭後,學生都還是很有興趣學習文言文的。」

馮老師認為「文言文必須要傳承」,他曾經到過台灣,他認為台灣保留下的漢語本源比大陸多,是一個好的現象。

而高中語文教育的核心為何?馮老師認為應該是「學習傳統文化」,不僅僅停留在文字,而是通過文字文段的建構,深刻的去理解中華文化的內涵。

香港:中文的外語教學法

香港自2015年開始,高中中文科引入12篇文言範文,2018年文憑試(DSE)開始考核,分數佔中文科總分6%。香港中文科新制考試2007年開始試行,取消高中26篇範文,部分教師和學生認為沒有範文無從凖備,一些學者則認為這導致學生中文水平下降,文言文表現特差,要求重設範文。

在香港擔任中國語文老師7年的陳老師接受BBC中文採訪時說,香港把中文當成外語來教學。 她解釋這是因為受到外國語言學的概念影響,所以必修的「中國語文」,考題分成聽、說、讀、寫。「中國文學」則是選修科目。

陳老師認為香港的語文能力教育強調的是「能力」,但訓練不是以文言文為基礎,而是以文義理解及考試技巧的操練為主,現代白話文在文義理解中佔大比例,因此上課也會教到。但在考試制度引導教學之下,考試觸及到的內容太多,因此只能填鴨式的教學。

而中學語文教育的核心,陳老師認為「文學素養」是最重要的。「你欣賞這麼多美文,你不可能是一個腦袋空空的人,也不可能是一個完全不懂得寫句子的人,你可能不會寫得很好,可是你會有一個基礎能力。」

考試引導教學

BBC中文發現,兩岸三地的國文老師都不約而同表示,文言文在大考中佔有重要地位,熟讀文言文可以幫助學生拿到一定程度的分數,因此分配給文言文的教學時間一直居高不下。

北一女國文教師歐陽宜璋透露,很多現當代的創作者是自由發揮,因此在大考題目出到新詩或現代文的文義理解時,會發生原作者也「答錯」的情況,學生多次向她反應過「不知道白話文的精凖度怎麼拿捏。」而文言文的題目從寫作目的到文句理解,都比較能有具體、標凖的答案。

中國的馮老師說,古文是語文考試中比較容易拿分的項目。香港的陳老師也表示,學校會要求學生熟背指定的12篇範文,「反覆的背,反覆的考,因為這是學生最有安全感的一部分。」

BBC

Syndicate Feeds

搜尋文章